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摄政王独宠小萌妻 > 第六十七章 来得轰轰烈烈!

第六十七章 来得轰轰烈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咕噜、咕噜、、、”空空的房间里声音突然响起。
  
  沐淘淘睁开双眼,四处张望着这陌生的房间,她是给饿醒的,从受伤到现在她一点东西都没有吃,如果不是肚子饿得叫,相信还没有这么快醒过来。
  
  而趴在沐淘淘身旁睡得呼啦啦的一团,在沐淘淘醒来之时,它也就只抖了抖自己的耳朵,然后一动不动的趴着,看这个迷糊的女人撒时候才能发现它的存在。
  
  沐淘淘动了动想起来,‘喝、、’身旁这白茸茸的一团是什么东西呀?翻身趴在床上,伸出手去戳了戳,心道‘这难道就是她在树林里看到的那一团吗?这毛好软好舒服呀!’
  
  那一团扭了扭,又继续趴下不动,这可爱又萌的动作逗得沐淘淘‘咯咯咯’的直笑。
  
  “哎、我说小家伙你是什么呀,把头抬出来我看看好不好?”沐淘淘又满脸笑容的戳了戳它圆滚滚的肚子!
  
  “吱吱、、”又长又蓬松的尾巴对着沐淘淘摇了摇,就是不把头伸出来。
  
  “你说的什么呀,我听不懂哟,你把头伸出来我瞧瞧,你‘祖籍’是哪的呀!”摸了摸它翘起的尾巴,真舒服、软软的,如果做成围脖那真是太好了!
  
  “吱吱、、”小家伙又叫了两声,往前滚了一圈,跟沐淘淘拉开一些距离!
  
  “小样,你还得瑟了!”沐淘淘坐起身来,伸出魔爪,轻轻的把它拧了起来,“想不到你个子不大,这伙食开得到好,长了一生的肉,重死了!”沐淘淘那故意略带嫌弃的声音在那小家伙的耳边响起,气得那小家伙四只爪子在半空中挥舞着。
  
  沐淘淘把它转过身来,顿时眼睛睁得圆圆的,嘴角的笑容不停的扩大,直到那圆溜溜的双眼也弯成了月牙、、、
  
  “你长得真漂亮呀,哎哟,怪不得你不肯让人见啦,这也是正确的,你要知道这世上没有多少人有我这样的定力的,呵呵、、、”沐淘淘那漂亮的又眸泛起了狼光。<>
  
  许是感觉家手里的小家伙被她的眼光吓得抖了抖,才收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视线,自认为温柔的对它笑道:“你以后就跟着我吧,你看我长得漂亮、你可以养眼,我又有钱、可以让你吃得好玩得好,又有权、可以让你出去横着走,怎么样这待遇不错吧?”说完漂亮的柳眉还挑了挑。
  
  “吱吱、、”沐淘淘手里的小家伙四只爪子挥动,神情很是萌,这一幕愉悦到了沐淘淘,又提起它左右摇晃了几下。
  
  “怎么,你不愿意吗?我告诉你,你不愿意也得愿意,不然我就把你的皮剥了,用来做围脖,再把你的肉弄来炖汤喝!”沐淘淘嘟着小嘴说着自以为是威胁的话言。
  
  “吱吱、吱吱吱、、”一连串的声音之后,沐淘淘手里的小家伙也终于安静了下来,爪子也不在挥动,那颗小脑袋焉嗒嗒的,眼神里写满了‘我是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的!不是自愿的!’可惜没人懂你那小样的眼神呀,更何况现在美到天边的沐淘淘。
  
  “叩叩、、小姐!你醒了吗?”在门外守着的烟儿听到声响敲门问道。
  
  “进来吧!”沐淘淘把那个雪白的小狐狸抱到怀里,她喜欢这只狐狸是因为它除了这一身雪白而柔软的皮毛外,它的双眼是最漂亮的啦,一只是冰蓝色,一只是火红色,看起来特别的勾人!
  
  “小姐,奴婢是烟儿!”烟儿走到床前恭敬的行了个礼。
  
  “烟儿起来吧,我饿了你帮我找一点吃的吧!”沐淘淘转过头对着烟儿笑了笑,又把玩着怀里的小狐狸!
  
  “是,奴婢这就去为小姐准备!”烟儿俯了俯身,退了下去。
  
  “小姐醒了吗?”才从房间里出来的萧冷寒,见到烟儿从沐淘淘房间里出来便出声道。<>
  
  “回公子,小姐已经醒了,奴婢去给小姐准备吃的!”烟儿怯怯的站在一旁,恭敬的回道,对于萧冷寒她从心里打怕他。
  
  “嗯,去给她准备一些粥吧,再配几个清淡一点的小菜!”萧冷寒负手而立,淡淡的吩咐完推门走了进去。
  
  “烟儿,你把吃的放桌子上吧,我自己来就好了!”沐淘淘以为是烟儿拿完吃的回来,便头也不抬的道,自顾自的挠着小狐狸的痒痒。
  
  “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萧冷寒一脸柔情的来到沐淘淘的床边。
  
  “是你呀,我就觉得奇怪,怎么烟儿这么快就把吃的拿回来了!”沐淘淘娇俏的看了萧冷寒一眼。
  
  高兴的抱起怀里的小狐狸,把它托高对萧冷寒道:“你看这小狐狸漂亮吧!”
  
  萧冷寒抬眼看向沐淘淘托起的小狐狸,先进来的时候没注意,这才看清楚,眼神闪了闪,他正伸手想把它捉过来看清楚一点的时候,小狐狸却炸毛了,‘扑哧、扑哧’的露出凶悍的模样。
  
  “你别吓着它啦!”沐淘淘嘟着小嘴,又把小狐狸抱回怀里,伸手在它的背摸着安抚。
  
  “你这丫头哟,你知道你怀里抱的是什么吗?”对于沐淘淘那护犊子的模样,只是无奈的笑了笑!
  
  “这不就是一个小狐狸吗?你还真当我没见过呀!”沐淘淘还满不高兴的剜了他一眼。
  
  “呵呵,是狐狸没错,不过这可不是一般的狐狸!据古书上介绍这是冰火灵狐已经绝种了,我刚才不过是想要确定一下而已!”看着沐淘淘的眼神,萧冷寒真是哭笑不得,这小家伙难不成还怕他抢了不成!
  
  如果这真是冰火灵狐就算他想抢也抢不来呀,据说这冰火灵狐可是会认主的,而且它那一冰蓝,一火红的眼睛据说还有着很大的功能,至于到底是什么就没人知道了,对于这种灵狐的介绍也是少得可怜。<>
  
  随即萧冷寒想到有一句传言是得冰火灵狐着得天下,不由的把眉头给皱了起来,这灵狐的眼睛是那么的明显,要是让有心人给知道了,那小家伙不是有数不尽的麻烦?
  
  “啊,这小小的一团还有这么大的来头呀,看来我是捡到宝贝了!”沐淘淘笑嘻嘻的又摇了摇那小狐狸。
  
  “你最好把它藏好,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会有数不尽的麻烦的!”对于沐淘淘的乐观,萧冷寒就没这么轻松了。
  
  “恩,下次出门的时候我给它准备一副太阳镜!”沐淘淘那可爱的小脸满是认真的神色,模样看起来好不可爱!
  
  “太阳镜?那是什么东西?”对于沐淘淘嘴里时不时冒出来的新鲜词,萧冷寒感到很是无奈,觉得自己跟她有代沟是的。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沐淘淘对着萧冷寒神秘的眨了眨眼睛。
  
  “好吧!”自己除了同意,还能有什么?
  
  “对了,还没给它起个名儿呢?也不知道是雄的还是雌的?”
  
  “雄的?雌的?”萧冷寒充分的发挥了不耻下问的美德。
  
  “就是说我不知道它是公的还是母的?”沐淘淘皱眉解释,神情颇为懊恼,像这件事把她给难住了一般。
  
  “咳咳、、、这是公的!”萧冷寒耳根子有一些发烫的解释。
  
  “你怎么知道它是公的,从哪里看出来的?”对于这些沐淘淘很是不解,难道是因为它没有长‘胸部’?
  
  “呃,你不是要给它取名字吗?”听到沐淘淘嘴里冒出来的话,吓得萧冷寒急急的转移话题,他总不能告诉她,公的会长一个‘小鸟’?
  
  “对了,取名,取什么名儿好呢?”沐淘淘又把怀里的小狐狸提了起来,以眼前晃悠着。
  
  萧冷寒看着这狐狸眼睛闪过一丝光亮,这还真不愧是灵狐,他想碰它一下都不行,而沐淘淘怎么样收拾它,它确连声都不坑一下!任由着她左搓右捏的。
  
  “对了,叫‘宝宝’怎么样?”沐淘淘突然眼睛一亮,对萧冷寒乐呵呵的道。
  
  萧冷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嘴角,‘宝宝’?这灵狐现在还小,以后长大了还叫这名儿字就有一点那个啥了吧?而在她怀里的灵狐也不乐意了,想它那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一只‘公’狐狸,就叫这么一个奶都没有断的名字,不行怎么也不行“吱吱、、、吱吱吱”
  
  小狐狸在沐淘淘怀里强烈抗议着、
  
  “不好吗?”沐淘淘瘪着小嘴望着萧冷寒。
  
  “好,这名字又好听、又好记,配它非常的适合!”萧冷寒脸有一些僵硬的笑道,额头冷汗直流,怎么说也是灵狐,配这么个名字、、、
  
  “我也是这么觉得,我就叫你宝宝了!”沐淘淘举起小狐狸,高兴的宣布!宝宝此时如打了霜的茄子,焉嗒嗒的,它的一世英名就让自己认的这个主子给毁了!
  
  “宝宝、宝宝、、呵呵,走我带你吃好吃的去!”说完沐淘淘放下它,拿过床旁边的外衣自己穿了起来,还好这衣服是轩辕烧焰给她先的最简单的样式,但就这样还是让沐淘淘穿得歪歪扭扭的,穿完脚才落地,就传来钻心的疼,整个人没站稳就往扑了去,眼看就要摔到地上去的时候,萧冷寒紧紧的搂拄了她。
  
  “没事吧,你的伤还没有好,不能用力的!”萧冷寒担忧的望着自己怀里的小家伙。
  
  “嘶,我的腿好疼!”就站了那么一下,疼得沐淘淘冷汗直流。
  
  “脚不准落地,要做什么我帮你!”萧冷寒把她横抱了起来,又放到床上。
  
  “谢谢你!”沐淘淘脸色有些发白,声音也带了点哭腔,要是焰在就好了!此时特别的想!
  
  两人吃完早餐后就上路了,原本萧冷寒想让沐淘淘休息几天再出发的,谁知这小家伙还不愿意,非得吵着早一点到东羽国!说什么她伤着的是腿,反正一天到晚也是坐马车,不用走路,她这伤影响不了!
  
  安龙和烟儿两人坐在马车外赶车,而车内沐淘淘和灵狐宝宝则暂据了车内的大半,萧冷寒则让他们给挤在一个角落里。
  
  “我们还要走多久才到你们东羽国的京城呀?”沐淘淘无聊的玩着自己怀里的小灵狐,越发的觉得这古代的交通实在是太差了,马车坐着颠簸得晕呼呼的!
  
  灵狐听到沐淘淘的话,也只是抖了抖耳朵,瞅了她一眼,又自己睡觉去了,任由着沐淘淘在它的身上作怪。
  
  “出了前面的野坡岭再过三天就到边境了,过了边境就很快就到了!”萧冷寒悠闲的喝着茶,看着耍得正欢的一人一动物。
  
  “哎,好无聊呀,你说是不是宝宝?”说着戳了戳灵狐宝宝那圆滚滚的肚子。
  
  “我这上面有一些书,你要不要看一下打发一下时间?”萧冷寒扬了扬手里的书,对沐淘淘挑眉问道。
  
  “不要,坐车看书又伤眼又伤脑的!”沐淘淘抬眸望了萧冷寒一眼,嘟着小嘴摇了摇头。
  
  “不然你再休息一下,一会到了休息的地方我再叫你?”看着沐淘淘那可爱的小模样,萧冷寒只是笑了笑。
  
  “呃、好!”说完就把灵狐宝宝放到一边上,自己也躺到软榻上闭眸休息了起来。虽然昨天睡得多,但是这样一摇一晃的,还是有一些昏昏欲睡了起来!
  
  此时官道上微风许许,四周只有窸窸窣窣的风吹叶打叶的声音,车内车外一片和谐!
  
  “嗖、、”一支冷箭凌冽的向着马车方向飞来。
  
  “主子小心!”
  
  “啊、、、”安龙和烟儿的声音同时响起,安龙说完后一马鞭甩开那迎面疾驰而来的冷箭,同时四处窜起十来个黑衣人向他们杀了过来,逼得安龙不得不把马车给停了下来。
  
  “你们是何人?”安龙满脸的肃杀之气,声音夹杂着内力低沉而浑厚。
  
  “我们是何人不重要,识像的就把马车里的女子给交出来,我们可以饶你们不死!”领头的黑衣男子故意压低着嗓子对,眼露杀光。
  
  “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我们马车里没有女子,马车外我旁边不就有一个?”安龙道。
  
  “少废话,交不交出来,别逼我们动手?”领头的黑衣男子显然给气得大吼了起来,要不是上面有交待,这几个人不能动,只要那女子的命,现在他早就动手把这几人给杀了。
  
  “你们来的人太少了,还不够我热身,你确定要我跟你们玩一玩?”平时这么木讷的一个人,现在说出来的话真气死人不尝命。
  
  噜开是还噜。“你真是找死!”领头的黑衣男子气得脸色发青,‘找死’两个字简直就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
  
  “找没找死,你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安龙剑眉轻挑,有些讽刺的看着眼前这些人。
  
  这次领头的黑衣男子不再跟他废话,直接运气提剑就往安龙身上招呼去,安龙见此把马鞭丢给身旁的烟儿,自己也提气往那黑衣人方向飞了过去,两人你来我往、电光火石之间已过了上百招。
  
  如果说先前两人的招式带着试探,那现在两人可就是动真格的了,都拿出了自家的看家本领。
  
  因为此时两人都心里有数,对方不是泛泛之辈,不拿出点真本事,今天他们不要想从他手里把那女子给杀死!
  
  而就在俩人打得难分难舍之时,领头的黑衣人对身后的十来人叫道:“杀了他们”,此时他已经顾不得主子的话,留这些不相关的人的性命了,他只要完成任务就好了。
  
  话音落下剩余的十几个黑衣人对着马车蜂拥而上,所露出来的皆是杀招,众人只见安龙单手一挥,同样是十个黑衣人从天而降,气势凌冽、周身散发着肃杀之气,比来刺杀的黑衣人更有气势!
  
  双方的人一时间杀成一团,血腥味瞬间溢满整个官道,断臂残肢更是四处都是,让人忍不住作呕,而我们被人追杀的正主,此刻正在马车里睡得香甜,小脸红扑扑的,丝毫没受到一点影响,而她身边的灵狐宝宝也跟她一样睡得呼啦啦的!
  
  “主子,都解决好了!”安龙站在马车外道。
  
  “留下两个人把这些清理干净,其余的人继续往前走!”萧冷寒压低了嗓子道。
  
  “是!”安龙说完便跳上马车,从已经吓傻了的烟儿手里拿过马鞭,憋了烟儿一眼道:“回神啦,一会掉下去我可不负责!”
  
  “呜呜、、”烟儿低声的抽泣了起来,她是平常人家里的孩子,哪里见过这种血腥的场面,坐在马车上肩膀一耸一耸的,泪水任由着它往下流。
  
  “你只要还跟着我们就得习惯这种场面,我们的命都是主子的,能替主子挨刀是我们修来的福气!”安龙从小就被训练,没有接触什么女的,看着女人的眼泪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闭嘴,要是再让我听到你吵就把你给跺了!”萧冷寒阴森森的声音从车内传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