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摄政王独宠小萌妻 > 第六十一章 暗潮汹涌!

第六十一章 暗潮汹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次日,天空沥沥下着小雨,沐淘淘无聊的躺在软榻上看着前几天买回来的札记,都是一些繁体字,看得她很是头疼,眉毛都拧到一团去了!三个丫鬟也无事可做的,坐在离自家小姐不远的桌子上边上绣花!
  
  “你们绣的是什么呀!”沐淘淘终于放下了书,兴趣恹恹的往三人走了过去。
  
  “小姐,我绣的是香包!”冰儿可爱的小脸笑成一团,还不望把自己的杰作拿出来晃了晃。
  
  “我也绣的是荷包!”红杏也乐呵呵的回答。
  
  “我绣的是枕套!”碧云对着自家小姐轻笑着回道,虽然她也知道自己绣的这东西到时候肯定用不上,但是自己就是忍不住想为小姐做一些!
  
  “你们都好厉害呀!手真巧!”沐淘淘挨个看着她们手里的半成品,冰儿绣的是荷花,红杏绣的是玉兰都绣得非常的漂亮,最后转到碧云身后,唯一她绣的不同,前面两人都绣的是花,“碧云你这鸭子绣得真漂亮!跟真的似的!”对着碧云点头称赞。
  
  “噗哧”
  
  “噗哧”
  
  “噗哧”三人同时掩着嘴角笑了起来,肩膀一耸一耸的,足见她们忍得有多辛苦了!
  
  “呃、我说错了吗?”沐淘淘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小脑袋。
  
  “错了!呵呵、、、、”红杏笑得眼儿都眯到一块了。
  
  “小姐,这是鸳鸯,可不是你说的什么鸭子!”碧云嗔怪的看了自家小姐一眼。
  
  “对呀,对呀这是鸳鸯,不是鸭子!”冰儿也附和着碧云的话。
  
  “可是它跟、、、、、哎呀!算了算了!”沐淘淘懊恼的跺了跺脚,厥着小嘴走到空位上坐了下来!
  
  “小姐想说它跟鸭子长得很像是不是?这鸳鸯寓意是成双成对的意思,这是奴婢做给小姐的!”碧云很自然的把沐淘淘的话接了过来!
  
  “做给我的,可是我的枕套都是新的,根本用不了,你还是自己用吧!”一听碧云是做给自己的,沐淘淘心里特高兴,但是想到自己吃的用的都是轩辕焰准备的最好的,而她们几个只是丫鬟这吃穿用的自然是不可能跟她比,这料子看着也挺好的,所以想让她自己留着用。<>
  
  “小姐,这个是成亲时候用的!”’碧云一边绣一边给自家小姐解释,碧云是几人里面相对来说年龄偏大的,懂的自然也比这几个小丫头多一些。沐淘淘因为是轩辕焰一直宠着,疼着的所以这些事情也不需要她去学!
  
  “成亲?谁要成亲了!”沐淘淘羞红着小脸,瞪了碧云一眼,有一此懊恼!
  
  “呵呵、、、小姐这不是迟早的事情吗?难道你不嫁人啦?”碧云看着沐淘淘那红扑扑的小脸,心里也起了捉弄一下自家小姐的念头!
  
  其实在几人的心里以轩辕焰疼爱沐淘淘的程度,两人成亲还真是迟早的问题而已!
  
  “讨厌,不跟你说了!”对着碧云小声娇嗔了一句,转头望向红杏,很是好奇的看着她们绣花,感觉很是不可思议,手工的也可以做得如此的完美,现代的绣花只用在电脑里把样式设计出来,再弄个版照着做就成了,比起这简直是快太多了!
  
  “红杏你这个荷包要绣多久呀?”沐淘淘坐在一旁很是羡慕她们的手巧,随即又想到自己好像都没有送过东西给轩辕焰,有一点跃跃欲试!
  
  “今天就会绣好!”红杏道。
  
  “这么快呀!那你能不能也教教我呀!”圆溜溜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红杏。
  
  “好呀,小姐也是想绣荷包吗?想要什么图案的?”红杏抬头认真的问着自家小姐,心里还是有一点担心,这小姐可是从来都没有做过这些事情的,要是不小心把手扎到了可怎么是好哟,王爷不会惩罚她们吧?
  
  “嗯,也绣荷包,要荷花的图案吧!”沐淘淘想了想回道。<>
  
  “那小姐你稍等一下,奴婢这就去给你准备!”红杏放下手里未完成的荷包,去库房帮自家小姐拿材料去了。
  
  “好,不着急你慢慢来!”沐淘淘乐呵着对红杏道,想着自己亲手绣个荷包送给轩辕焰,他应该会很高兴吧!
  
  “小姐,你是绣给焰王爷吗?”冰儿笑米米的开口问道。
  
  “才不是嘞!我是自己用的!”对于冰儿的话打死也不承认,但是谁都知道小姐你是从来不用荷包的呀!这不是露馅了吗?
  
  “原来小姐自己用呀、、、、”碧云也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其实心里早就笑开花了!小姐还真是鸭子死了还嘴硬!
  
  “本来就是、、、、”傲娇的抬了抬自己的下巴,以此来增加她所说的话的可信度。
  
  “小姐,我看到西院的几个姑娘往我们这边来了!”红杏手里端着刺绣用的图样和锦布走了进来。
  
  “喔,你不说我都忘记了我这园子里还住得有其它的人了!我今天没时间陪她们玩,一会人来了就说我不舒服,昨儿个染了风寒,不能见客就行了!”沐淘淘瘪着小嘴道,看来自己得想个办法把这些人打发走才行了,原以为她们来了会很热闹,哪知道都这么安份老实。
  
  沐淘淘不知道的是那些人一来就让轩辕焰给下了禁令,没事不得到南院,不然杀无赦,园子里的一群女人对轩辕焰以前的作为还是有所了解的,所以都不敢挑战他的权威。
  
  这边话音才刚刚落下,门口的小厮就来了,“小姐,西院的几个姑娘来找你!”
  
  “小声点,小姐昨儿个夜里染了风寒,现在还睡着呢!让她们等小姐好了再来!”红杏开门一脸严肃,对小厮说得有模有样的。<>
  
  “是,小的这就去回了她们!”由于红杏等人成天跟着小姐,身份地位自然比这些小厮要高一些,所以这些人对她也是十分的恭敬。
  
  “恩,去吧、去吧,别再让人来打扰小姐休息!”红杏对小厮挥手道。
  
  “好的、、”小厮急急的退了回去。
  
  “小姐,都打发走了!”红杏关门进来,坐到桌边。
  
  “恩,红杏快过来教我绣!”沐淘淘手里拿着篮子里的锦布和针线,不知从何下手。其实碧云的绣工比红杏要好,但是刚才碧云笑话了她,所以她决定让红杏教自己。
  
  “好,奴婢这就教小姐!”红杏看着自家小姐猴急的模样,有些好笑的把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一柱香后、、、、
  
  “啊、、”
  
  “啊、、好疼、、、”沐淘淘眼泪汪汪的望着几人,用小嘴含住自己的手指。
  
  “小姐,不然咱们还是别绣了吧!”碧云皱眉提议道。
  
  “就是,就是,小姐想要什么样子的,奴婢给你绣好了!”红杏也很担忧的说道。
  
  “是呀小姐,你看你十个手指都扎破了!”冰儿很是无语的看着自家小姐裹得跟什么似的手指,小姐基本上每一针都会‘准确无误’的扎到她那白希如玉的手指上。
  
  “不要,我一定要把这个绣完!”沐淘淘厥着小嘴嘀咕着,为什么她们绣起来动作就那么漂亮、也很轻松,而自己呢,每一针都扎在自己的手指上,现在十个手指都红肿了,自己想给焰绣个荷包怎么就这么难呢!
  
  而轩辕焰在书房听到影卫的禀报,急急的往南院疾驰而去,什么叫不清楚她们在里面做什么,只听到自家宝贝儿的惨叫声!
  
  “呯、、”房门被轩辕焰一脚踢开。
  
  “哪受伤了?”他急冲冲的走到自家宝贝儿身前,抱到怀里细细的检查着。
  
  “没、、没有、、”沐淘淘有些小心虚,眼神四处瞟着,把自己的小手悄悄的放到身后。
  
  “真的没有,把手给我看一看!”轩辕焰眉头紧锁,于光看像那放到手身的小手。
  
  沐淘淘怕轩辕焰看到了又要担心,主动的走上前把双手环上他那精壮的腰上,软软腻腻道:“焰,人家真的没事啦,你就知道瞎操心!”
  
  然而轩辕焰可是一直把她捧到心尖上的,容不得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的,所以自然也没有让她就这么给忽悠过去,一个巧劲就把小人儿拉开一些距离,把腰上的小手握到了大手里,只是当看到那千疮百孔的小手,轩辕焰的脸彻底的黑了,浑身上下冷气不断的往外散发!
  
  “来人,把那三个丫鬟给我拉下去乱棍打死!”眼里满是心疼的盯着那红肿不堪的小手,语气冰冷刺骨!
  
  “焰、、别这样,这是我自己弄的,不关她们的事!”听到轩辕焰说把那三个丫鬟乱棍打死,沐淘淘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她们没照顾好你!”轩辕焰现在可畏是非常的生气,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还让她受伤,这些丫鬟不知道是干嘛用的!
  
  “焰,真的不关她们的事,是我自己、、、我都没送过你东西、、、所以我想自己想绣个荷包送你的!”沐淘淘把头埋在轩辕焰的怀里,最后的声音小得连她自己都差点听不到了,可轩辕焰确一字不落的听清楚了。
  
  “宝贝儿,我只要你好好的,你知道吗?而且你已经送过我东西了,所以这荷包就别再绣了,我会心疼死了!”轩辕焰抚着她那千细的后背,既幸福、又无奈!
  
  “我什么时候送过你东西了?”沐淘淘离开他的胸堂仰着小脑袋望着他的俊颜。
  
  “秘密!所以你别再绣了,恩!”温柔的望着怀里的小人儿,满心的甜蜜!
  
  “那我答应你不绣了,你不可以罚她们哟!”沐淘淘厥着小嘴趁机要求。
  
  “好,下不为例!”终于把自己的心放了下来,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这几天青霄国的皇宫也不太平静,陆苍宇已经决定彻底放弃南宫世家了,谁让他们家这么没有眼力劲,得罪了两尊他所得罪不起的大佛。
  
  “公公,你就让我见见皇上吧!”清妃站在御书房门口,对着陆苍宇身旁的太监总管请求,手里上好的极品玉石直往太监总管身上塞。
  
  “哎呦我的清妃娘娘也,这可使不得,皇上有吩咐谁都不见,咱家也没办法呀!”太监总管为难的推拒着清妃塞过来的极品玉石,现在可是在风尖浪口上,谁敢去摊南宫世家这滩浑水呀!
  
  “公公,你就帮帮忙嘛,在这皇宫里如果你都说不上话,那还有谁有这个本事呀!”清妃继续对着太监诌媚的说道。
  
  “清妃娘娘太抬奴才了,奴才可没有娘娘说得这么能干呀!”那太监总管满脸笑容的跟清妃打着太极,就是不肯放人进去,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不帮忙,而是皇上特别打了招呼的,如果这样他都还敢进去的话,那他就真的是在找死。
  
  “我们娘娘平日里待你不薄,怎么今日一个小小的忙都不肯帮吗?”清妃身旁的丫鬟看自家主子都如此低声下气的求他了,他居然还拿乔,一时气不过就说话冲了起来。
  
  “哎呦!瞧你这话就说得严重了,不是咱家不帮娘娘,而是皇上有吩咐谁都不见,咱家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呀!”说完那太监总管还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真的是无能为力。
  
  “闭嘴!”清妃故作恼怒的训斥了一下身边的丫鬟,才转头对那太监道:“公公别介意,这丫头也是看我着了急,才说话冲撞了公公,这个公公将这拿着算是本宫一点小小的心意,到时候什么还望公公多多提点一下!”清妃虽然心里气得快要炸了,但还是笑容满面的对那太监总管客气的说着。
  
  “清妃娘娘还是早一些回去吧,如果有什么事咱家会通知娘娘的!”太监总管接过清妃手里的极品玉石,笑米米的把它放进了自己的衣袖里。
  
  “那就劳烦公公了!”清妃道谢后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御书房。
  
  “娘娘,现在怎么办呀?看皇上的意思是要准备放弃南宫世家了!”回到寝宫清妃身旁的小丫鬟面色焦急的问道。
  
  “呵、、、自古帝王最无情,这样我修书一封,你马上给我送到南宫家去!我怕晚了就来不及了!”清妃现在也很是着急,他们南宫世家可不能就这样白白的消失。
  
  如果南宫世家消失了就相当于是瑜儿少了左膀右臂,看来她现在没有办法,只有加快速度让陆瑾瑜坐上那位置去才行。
  
  “记着一定要亲手送去!路上小心一些!”清妃把写好的书信交到丫鬟手里,不放心的叮嘱道。
  
  “娘娘放心,奴婢会小心瑾慎的!”丫鬟把书信放到胸口处的衣襟。
  
  “嗯,你快些去吧!”清妃挥手让她赶快去。
  
  “是,娘娘!”小丫鬟恭敬的行了个礼便退了出去。
  
  清妃在寝宫里来回的踱步,总觉得这次的事情没那么简单,好你后面有什么人在操控着似的,而自己像走进了一个圈套的感觉,想了半天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得把心里面那怪异的感觉硬生生的压了下来,转身到书桌前又提笔写了一封书信,对着空中打了一个声响,一个黑衣人悄然落下,“娘娘!”
  
  “把这封信送到将军府,亲手交给我爹爹!”清妃把信装好后递了给他。
  
  “是!”黑衣人接过书信,悄然无息的飞身离去。
  
  清妃处理完所有的一切之后,才把提起的心落了下来,相信这次会万无一失的,而那陆苍宇的药量,也应该给他加一加了,他也应该退位让贤了!
  
  南宫世家
  
  “老爷,清妃娘娘身旁的丫鬟求见!”小厮急急的来到南宫傲的书房门口。
  
  “带进来!”南宫傲正坐在书房里想着处理天下第一庄的事情,心想这时候清妃派人来是什么意思?
  
  “南宫老爷!”小丫鬟进来对南宫傲恭敬的一礼!
  
  “嗯,清妃娘娘让你来可是有什么事情交待?”南宫傲神色有些疲惫的看着眼前这小丫鬟。
  
  “娘娘让奴婢把这封信交给南宫老爷!”小丫鬟说着从怀里拿出书信递了上去。
  
  “那清妃娘娘可有什么交待?”南宫傲接过书信又问道。
  
  “娘娘没有其它的吩咐,她要对你说的应该都在书信里面了!”小丫鬟道。
  
  “好,你先回去吧!”南宫傲挥了挥衣袖道。
  
  “是,奴婢告退!”小丫鬟一礼退了出去。
  
  南宫傲见小丫鬟出去后,才起身关上房门,打开清妃给他的信件,看完后脸色大变,还好他早有所准备已经把一些银子和产业转移了小部份出去,现在他要称这两天把所有剩下的产业都转出去怕是没那么容易,除非找一个非常有实力的,能一下子把他的所有产业都盘下来差不多!但是在整个青霄国有这实力的除了皇家就是天下第一庄了,而这两家都不可能再花银子来潘他的店铺!
  
  “来人!”南宫傲道。
  
  “老爷,有什么吩咐?”小厮推门而入,恭敬的问道。
  
  “去把夫人叫过来!还有管家也一起叫过来!”南宫傲神情疲惫的对管家道,心里多少有一些没底,现在这事情怎么就演变成这样了呢?
  
  “是,奴才这就去!”小厮转身退了出去!
  
  一会儿管家就急冲冲的来到南宫傲的书门,“老爷!您找奴才有什么吩咐?”
  
  “你去密码安排一下,把我们南宫世家旗下的产业都低价卖出去,如果有人能一次性都收购了就最好,价钱都可以商量,要越快越好!”南宫傲道。
  
  “好,奴才这就去安排!”管家点点头表示同意!
  
  “记住这件事情一定要格外小心,不要让太多人知道了!”要是让太多的人都知道了,难免会被让有心人给利用了去,到时候怕银子还没有收得回来,自己就先惹了一身的骚。
  
  “是,奴才一定会小心瑾慎的!”
  
  “下去赶快安排吧!”南宫傲道。
  
  “是!”管家说完就退了出去。
  
  “老爷,你找我?”温氏在丫鬟的搀扶下款款而来。
  
  “嗯!”抬头看了一点跟以自己这么多年的温氏,又转头才丫鬟道:“退下!”
  
  “是,老爷!”丫鬟放开搀扶温氏的手,恭敬的一礼便退了出去,顺便把门也给关好!
  
  “老爷可是有什么心事?”温氏面露微笑、轻言细语的问着南宫傲。
  
  “哎,这些年也真是苦了你了!”南宫傲拉过温氏的手,满心感慨。
  
  “老爷说的这是哪的话,我这一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嫁给了你,怎么能说是苦呢!”温氏柔柔的站在一旁,任由南宫傲拉着。
  
  “你等一下!”南宫傲没再说什么,只是拍了拍温氏的手背,示意她等一下自己。
  
  南宫傲起身走到一个书柜旁边,在格子中间的一个花瓶上左旋转三下,右旋转三下,只听到‘哗、、’的一声,书柜旁边的墙壁显现出一个能一人通过的通道。
  
  南宫傲来到温氏的身旁,从怀里拿出一块极品的玉佩,上面是做成的镂空的,有一些很复杂的纹路,把它放到温氏的手心里才缓缓道:“南宫世家马上就要从此在青霄国消失了,你把这块玉佩好好的拿着,到东羽国去等我,如果半年之类我还没有到东羽国找你,你就隐姓埋名的带着孩子好好的过,这块玉佩在东羽国任何银庄都能提到银子的,够你们衣食无忧一辈子了!”
  
  “不,老爷,我要和你在一起,要走咱们一起走!”
  
  “好了,你现在就去收拾一下东西,带着孩子从这秘道先走,这秘道通到城外的,到时候会有马车在那里接应你们,你们只需直接到东羽国去就可以了!到时候我脱身了自会来找你们的!”南宫傲眉头紧锁的安慰着,这一次被套上一个刺杀它国王爷的罪名,他怕是跑不掉了,何况还有天下第一庄在打压他们南宫世家,而且还是往死胡同里逼,就算他不逃走,怕是在这青霄国也待不下去了吧!
  
  “老爷,我们为什么要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呀,难道七皇子和清妃娘娘都帮不了咱们吗?”温氏有些不能置信,不要说他们南宫世家本身的底蕴,还有这清妃、七皇子和护国大将军平时帮衬着,凭这样的关系,谁会要置他们家于死地!
  
  “哎,最近平白无故的天下第一庄对我们南宫世家的产业处处打压,而上次在赌坊里说是有一个小姑娘在赢了六十万两黄金,你也知道南宫世家自从上次输了几千万黄金后就元气大伤,紧接着又是天下第一庄的打压,更是让我们南宫世家更是负债累累!当得知那小姑娘赢了那么多的黄金后,我就派了暗卫去拦截她,想把黄金给捞回来,谁知道跟那小姑娘在一起的居然是南苍国的摄政王轩辕焰,而我派去的人也一个没有回来,紧接着就传来轩辕焰被遇刺的消息,经过这两件事,青霄国想当然肯定是会舍我们南宫而讨好轩辕焰和天下第一庄!”南宫傲现在已经是无语望苍天了,谁让他这么倒霉呢?而那个天下第一庄为什么要打压他,他都不清楚,若真是死也死不明目!
  
  “既然事已至此,老爷你就跟我们一起走吧,要是你有个什么事,可让我怎么活呀!”说着温氏已经掩面哭了起来!
  
  “我现在还不能走,现在不还没事吗,你们先走了我随后就来,我还要把剩下的事,还有这些人都处理好了才行呀!”南宫傲无奈的安抚着。
  
  如果他也跟着她们一起走的话,相信很快就会被捉住了,他一定要留在这里才好迷惑众人的眼睛,才能多给她们争取一些时间。
  
  “老爷,我不走我要和你在一起!”
  
  “好了,赶快去收拾东西,不然到时候我们一个都走不了!”南宫傲语气严肃,声音冷硬的对着温氏吼了一句!
  
  “、、、、”温氏没再说什么,看了南宫傲一眼才转身离开,她又何尝不知道南宫傲是为了保护她们,可是眼睁睁的着他去送死,她也做不到呀!
  
  ——《冷夫萌萋》半杯温水——
  
  护国将军府书房
  
  “将军,这是娘娘给你的信件!”黑衣人站在书桌前低声道,把手里的信件递了出去。
  
  “可还有说什么?”
  
  “没有!”黑衣人道。
  
  “退下吧!”将军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是!”如同来一般,了无声响的飞走了。
  
  将军打开封好的信件,看着信上绢绣的字迹,确实是自己女儿的没错,越看到最后眉头皱得越紧!
  
  片刻后,皱着的眉头松开,提笔在宣纸上认真严肃的写着,事后对着信件吹了吹才把信件装好对着门外道:“来人!”
  
  “将军!有何吩咐?”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男子走了地来恭敬的一礼问道。
  
  “你把这封信件交给兵部尚书陈大人,一定要亲自交到他手上!”把手里的信件递给了黑色劲装男子又低声吩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