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摄政王独宠小萌妻 > 第五十八章 主母威武

第五十八章 主母威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青霄国的主街依然是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叫卖声、喧闹声连成一片!而现在这条主街上有三分之一的商铺的标志都换成发一朵花,‘天堂鸟’象征自由、幸福、吉祥!之所以选这个做标志,沐淘淘则是想自己所认识的这些人都能得到幸福和吉祥!
  
  她不仅要在青霄国做到最富有的,还要像周边的国家发展,虽然自己不是什么救世主,但也希望可以帮助更多的人!
  
  毕竟这古代可不像现代到处有什么社会帮扶、基金呀这些的,自己既然到了这里,就想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现在她旗下的产业有,赌坊、粮庄、林场、成衣店和几十亩田地,沐淘淘按照现代的方式做了个统一的门头,让别人一看就知道是她沐家的产业!
  
  她最先大刀阔斧整顿的就是赌场,毕竟以前家里有产业,做起来也是熟门熟路的,统一的着装、统一的赔训,还在每个赌坊新增加了几种不同的玩法,当然贵宾房还是不能少的,里面有专业的美女服务员,让赌客的银子稳稳的留在她旗下的所有赌坊。
  
  自从听说雨也是经商的行家后,沐淘淘就带着她一起出来视察下面的场子,后面还跟了个冷脸的酷哥,就是上次在湖边救下来的人,当时把他救下送去医馆后,沐淘淘就留下了足够的银两让大夫医治他,后面准备去找他的看他伤好没有的,又阴差阳错的错过了,才有了他昨日找到府里来,为感谢沐淘淘的救命之恩他无论如何都不走,硬是要留下来最后成了她的保镖。
  
  “雨,这就是我的赌坊了,我们进去看一下,你可要给我提点意见哟!”沐淘淘站在好运来赌坊门口指了指。
  
  “看起来生意很红火哟!”雨笑了笑跟着沐淘淘走了进去。
  
  “呵呵,我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来了,都是子烈哥哥在看管着!”边往里边走边和雨闲聊。
  
  进门口的地方用花钢石做成的一个大大的隔断,中间是镂空的部份做成的天堂鸟栩栩如生,在两边烛火的照应下你们熠熠生辉,也有着财不外流的寓意!
  
  里面也是按照现代的赌场来摆的,当然玩得最多的就是买大小、牌九,一张椭圆型的长桌,上方是发牌的人员,下方摆了十来个椅子供赌客坐,中间还有美女时不时的提供一些饮料和水果。<>
  
  “主母,你这地方可是高规格呀,服务也太好了吧!”雨看了过后啧啧称奇,眼里和崇拜毫不掩饰,自家主子还叫自己来帮主母,这哪是要她来帮忙的呀,她就是来学习的,在主母面前撒都不是。
  
  “瞧你说的,我现在正在让子烈哥哥研究印刷的技术,不出意外这几日就会有结果,一但成功了我就会弄(6)合彩出来让大家玩,这种玩法就是人人都可以玩,我准备一票只收两个铜板,但是我们却赚得更多!如果没问题的话可能会先在赌坊里试行,再正式对外!”三人来到包厢,沐淘淘也一点没有拿雨当外人,在她眼里轩辕焰是不会害她的,所以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想听一下看她还有没有更好的提议之类的!
  
  “这(6)合彩怎么个玩法?”雨听着有些激动。
  
  而沐淘淘身后的赵子耀也听得很是处迷,心想这么小小的一个人儿,脑袋里哪里来的这么多的花样!
  
  “这个很简单的,就是准备一到三十六个号码,让这些人从三十六个号码中来选六个号码,如果六个号码全中就是一等奖,中五个就是二等奖,中四个就是三等奖,七天开一次奖!”
  
  “只是他们怎么知道自己中没中奖?”
  
  “到时候我会专门设一个开奖的地方,让大家都可以看得到,绝对公平、公正、公开!”对于雨的提问,沐淘淘早就想好了对策,只是这里的印刷技术含量太低了,她要弄一种这里的人都没有的才行,不然很容易让人做假!
  
  “主母你这法子太妙了!”雨满面激动,她可不可以跟着主母混呀,她觉得主母是天生的经商奇材呀!
  
  要是沐淘淘知道雨心里的想法,肯定笑生肚子抽,这些只不过是现代的一些小玩意,是这里的人没见过才能赚得到钱而已!
  
  “叫你们掌柜的出来,老子天天在你们这里输,一次都没赢过!肯定你们的人抽老千!”一声怒吼伴随着摔椅子的声音传遍整个大厅!
  
  包厢里的三人听到吵闹声,推天窗户向下望去!
  
  “这位公子,这赌场里都是有输有赢,你一直输只能说明你时运不佳,不如你改日再来!”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摇色子的人员和气的对摔椅子的混混模样的人说道。<>
  
  “你少他妈的废话!老子运气再被也不至于一次都赢不了,肯定是你们做了手脚的!”混混模样的人蛮不讲理的吼道,对于自己造出来的动静颇为得意,下巴抬得高高的!
  
  于掌柜听到声响也赶了过来,看着眼前的情形皱了皱眉,这人是个生面孔应该不是常来这里玩的,走上前对眼前的小混混客气道:“这位公子,我就是这赌坊的掌柜的,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们的人抽老千!”那人抬了抬下巴。
  
  “公子可能误会了,我们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这不是砸自己的招牌么?”于掌柜笑米米的回答。
  
  “哼,如果你们不抽老千为什么老子一次都没有赢过?”
  
  “公子,这来赌坊的谁人不是有输有赢的!”于掌柜有些无语,难道还有谁来赌能保证一次不输的!
  
  “老子在其它赌坊就赢,到你们赌坊就一直输这说得过去吗?不然你跟老子赌一场,你是要赢我二话不说走人,你要是输了就证明你们的人抽老千,要当众把老子输的银子双倍赔给老子!”
  
  小混混才一说完,一道如黄莺出谷般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这赌倒是可以赌,不过你这条件可有失公允!”
  
  霄沸这所霄。<>众人望向二楼只见一个如美丽灵动的姑娘慵懒的靠在窗户上,有些鄙夷的望着下面那个小混混!
  
  “那你说怎样才叫不失公允?”小混混抬头看着楼上的沐淘淘,眼神狠戾!
  
  “呵、赌坊输了要承认抽老千,还要双倍的倍你银子,而你输了却只用走人就可以,这不是有失公允是什么?”沐淘淘嗤笑的看着他。
  
  “那你说怎弄?”
  
  “我要求也不高,你要是输了把手留下就可以了!”沐淘淘瞟了那闹事的男子一眼,云淡风轻的道,就跟谈论天气一样的轻松!
  
  “好,就依你所言,我输了留下手,这赌坊输了就当从承认赌坊抽老千!”男子嘴角翘了翘,神情有些得意,这赌坊里赌术最好的就是这于掌柜,可是他连他的一根小指头都比不上。
  
  “那就请在坐的各位给我们做个见证吧!”那男子又说了一句,转身对于掌柜道:“于掌柜请吧!”
  
  “谁说是于掌柜根你比的?”沐淘淘从楼上下来,站在那男子前面。
  
  “不是于掌柜那是谁?”男子皱眉看向沐淘淘,这场子里一般有人比试都是掌柜的出手。
  
  “我!”沐淘淘红唇轻启。
  
  “你谁呀你?有那个资格吗?”男子语气极为不削。
  
  “我都没资格这里面的人就没有一个有资格的了!”沐淘淘眉头轻挑,眼神明显说着‘你不敢么?’
  
  男子看了沐淘淘一眼转身对于掌柜道:“她能代表你们赌坊吗?”
  
  “能、能!”于掌柜憨憨的点了点头。
  
  “可以开始了么?你要比试什么?怎么个比法?”沐淘淘有些不耐烦,希望快点完,看谁在给她使绊子!
  
  “看你年龄小又是女的我让你选!”
  
  “既然让我选那我们就玩个最简单的摇色子比大小,一局定胜负怎么样?”沐淘淘见这男子狂妄的语气中带着点得意,看来是个行家,只是不知道实力到什么程度了!
  
  “好!也懒得浪费大家的时间!”自己可是有着小赌王的称号,不相信连个女的都搞不定。
  
  “好!”沐淘淘顺手拿过旁边的色盅,只留了二颗色子,把它递给那男子,“你先检查一下,没问题我们就用这色子!”
  
  “没问题!”男子接过来看了看,又递了一颗给沐淘淘!
  
  沐淘淘把色子放进盅里,拿着盅左右摇晃了起来,眼神颇具深意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而那男子看着沐淘淘那专业的动作,就知道遇到行家了,他也谨慎的拿起盅上下摇晃了起来。
  
  “呯”沐淘淘把盅放到了桌子上,双手环胸看着眼前的男子表示自己已经好了!那男子也紧接着把盅放了下来,力道大得桌子都颤了颤。
  
  “我数一二三我们两人一起开!”男子对沐淘淘道,看着眼前沐淘淘的气场,现在他顿时觉得心里好像没得底得了一样!
  
  “好!”轻笑着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只是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得男子头皮发麻。
  
  “一、二、三开!”
  
  男子一说完,两人总时把盅打开,只听到周围一片抽气声响起,众人眼里都是不敢置信!
  
  那男子也是一愣,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原以为自己的十一点已经很大了,毕竟是一颗色子,他把色子摇成了对半,一面五点一面六,没想到这女人更妖孽,色子就像一朵盛开的莲花一样,六面的点数都出来了,一共二十一点。
  
  “怎么会,你一定抽老千了!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的!”男子看着眼前的一切双眼赤红的呢喃自语着。
  
  “现在想来装疯卖傻可是行不通的,这色子可是给你看了我们才比的!”沐淘淘冷哼道。
  
  “对呀是你检查地的,输了还不认!”
  
  “就是,就是,技不如人怪不得别人!”
  
  “、、、、、”赌坊里顿时炸开了锅,你一言我一语的。
  
  “啊、、让开、、”男子推开众人就想往外跑!
  
  “阿鑫呀,去把他给我捉回来!”沐淘淘淡淡的对身后新来的保镖赵子鑫吩咐!
  
  “是,小姐!”说完身影一跃就飞到了那逃跑的男子身前。
  
  “啊、、你放开我!”男子被赵子鑫捉住一下子就扔到了沐淘淘面前。
  
  “怎么?输了就想跑,你问过我准许了吗?更何况我还没有拿到我胜利的奖品!”沐淘淘温柔的声音轻飘飘地自她嘴里而出,确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一脚重重的踩在男子身上。
  
  “求你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你不要砍我的手?”男子倒在地上惊恐的哀求着。
  
  “放了你?不是不可以、、、、只要你告诉我谁派你来捣乱的就可以了?记住机会可只有一次哟,你可要好好的把握!”沐淘淘眼露寒光的冷笑着,只是配在她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有点不太搭边。
  
  “我只是输了银子不服气、、、、没有人派我来的、、、”男子目光闪烁,在他看来这小姑娘应该很容易骗过的。
  
  “阿鑫呀,把他两只手臂给我削了!”沐淘淘双手环胸站到一旁,冰冷刺骨的声音从她嘴里传出。
  
  沐淘淘的话音才落,“啊、、、、”没看见赵子鑫怎样出的手,只听到一声惨叫,鲜血四溅,两只手臂就这样静静的躺在地上,男子疼得在地上打滚,一身说不出一狼狈。
  
  “大家记住,你们在这里玩,我们赌场奉你们为上宾,如果是在我赌场里捣乱的话这就是下场!”沐淘淘的声音不轻不重,正好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心里一颤。
  
  “好了,大家继续玩!”挥挥手让大家散去,转身对于掌柜道:“把这里收拾一下,这人给我扔出去。”
  
  说完后又看了看赵子鑫,这人的身手非常的干净利落,为人话也不多,让他去给自己做个收集情报的工作应该也是不错的,眼里满是赞赏的点了点头,赵子鑫让她看得有些头皮发麻,像是被人算计着的一般。
  
  雨看着自家主母那凌冽的表情,人有些恍惚,一直以来主子把主母保护得可畏是滴水不漏,就像个瓷娃娃似的,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着,几乎是脚不沾地、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而现在她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只得在心里感叹一句‘主母威武!’
  
  片刻后几人出了赌坊,沐淘淘吩咐赵子鑫去跟着刚才扔出去的那个人,自己则和雨开始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逛了起来。
  
  “雨,你快过来看!”沐淘淘站在一个卖风筝的摊位前,眼里闪着小星星。
  
  “风筝呀!”雨挑眉看着自家主母,不明白她想做什么!
  
  “我知道这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个湖泊,我们去那里放风筝好不好?”漂亮的水眸璀璨如星,亮晶晶略带讨好的望着雨。
  
  “好呀!正好我没有玩过!”看着自家主母讨好的神情,雨欣然同意,真是很难想像前一刻还是威武强大的存在,片刻就又成了毫无心机的小女孩似的,这角色转变得真快!
  
  沐淘淘也只有在面对商场上的事情的时候才是狠辣、果决的,平时也就跟个一般的小女孩一样天真浪漫,对轩辕焰也是腻得很。
  
  “老板这个怎么卖?”沐淘淘拿着一个蝴蝶状的风筝,有些爱不释手。
  
  “小姑娘这个只要五个铜板!”看着眼前的长得可爱精致的小姑娘老板也是很喜爱,没有因为她衣着华丽给报高的价钱!
  
  “雨!我就要这个!你也选一个吧!”沐淘淘接过老板取下的风筝,水汪汪的大眼睛笑得跟个月牙似的。
  
  “老板,我要这个!”雨指了指一旁菱形的一串。
  
  “好嘞!两个风筝一共十个铜板!”老板取下另一个风筝递给她们!
  
  “给!”雨从荷包里拿出一锭碎银子递给老板。
  
  “哟,姑娘你睢小老儿这才开张,可找不开呀!”看着眼前的银子,老板有些为难。
  
  “那就不用找了吧!雨我们走吧!”沐淘淘见老板也算是老实人,就当是打赏好了。
  
  两人拿着漂亮的风筝往湖泊方向而去!直到再也看不到人影那坐在茶楼里的锦衣男子才收回视线,对着暗处打了个手势,一个通身黑衣的人飘然而落,单膝跪在锦衣男子身前:“主子!”
  
  “多带一些人手,把刚那女子给我带回来,切记不要伤了她,至于其它的人不用顾忌!”锦衣男子对着身前的黑衣人淡淡的吩咐,但眼里确闪烁着势在必得。
  
  “是!”黑衣人已不见踪影。
  
  锦衣男子弹了弹身上的褶皱起身微笑着离开了茶楼!
  
  “雨,你看这里空气好吧,地又广正适合我们放风筝吧!”沐淘淘放下风筝,双臂张开享受着大自的洗礼。
  
  “这地方是挺不错的!”雨略微的扫了扫四周,这地方风景到是挺好的,人也不多,最主要的是很大一片空地很方便她们放风筝。
  
  沐淘淘放下双臂转身对雨俏皮的吐了吐舌头道:“你教我怎么放这个?”
  
  “呃、主母其实我也不会!”雨颇为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耳根子也有一些泛红,其实也不能怪她好不好,她从小就被不停的接受训练,根本没时间玩这个好吧!
  
  “啊、、那我们一起研究研究!”沐淘淘也没想到雨也不会玩这个。
  
  “主母,我看别人是一个拿着风筝,另一人牵着线往顺风的方向跑,不然我们先试试?”雨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家主母一会皱毛、一会厥嘴。
  
  “好,那我们就先试一试!”沐淘淘点点头表示同意,这不试怎么知道它到底怎样才能飞起来!
  
  两人就在湖泊旁边宽敞的草地上奔跑了起来,一人在前面牵线,一人在后面拿着风筝!
  
  “雨、你快看飞起来了!飞起来了!”沐淘淘一手控制着线,一边兴奋的对着雨大声说着。
  
  “哇、、好极漂亮!”看着彩绘的蝴蝶风筝在空中翩翩起舞,煞是漂亮!
  
  “你们是什么人?”没一会儿雨飞身来到沐淘淘身旁把她护到身后,紧盯着眼前的十几个黑衣人。
  
  “把你身后的小姑娘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领头的男子声音有些低沉的威胁,很显然的没有把这两个漂亮的小姑娘看在眼里!
  
  看着十几个黑衣的一起围攻,雨抱着沐淘淘一个跳跃便是几丈开外,而同一时间另外十个衣领处绣着彼岸花黑衣人悄然的挡在了这些人的前面。
  
  沐淘淘看着这些人有些眼熟道:“这些是我们的人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