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摄政王独宠小萌妻 > 第六十五章 离开

第六十五章 离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时间如梭飞奔,三日很快便过去了。
  
  眼看都快到正午了,沐淘淘和轩辕焰两人还在房间里溺歪着不肯出来,萧冷寒则是一大清早就到沐府这边来等着了,自顾自的在大厅喝着茶,神情里没有办点的不耐烦,安龙则还是老样子,一声不吭的站在萧冷寒的身后。
  
  “宝贝儿,到了东羽国自己要多注意,差什么拿着我给你的玉佩去取银子就成了,千万别委屈了自己!”轩辕焰那深邃的眸子眨也不眨一下的盯着沐淘淘,像是要把离开的这段时间给提前补起来似的。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放心吧,我不在的时候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哟,要是让我发现你瘦了,哼、、你知道后果的?”沐淘淘很是不舍的窝在轩辕焰怀里,嘟着小嘴。
  
  “恩,还要记得有什么事情一要吹那哨子知道吗?”虽然有萧冷寒的人保护着,但毕竟不是他自己亲自在身边,难免有很多的不放心、、、
  
  “知道了,我会想你的、、、、”这话还没有说完呢,大眼里就蓄满了泪水,毫无预兆的就‘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乖,别哭了!一会眼睛哭肿了就不漂亮了,你就安心的在那边,等你好了我再来接你回家好不好?”看着眼前那满脸泪痕的小脸,轩辕焰眼里也觉得涩涩的,让她离开自己好几个月,真的是很不放心、、、
  
  “呜呜、、好,我不在的时候、、嗝、、你不能看别的女人哟!”小模样哭得一抽一抽的,好不可怜!
  
  “叩叩、、”陈子烈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木匣子。间都还的间。
  
  “进来!”轩辕焰拿着锦帕轻柔的给她擦着眼泪。
  
  “淘淘,你出门在外,我也没有其它什么东西好送你的,这把枪你就拿在身上吧,有什么事也好打急用,这匣子里是我剩下的一些子弹!”说完陈子烈就把木匣子和一把银色的沙漠之鹰递了过去。<>
  
  虽说沙漠之鹰又重的后坐力极强,极不适合女孩子用,但是对于用习惯了这枪的沐淘淘确不是难事,别看她人小,但这太小太女式的枪她还反而不喜欢。
  
  “谢谢子烈哥哥!”红着小鼻头,声音也带着沙哑,可怜兮兮的望着陈子烈。
  
  “过去要好好照顾自己哟,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一定把帮你赚更多的钱!”陈子烈笑了笑,想伸手去摸她那毛茸茸的小脑呆,但看到轩辕焰在身旁边,想了想还是算了。
  
  “好,一言为定哟,谁赖皮谁是小狗儿!我也可以称这个机会看一看东羽国是什么样子的,说不准这以后我还是东羽国的首富呢!”听了陈子烈的话,心情也明亮了很多。
  
  她不过是去解个咒,又不是生离死别什么的、、、、
  
  “呵呵,那这天下第一首富岂不是让你给坐定了呀,以后那天下第一庄可得让贤了哟!”看着那带上了笑容的小脸,陈子烈在一旁笑着打趣。
  
  “咳咳、、”看着没完没了的两人,轩辕焰终于忍不住的‘咳嗽’了起来!
  
  “焰,你怎么了?”沐淘淘焦急的转过身看着他。
  
  “呃,你们先忙,我还有事先出去了!”陈子烈一头黑线,这男人要不要这样呀,不就说了两句话么?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转身退了出去。
  
  “宝贝儿,我不在你身边的几个月,你不准和其他男人说话,特别是那个萧冷寒,你没事也不要和他走得太近了!”轩辕焰一脸严肃的‘教育’着沐淘淘,心想自家宝贝儿如此的单纯,可不要让人给骗去了才好。
  
  轩辕焰有了这一想法后,又在原派去保护沐淘淘六十人中又加了六十个,至于萧冷寒太子府里的丫鬟、小厮之类的,轩辕焰已经飞鸽传书让那边的人安排了,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就算沐淘淘不在他的身边,他也要知道她每一天的一举一动,吃得好不好、有没有睡好、、、、
  
  “嗯,焰你就放心吧,我每天就想着你就行了!”对于轩辕焰的小别扭样,沐淘淘也不戳破,只是笑兮兮的应承着,只是头顶一排乌鸦飞过、、、怎么说萧冷寒也是救自己的恩人,还不准她和恩人说话、、、、难以想像、、、
  
  “乖!”说完后又对着那小嘴来了个长长的法式热吻,看着那嘴唇有些微肿了起来,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她,沐淘淘则乖巧的靠在他胸堂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走吧!”轩辕焰叹了口气,终于说出了自己现下极不愿意的两个字。
  
  “嗯!”沐淘淘把陈子烈刚给她的东西抱在怀里,再由轩辕焰把她给抱了出去。
  
  萧冷寒得到消息已经在后门处等着了,身旁停着一辆外表极为普通的大马车。
  
  “、、、、”沐淘淘不解的望着轩辕焰,意思是为什么走后门,而且也不准人来送之类的,连那三个小丫鬟的人影都没有见着。
  
  “你要悄悄的离开,越少人知道越好,这样才好让伤害你的人放下防备!”看懂怀里小人儿的眼神,轩辕焰出声解释。
  
  “时候不早了,先上车吧!”萧冷寒适时的出声提醒,要是太托下去,今天怕是出不了城了。
  
  “嗯!”轩辕焰看了他一眼,抱着沐淘淘上了马车。
  
  “宝贝儿,到了那边要好好的照顾自己!”说完轩辕焰在她额头上虔诚的吻了吻。
  
  “我会的,你也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沐淘淘小脑呆就趴在马车的窗户上,只觉得自己的鼻子一酸,那金豆子如大爆雨般倾巢而出,怎么也停不了。<>
  
  那模样看得轩辕焰的心一阵阵的抽疼,真想把她抱到怀里好生安抚,衣袖里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反复数次后,才低沉着声音对萧冷寒道:“到了那边麻烦萧太子多多照顾内人!”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不让她受一点伤!”萧冷也随即承诺道,只是‘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几个字咬得特别重,带着别样的深意。
  
  轩辕焰一脸阴沉、气息瞬间变得阴戾、像是狂风暴雨要来了一般、、、、
  
  萧冷寒说完也跳上了马车,掀开帘子坐了进去,安龙也随后坐上了马车,不等主子吩咐,便长鞭一挥,马车缓缓动了起来。
  
  沐淘淘任是一动不动的趴在马车的窗户上,伸手小手对着轩辕焰挥了挥,咬着自己的唇瓣,强忍着没有出声,她怕自己一出声她就不愿意离开了。
  
  轩辕焰就那像静静的站在后门的巷子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那渐行渐远的马车,双手握成了拳,指甲掐到肉里流出了血也没有一点感觉,直到那马车在转弯处消失,他却像不受控制般的飞身朝那马车的方向而去。
  
  直到那马车出了城,沐淘淘还保持着那个姿势,萧冷寒怕她一会脖子会酸,便出声道:“我们已经出了城了,把帘子放下来休息一会吧!”
  
  “嗯、”轻轻的应了一声,动作任就保持着不变。
  
  片刻后,萧冷寒怕她刚才又哭了这么久,这会儿风一吹染了风寒就不好了,伸手把她抱了过来,放下了帘子。
  
  “来喝一点水!”拿过一旁矮桌上的茶壶,倒了八分满的一杯温水递给她,对于沐淘淘的一些生活习惯和喜好萧冷寒可是专门让人查了一翻的。
  
  比如沐淘淘早上喜欢吃一些流食,如粥呀、牛奶、豆浆之类的,虽然他觉得像奶这类大多都是小孩子才会吃的,但是他却忘不了那一次的惊鸿一瞥,她坐在轩辕焰怀里,喝着轩辕焰喂来的牛奶,小嘴吃得吧唧吧唧的,更因为喝得大口了一些,唇上也染上了那牛奶,她伸出小舌头舔了舔、、、想着萧冷寒的眸子不由的暗了暗。
  
  “我想喝蜂蜜水!”沐淘淘接过杯子浅啄了一口,感觉自己嘴里淡淡的没有味道,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自己何时让轩辕焰喂得这么刁了。
  
  “呃、”萧冷寒一愣,随即回过神来对外面驾着马车的安龙道:“有准备蜂蜜吗?”
  
  安龙皱了皱眉毛随即想到了,“在左手边的暗格第三排里,焰王准备得有!”
  
  萧冷寒没有出声从暗格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罐子,把开一看还真的是蜂蜜,拿出一旁的勺子舀了一小点,另外拿出一个杯子给她勾兑了一些。
  
  “尝一尝,看喜不喜欢?”萧冷寒把弄好的蜂蜜水递给她,神色带着一点紧张和小心翼翼,他可从来没做过服侍人的这等事情,怕这味道她不喜欢。
  
  “甜了一点!”沐淘淘小啄了一口道,这比轩辕焰给自己的差了一些,但是他堂堂一国太子殿下对自己这么照顾算是挺不错的了。
  
  “要不然别喝了,我另外再帮你弄?”说着就想伸手去把她手里的杯子给拿过来。
  
  “不用了,虽然甜了一点,但是味道还可以的!”沐淘淘拿着杯子躲过他的手,其实就是甜了一点点,还不至于不能下咽,更何况是焰给自己的准备的,自己怎么能浪费了呢?
  
  萧冷寒在一旁傻笑着,以为沐淘淘是因为他才喝的,要是让他知道沐淘淘心里刚才想的,还不得气死呀!
  
  两国交界处
  
  “可查到了?”一白衣女子负手而立。
  
  “查到了,正在往回走,不出三日便能到达野坡岭!”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蒙面人,单膝跪地恭敬的向前面的白衣女子禀报。
  
  “嗯,你先去安排吧,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白衣女子道。
  
  “是!”黑色劲装的蒙面人说完便不见了身影。
  
  沐淘淘他们走后没多久,陆瑾皓就带着圣旨来到了沐府。
  
  “我说怎么走得这么急,连个招呼都不打,怎么说我现在也是她的义兄呀!”当陆瑾皓得之自己来晚了一步时,都气得头顶冒烟了。
  
  这几天他忙着安排人手,没有抽出时间把这圣旨拿来,本来让人来宣旨就可以,但是想着他这义妹身份可不一般,怎么着也得自己来才显示得出来诚意,谁知、、、、、、自己这进宫怎么交待呀,本来还想办个宫宴把她介绍给大家认识认识呢!
  
  “没事你可以回去忙你的,别漏掉了什么?”轩辕焰提笔在上面行云流水般的写着,眼也没抬一下冷冷的。
  
  “我说焰王爷,以后你和我义妹成了亲,咱俩还是亲戚来着,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看着我,这最起码的吧!”陆瑾皓想着自己这跟那丫头搭上了关系,这斯怎么还是这样呀,冷冰冰的没有一点温度!
  
  “是吗?这圣旨不是还没接吗?你就确定咱俩到时候一定是亲戚?”轩辕焰抬头凉凉的瞟了他一眼,又继续做自己手上事情。
  
  “行,我认输了,我先回去了!”陆瑾皓把圣旨随手放到一旁,敢快先闪了,不然这人一会儿还不知道会说出什么来!自己说不过,还躲不过吗?
  
  “人手不够直接找云就可以了!”轩辕焰淡淡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来。
  
  “谢了,妹夫,有需要我会开口的,哈哈、、、”陆瑾皓说完一个闪身从院子飞了出去。
  
  还好他转身逃得快,不然非得让那从屋内射出来毛笔打中、、、到了院子外面还有些心惊胆战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处,这人的内力真是太浑厚了,还好他只是想吓一吓自己,不然真动手的话,陆瑾皓觉得自己是一点胜算都没有的,待宰的羔羊、、、、、
  
  轩辕焰只是静静的又拿过一只笔开始在上面写着,心里却是思绪万千,不知道自家宝贝现到哪里了,坐马车有没有不舒服,他让得她不是太喜欢坐马车,而她的骑术在女子当中却是一等一的好。
  
  “王爷,人手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行动!”云看着有些出神的自家主子,恭敬的站在一侧。
  
  “还有那边人的,不管是还生活在那里的,还是出来在外的,都要给我一个不漏的清理干净!”轩辕焰坐在主位上,周身散发着狠戾,跟平时在沐淘淘身边温柔样子的时候完全是两个极端,让人忍不住的想退避三舍。
  
  “是,已经派出无影阁的人去打探了!”云道。
  
  “这边的事情在一个月内给我处理好,然后启程去东羽国接沐沐!”原本还周身散发着凌冽气势的人,在提到自己心爱的人时候瞬间变得柔情了起来,恍惚间,觉得就是两人一样。
  
  “现在所有的都部署好了,不出意外一个月内定然能完成!”这计划可都是自家王爷亲自参与了的,如果说不成功那才是笑话。
  
  轩辕焰可是从来还没有过失败的记录。
  
  天香楼
  
  “七皇子,你说那天下第一庄是不是太不把您放在眼里了呀,咱们在这里都快等了一个时辰了,那雨管事还没来?”一个衣着还算是华丽的矮小男子,站在陆瑾瑜身旁边有些愤恨的说着。
  
  “你给我闭嘴,要是让天下第一庄的人听见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陆瑾瑜恨铁不成钢的瞪了那男子一眼,如果是看在他外公的面子上,他会让这种口无遮拦的人跟在他身旁边。
  
  “是!”看着陆瑾瑜阴戾的眼神,不敢再多嘴,生怕得罪了他。
  
  “咿呀、”开门声响起,雨一袭火红的纱裙,眼角看似带着娇媚的笑中一闪而过讽刺,莲步来到陆瑾瑜三步之余,款款一礼:“民女见过七皇子!”
  
  “呵呵,不必多礼,快快请坐!”陆瑾瑜看着如此美人,眼睛冒着星星,急忙的站了起来,很绅士的给她拉开椅子。
  
  “那如此我便不客气了!”雨娇笑着,只是那眼神有意无意的扫向陆瑾瑜,带着几分魅惑,已经彻底的让陆瑾瑜找不着北了。
  
  虽说他见过的美女无数,但像雨这样的娇媚中又带着一点圣洁的感觉的人还真没见过,如果能把她收入到自己的后院中,这可是如虎天翼呀!想着想着不自觉的笑出了声来、、、
  
  “七皇子在笑什么,可是人家脸上有什么东西?”雨故作的拿起身侧的锦帕在脸上擦了擦。
  
  陆瑾瑜听到雨的声音才回过神来,有些尴尬道:“没、没什么,不知道姑娘想喝点什么?”
  
  “都可以!”雨客气道,心里确暗暗的鄙视,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在想什么,无非就是想把自己收到他的屋内,现在让你想了想,过几天一定好好的让你‘梦想成真’。
  
  “掌柜的!”陆瑾瑜对着门外唤了一声。
  
  “哎,七皇子想要点什么?”一个年近花甲的男子步履轻盈的走了进来,看似恭敬的道。
  
  “把你们这最好的毛尖给我来一壶!再来几盘点心!”陆瑾瑜自认为阔气的对掌柜的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