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摄政王独宠小萌妻 > 第五十七章 万更 来了一个又一个

第五十七章 万更 来了一个又一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亭台阁楼相辉交错,自从买房子的时候逛了下,自己还从来没有到西院这边来过,沐淘淘和雨两人慢幽幽的走着,时不时的两人还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在快到西院的时候里面‘热闹’的声音传了出来!
  
  “不要以为你父亲是兵部上书就了不起,在这里大家可是平等的!”略带嘲讽的声音从粉衣女子嘴里传出。
  
  “呵,平等?你见过平等?一个人的出生就决定了她的一切,山鸡就是山鸡怎么也不可能变成凤凰的!”蓝衣女子轻蔑的说着,心想这女人是看不清形式!跟她谈平等真是笑死人了!
  
  “就是,不要以为你跟了焰王你就是凤凰了,人家要不要你还不一定呢?”蓝衣女子身旁丫鬟模样的姑娘跟着附和。
  
  “一个贱丫头这也有你说话的份?真是有什么样的狗就有什么样的主人这句话是一点都没错呢?”粉衣女子掩嘴轻笑了起来,旁边的其她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你、、、”小丫头气得满脸通红,顿时说不出话来!
  
  “秦玉凤你是个什么东西?我的人也轮得到你来教训?”蓝衣女子声音顿时尖锐了起来,单手指着粉衣女子!
  
  站在门口半天的两人听得有点累了,终于惹不住出了声!
  
  “大家在玩什么呢?这么热闹!”如黄莺出谷般清脆的声音至门边传来,院子里的女子都愣了愣,向门口望去,难不成她也是别人送来的?
  
  众人只见一白一红,白衣女子俏皮灵动得似精灵,红衣女子妖娆妩媚得跟妖精似的一前一后走了进来!直直到院里的石桌前坐下,红衣女子则在白衣女子身后站定。
  
  众人见这女子跟自己家似的随意,都带着不解,这姑娘到底是来干嘛的呀!
  
  蓝衣女子款款向前在沐淘淘面衣站定,“这位姑娘是?”
  
  “我吗?”沐淘淘白希的小手指着自己。<>
  
  “呃、、对、、”蓝衣女子有些尴尬,自己不是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了吗!心里暗暗的鄙视着沐淘淘。
  
  看那女人的表情沐淘淘就知道说不准怎样在心里诽谤她呢!于是忽、、、、白希的小手拧着裙摆,红唇亲启:“此地是我买,些房是我盖,若要住此房,留下房租钱!”
  
  众人石化,风中凌乱、、、、雨在沐淘淘身后肚子都快笑破了,只能憋着肩膀一耸一耸的!自己都是贪财型的人了,没想到主母跟自己相比简直就是有过之无不及呀!自己看来还要多多的向主母学习呀!
  
  “姑娘想必是弄错了!我们可是焰王爷的女人,自然是跟着王爷住,何来房租一说呢?”绿衣女子嗤笑的笑着沐淘淘,心想这丫头不会是头被门夹了吧!
  
  “我说小丫头,没事回家看书去别在这捣乱!”紫衣女子也附和说道。
  
  “就是我们可都是焰王爷的女人,你是谁呀?”
  
  “、、、、、、”一群女人顿时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都给我闭嘴!吵什么吵,烦死了!”看着眼前花花绿绿的一片,沐淘淘眉头都皱成了一团,心想这古代的女人都不好做呀!
  
  “我们凭什么听你的呀?”
  
  “就是你谁呀你?”1gst1。
  
  “我们可都是焰王爷的女人,何时轮得到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在这里指手画脚的!”
  
  “、、、、、”一个个就差一点鼻孔朝天了。<>
  
  “凭什么听我的是吧?”依然是如沐春风般的声音,但怎么就让人觉得如此冷呢!沐淘淘瞟了众人一眼气定神闲道:“既然不愿意你们也不用争什么房子,谁住哪的问题了,收拾收拾我让人把你们送回去!”
  
  雨站在沐淘淘身后做了个手势瞬间十个黑衣人悄无声息的落了下来,形成一个圈把众人围在里面!
  
  几个女子和身边的丫鬟哪见过这等阵势,都吓得有些瑟瑟发抖起来!
  
  雨莲步轻移的来到那些女子面前,红唇轻启云淡风轻道:“就算你们是王爷的女人,府里的规矩还是要遵守的,现在在这府里可是王妃最大,你们见了不但不行礼,还出言顶撞,可知这是什么罪?”
  
  众人互看一眼,‘王妃’难道就是那个身着白衣长像精致得跟个瓷娃娃似的小姑娘?心里不约而同的想到现在踢到铁板了,这还没有得到王爷的好感,如果就这样让人给赶了出去,以后还怎么做人呀!
  
  众人都不约而同的走到沐淘淘身前恭敬又标准的行了个礼:“妾们见过王妃姐姐!”
  
  “停停停、我爹娘就生了我一个,我可没什么妹妹,不要乱攀亲!”这些女人还真都是自来熟,刚还叫人小丫头转眼就成了姐姐了!
  
  “刚才既然你们不愿意交房租我也不勉强,我这就让他们送你们、、、、、”沐淘淘话还没有说完就让人给截了过去。
  
  “没有、没有我愿意交的!只是不知道这房租是多少?”蓝衣女子率先站出来,尴尬的笑了笑表示自己是愿意!只是心里把沐淘淘骂了个遍,等她得到王爷的宠爱再来收拾她不迟!
  
  “我也愿意!”粉衣女子道。
  
  “我也愿意的!”白衣女子道。
  
  “、、、、”几人见蓝衣女子几人都同意了其它几人也不甘示弱的表示自己也愿意!
  
  “既然现在你们又愿意了,我就跟你们讲一下这费用,这院里面最大的一间房子五十两黄金一个月,余下的根据房间大小往下排,每小一点的房子就少二两黄金,当然还有伙食费,如果你们跟着府里的吃,你们每人三十两黄金,丫鬟就每人每月五两银子得了!如果你们自己吃自然是不用交的!”说完后乐呵呵的望着几人五彩缤纷的脸!一会青、一会白、最后变黑!
  
  几人可畏是脸都气黑了,这可是天价了,平常人家是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的银子!但想着可以跟着焰王爷,又有可能成为焰王妃又都忍了下来,纷纷让一旁的丫鬟拿银票出来!
  
  “喂,你去帮我拿笔墨纸砚过来!”沐淘淘随手指了个黑衣人。<>
  
  “是!”黑衣人恭敬一礼,转身飞了出去。虽然沐淘淘和轩辕焰还没有成亲,但在众影卫的心里那也是迟上的事情,对她就跟对自家王爷是一样的尊敬!
  
  笔墨拿来后沐淘淘让雨给她们登记、收费,弄完后两人拿着一叠厚厚的银票还有一些碎银子,在众人的略带不甘和愤恨的眼神中大摇大摆了走了出去。
  
  而院子里的女人也互瞪了一眼转身朝自己的房间去!回去收拾自己的房间去了!
  
  “雨,你说她们能在这里坚持多久?”沐淘淘乐呵呵的望着身旁的雨。
  
  “主母,这还不是全凭你心情么?”雨美眸含秋有些狗腿的道。主母已经在她的心里升级了,以主子对主母宠爱的程度,自己可得好好的巴结!
  
  “呵呵、、、我们去找焰吧!”说着自己就往书房方向跑了去。
  
  ——《冷夫萌萋》——
  
  “呯”书房的门让沐淘淘一下子撞开了来!轩辕焰宠溺的抬头看着小人儿!
  
  “焰,你看!”像只小蝴蝶似的直直的跑到轩辕焰怀里,把怀里的银票的拿给他看。
  
  轩辕焰没出声,只是把小人儿往怀里紧了紧,宠溺的把跑到脸颊上的发丝给她拢到耳后!
  
  “猜猜?”满脸得意的扬了扬手里的银票。
  
  “是从送来的那几个人身上收刮的吧!”看着小家伙亮晶晶的双眸就知道去收拾了那几个女人一番,只要她不受伤想做什么都可以!
  
  “恩,她们住我的房子还要吃我的,当然要收费了!我这可不养闲人!”有些颇为得意,那表情像等别人表扬的小孩子似的。
  
  “恩,小家伙真聪明,等回到南苍后我的家底都交给你管好不好?”轩辕焰宠溺的摸了摸那毛茸茸的小脑袋。
  
  “交给我管到是可以,不过我可是要收费、、、”顿了顿嗔怪的瞪了他一眼,随即小脸一红道:“谁要随你去南苍了!”
  
  “不随我去南苍吗?嗯?”尾音拉得长长的,语气明显带着ou惑,深情的眸子眨也不眨的看着眼前的小人儿。
  
  感受着近在咫尺的俊颜,沐淘淘不由自主的感觉呼吸困难了起来,直到那略带冰凉的唇瓣覆了上来,在上面细细的描绘着她的唇形,**、缠绵着,逐渐的不再满足于此,撬开她的小嘴,温热濡湿的舌头顺势滑了进来,两人气息越来越不稳。
  
  轩辕焰把人抱到屏风后软榻上,看着身下眼神迷离的人儿差一点没忍住,暗自调整了一下气息,起身到柜子旁边拿出一个紫檀木的锦盒。
  
  “打开看看?”把盒子递到沐沐手里。
  
  “什么东西还弄得这么神秘?”伸手把紫檀木的盒子接了过来打开一看:“好漂亮呀!这玉的质地好好哟!”
  
  “这是一块极品暖玉你带在身上有好处!”轩辕焰把盒子里的暖玉拿出来给她戴在脖子上。
  
  “谢谢!我很喜欢!”带在身上感觉暖暖的很舒服,不自觉的又摸了摸。
  
  “我们之间永远不要说谢谢!知道吗?”
  
  “恩!”沐淘淘却却的点了点头,心里很是甜蜜,这是以前从来就没有过的感觉!
  
  “怎么突然想起给我送东西了?老实交待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啦!”半跪在软榻上,像只炸毛的小猫似的。
  
  “瞎说!”轩辕焰轻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把小家伙抱起往外走了去。
  
  “焰,你不是南苍国的王爷吗?”清脆的声音幽幽的传了出来。
  
  “是呀!”对于小家伙的话很是不解,自己的身份不是早就告诉她了吗?怎么会还有此一问?
  
  “嗯、、、那你都不忙吗?你堂堂一个摄政王在别的国家待这么久,按理说你应该不会有太多时间离开自己国家这么久才是呢?”小家伙继续追问着,小手拿着轩辕焰胸前的头发把玩着。
  
  轩辕焰顿下脚步,深情而专注的看着眼前怀里的小人儿道:“小笨蛋,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更何况是这么一点点时间!”
  
  “那、、、、恩、、你说让我去南苍国,我不知道、、、、我到了你那里之后,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是以什么身份、、、、哎呀、、、、”越说越懊恼,最到后沐淘淘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表达什么了!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他对自己百依百顺好周围人的羡慕眼光,有时候自己独处的时候也会傻呵呵的想着他,可是她还是忍不住的去想,自己对于他来说是一时兴起的玩伴,还是以自己是他的唯一的身份来的!
  
  这是不是就是别人嘴里说的情人之间的患得患失!
  
  “傻瓜,你觉得我有闲情逸致放着自己一大堆的事情不做,去追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么?我说过你是我唯一的宝贝,也会是我唯一的妻子!”对于自己宝贝留露出来的不安轩辕焰是非常高兴的,这说明他的小宝贝现在慢慢的把他放在心上了,也很在乎自己了!同时又有一些懊恼,自己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
  
  “那、、那你有多少个妻子呢?焰,如果你是许多人的相公,那么请你从这一刻起不要再疼我、也不再宠我了,因为在我的心里爱情是神圣的容不得第三人插足的,我的爱情不要有一点的瑕疵,否则我宁愿不要,你明白吗?更不想以后到了南苍国才知道你有许多的女人,那样我会不知道怎样自处的,不如称现在我们现在认识的时间还不算太长、、、、我想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应该也可以忘记!”许是这段日子过得太安逸了,让她忘记了这是在古代,平常男子都是三妻四妾,更何况他还是一个王爷呢?
  
  沐淘淘放下了手里把玩的头发,小脸紧绷,严肃又认真的抬头望向轩辕焰的俊颜,水汪汪的眼眸里满是对此事的决不妥协。
  
  “沐沐,难道在你的眼里我就是这样朝三暮四的人吗?就一点不值得你信任和依靠吗?我不知道我在哪些地方做出了让你误导的事,但是我跟你保证除了你之外我没有第二个女人,无论身心!”沉默半晌,轩辕焰略带受伤的声音低低的传了出来。
  
  “人家怎么知道?”沐淘淘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听到轩辕焰那句‘除了你之外我没有第二个女人无论身心’沐淘淘更是羞得把小脸深深的埋进了他胸堂里。
  
  现在只剩下满心的幸福环绕着她,感觉自己都幸福得飞上天了!
  
  轩辕焰把她放了下来,在她眼前站定:“我轩辕焰对天发誓这辈子只爱沐淘淘一人,如违此誓天打、、、、、”
  
  “瞎说什么呢?不许胡说!”沐淘淘急急的伸手把他薄唇给捂住,有些恼怒的瞪了他一眼。
  
  “谁让你不相信我的!”轩辕焰委屈道。
  
  “对不起!”说完准确无误的对着他微凉的薄唇吻了下去。
  
  ——《冷夫萌萋》——
  
  “我们这是去哪里?”沐淘淘心里的结解开后,整个人都变轻松了,像只快乐的小鸟围在轩辕焰身旁叽叽喳喳!
  
  “今天我比较闲带你出去逛一逛,”看着眼前明亮的小脸,他自己的心情也是非常好!
  
  “好呀!我们先去天香楼吃饭,再去城外看一下房子修好了没有,再去青苑看一下那些小孩子怎么样了!”扳着自己的小指头细细的数着,自己这么多天都没有去了,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样了!
  
  “你说了算!今天都陪着你!”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牵着她的柔荑往天香楼而去。
  
  大街上车水马龙、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两人慢幽幽的来到天香楼,此时正是吃午餐的时间,天香楼里面人满为患!
  
  “两位客官里面请,请问是、、、、、”小二热情洋溢的来的两人身旁询问,只是见过沐淘淘的时候眼睛都瞪直了,心想这小姑娘长得真好看、真精致跟个瓷娃娃似的!
  
  看着已经傻了的店小二两人都没出声,轩辕焰带着沐淘淘只接往二包的包厢而去,才到楼梯间,掌柜看到自家主子来了,惊得赶紧跟了上去。
  
  “主子今日要吃点什么?”掌柜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恭敬的询问。
  
  “沐沐今日想吃什么?”轩辕焰看着眼前的小家伙道。
  
  “我不挑食的,都可以!”漂亮的眸子笑弯弯的。
  
  看着她乖巧的模样,轩辕焰刮了刮她的小鼻子才转头对掌柜淡淡道:“就跟上次一样吧!”
  
  “是,那主子稍等片刻!”说完就退了出去。
  
  安龙看着自家主子像被人点穴是的一动不动看着旁边关上的房门,不解的唤道:“主子”
  
  在门被关过来的顺间萧冷寒伸手拦了过来,掌柜一愣随即道:“公子,这包厢有人订了!”
  
  “我知道,我和他们是熟人,你去准备你的吧!”萧冷寒淡淡的解释道,其实心里已经乱成了一团,能让轩辕焰如果精心呵护的除了那小家伙不做第二人选。
  
  暗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推门进去,其实门口的声响没有一点逃地了轩辕焰的耳朵,对于这不请自来的人心里真是直冒酸水,还好他的沐沐已经不记得这个人了,让他进来也无坊。
  
  “轩辕兄真是好久不见了,刚我还差点以为是认错人了呢,没想到真的是你!”萧冷寒一进门就自来熟的坐到轩辕焰对面,整张脸笑兮兮的,很是阳光,安龙则安安静静的站在他身后。
  
  “确实是好久不见了!”轩辕焰淡淡的回道!
  
  沐淘淘看了看眼前的男子又看了看轩辕焰,最后得出结论还是轩辕焰最帅了,嘻嘻、、这么帅的男人是自己的了,带出去多有面子呀!想着想着就‘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淘淘最近还好吗?”看着小家伙的笑颜,萧冷寒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般打着招呼!
  
  “呃、、、我挺好的,那个、、、我们认识吗?”沐淘淘尴尬的对着他笑了笑!
  
  “我们认识呀,在连城的时候,你忘记了吗?”萧冷寒难得好脾气的解释着,只是心里在打鼓,这也没几个月呀,小丫头怎么就不记得他了呢,他的魅力下降了?
  
  “不好意思呀!我受了伤,有一些事情不记得了!”对于自己受伤失去部份记忆的事情也是颇为无赖。
  
  “受伤了,那现都好了吗?”听着她受伤失忆,肯定是头受重伤才会造成,忍不住担心。
  
  “呵呵,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等头里的淤血散开应该就可以恢复了!”看着萧冷寒那么明显的关心,沐淘淘有些不好意思,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
  
  听着两人的对话,轩辕焰的脸色越来越黑,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
  
  掌柜的带着小二把菜一一端了进来:“公子你们菜都上齐了,请慢用!”
  
  “谢谢,好香呀!”看着眼前的美食沐淘淘像只偷腥的猫似的,高兴的对掌柜道谢,随即又像想到什么似的,小脸微红的看着了看萧冷寒道:“那个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吃了吗?没吃的话可以和我们一起吃哟!”
  
  “好呀,正好我馋饿了呢?还有我叫萧冷寒,淘淘可记清了!”对于沐淘淘的邀请他当然乐得接受。
  
  “记清了,呵呵!”对着萧冷寒乐呵呵的笑了笑,转头可怜巴巴的望着轩辕焰冷峻的侧颜,“焰,饿!”
  
  轩辕焰认命的叹了叹气,开始给她布菜,这丫头根本就是少根筋,跟她计算非得气死自己不可。
  
  一顿饭下来,总的来说还是挺愉快的!临走时沐淘淘还邀请萧冷寒有时间去她家做客,萧冷寒当然也欣然的同意了。而轩辕焰则脸都气黑了,抱着她头也不回的就往外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