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摄政王独宠小萌妻 > 第五十六章 水到渠成

第五十六章 水到渠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现在全部给我散开,一间一间房挨个收,特别要注意房间里暗室之类的!”云带着人来到清雅居马上吩咐地毯试搜索。
  
  “我们东边全搜了没找到!”
  
  “西也没有发现!”
  
  “我们也没有发现!”不一会影卫就搜完了回来向云禀报。
  
  轩辕焰接到消息也飞奔而来,“还有没有没收到的地方?”1gst1。
  
  “对,三楼花魁凤小仙的房间还没有收!”云突然说道。
  
  轩辕焰听完几个飞身就到了三楼,只听到‘呯’的一声房门应声倒地!
  
  “他妈的、、、、”那男子话还没说完就让轩辕焰一把掐住脖子,当看到身上只着寸缕的人儿时,双眸瞬间赤红,手里提着的人‘嗖’的一下就飞了出去。
  
  云等人看到有一不明物体飞出来直接一牚挥了过去,‘呯’的一声撞在柱子上,吐了一大口鲜血就晕了过去。
  
  “把那人给我捉起来带走!”残暴嗜血的声音从屋内响起。
  
  轩辕焰随手扯来旁边的被子把小人儿裹得密不透风,向沐府飞去,云等人见了也提起那个光着半个身子的男人往回走。
  
  闻声赶来的老鸨、凤小仙、七皇子看到一室的狼藉表情可畏是非常丰富!
  
  “怎么回事呀这是?”老鸨率先回过神来拉着旁边的人就问,只是看像凤小仙的神情有些莫测。
  
  “不清楚呀,我看到就一群人的背影而已,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被拉住人也很郁闷,那些人动作也太快了吧,还没看到人就已经走了!
  
  “呵呵,各位都散了吧,我每桌送上一壶女儿红给各位压压惊!”说着老鸨都把人给散开了来,让姑娘们把人给带了下去。<>
  
  “仙儿呀,你好好招待七皇子!”说完就腰枝一扭一扭的走了,真是的还得花银子请人来修门呢!
  
  七皇子陆瑾瑜也没有再回先前的包厢而是直接进了凤小仙住的地方,走到桌子旁边坐了下来,手指有节奏的敲打在桌面上,神色淡然的看着凤小仙。
  
  凤小仙摸不准陆瑾瑜到底是什么意思,只得微笑着跟了坦来,拿起桌上的杯子给他倒了一杯茶,“七皇子是想再听一下小曲呢还是想仙儿跳舞呢?”
  
  “这两样可以等一下,不必着急,我现在比较想知道你这房间、、、、、、啧啧、、、”陆瑾瑜故意目光在房内扫了一圈,还故意把目光在那临乱的床上停顿了一下。
  
  凤小仙知道陆瑾瑜这人就算是自己不用,但如果他还没有丢掉就不许别人染指,于是马上做出梨花带雨不甚委屈的模样,“七皇子事情是这样的,奴家知道那沐姑娘能用琵琶弹奏出曲目必是太子妃人选,所以让人把她给劫持了来想晚一点给你送过去的,哪知道、、、、、”
  
  “喔、、这么说来你还是为了本皇子?”对于凤小仙的话不置与否。
  
  “当然是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对你可是一心一意!”说着整个人都贴了上去。
  
  “本皇子还有事,下次再过来!”陆瑾瑜一个侧身错开了贴上来的凤小仙,弹了弹衣角上的褶皱,回也不回了离开了。在要人影在。
  
  见陆瑾瑜就这样就走了,气得她双眸赤红,指甲把肉的血都掐出来了还不自知,随即挥手把茶杯全部掀翻在地上,“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不然这次她怎么着也嫁进七皇子的府了!”
  
  而轩辕焰抱着沐淘淘才飞出清雅居,这丫头就开始扑腾了起来,像个毛毛虫似的扭来扭去。<>
  
  “热、、热、、好难受、、、”脸上的潮红越发的浓重,身子也感觉不像自己似的难受!
  
  “乖、、别动、我们马上就到家了!”看着自宝贝如此的难受,轩辕焰真想自己有双翅膀可以马上飞到家。
  
  “焰、、、热、、、”思绪已经迷糊了,只是觉得自己这样不能动特别的难受,在沐淘淘的坚持不懈下,终于有把一只胳膊给解救出来了,光着的胳膊顺势缠信轩辕焰的脖子,感受着他身上的冰凉,感觉很舒服,但又觉得不够般的想把整个身子解救出来贴上去。
  
  轩辕焰一把把那光溜溜的小手臂护到怀里,功力提到极致往回赶!
  
  冰儿焦急的站在门口来回走动着,突然一阵风刮过,还没愣过神来便听道:“快去准备沐浴的水,再把云奇叫来!”
  
  “好、好”小姐总算让公子给找着了,暗暗的松了口气,但一想到去找云大夫才刚放下的心又给提起了。
  
  轩辕焰进屋后直接把裹人的被子丢在地上,又把小人儿的身上唯一的遮挡物也一把扯掉,让小小的团就这么光溜溜的缩在床上,又急急的转身去给她拿换的衣服,总不能一会儿让云奇来给她检查的时候就这样吧!
  
  随手在衣柜里给她拿了一套里衣出来,转身一看吓了一跳,小家伙嘴里含糊不清的嘀咕着,人也滚到地上去了。
  
  放下手里的衣服,想把她抱上床,哪知道她还不乐意了,在他怀里撒泼,“地上、、凉快、、”
  
  “宝贝乖哟,一会就好了!”轻哄着把人抱进了沐浴的地方,沐浴的水已经准备好了,把小家伙轻轻的放了进去,但怕她会把自己给淹到,轩辕焰只得一手搂抱着她,一手拿帕子温柔的给她擦洗着。
  
  许是水是热的的缘故,沐淘淘越发的难耐了起来,大水里扑腾着,平时水汪汪的大眼睛只时也是水雾迷蒙,柔嫩的脸颊更显纷嫩,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较弱的瓷娃娃似的,只怕一碰就碎了。<>
  
  看着眼前的美景轩辕焰实在是没法,只得大概给她清洗了一下,就把人给捞了出来用浴巾包裹着抱回床上,刚洗澡的时候没注意,现在给她擦身子才看到脖子和锁骨处一处处的梅印,那深邃的眸子暗了又暗,周遭的气息也陡然变冷、、、、、、
  
  “公子,云大夫来了!”冰儿在门外气喘吁吁的说道,很明显是带着人一路跑过来的。
  
  轩辕焰迅速的拿起一旁的衣服给她穿了起来,收拾完一切点了那丫头的穴位放下帘子,才让云奇进来给她检查。
  
  云奇进来对轩辕焰点了点头,才走到床边给沐淘淘把脉,依旧是雪白锦帕搭在手腕处,把脉基间云奇的脸色变了又变,到最后双眸赤红,转身就一拳朝轩辕焰挥去,轩辕焰现在心急沐淘淘的病情,看着云奇出拳直接一下就化解了并点了他的穴位。
  
  “我现在没心情跟你打架,她到底怎么了?”脸色不善,语气冰冷的问。
  
  “她中了‘三日红颜醉’应该还吃了两颗,药性非常的强,这种药没有解药,只要找个没开过处的男子跟她、、、、在床上六天就可以解了。”云奇有些别扭有些愤怒的道。
  
  “‘三日红颜醉’不是三天吗,怎么是六天?”对于这药轩辕焰也是有所耳闻的。
  
  “因为她吃了二颗!”谁他妈的那么黑心,给这丫头吃这么大的量,真是想她死在床上么。
  
  “云”轩辕焰对着门外唤道。
  
  “属下在?”门外传来云恭敬的声音。
  
  “把云大夫送回去休息,让所有的人都不准靠近这屋子,违命着杀!”
  
  “是!”云进来把云奇一把带了出去,还不忘把门给带上。
  
  “记得一定要是处男哟,不然她会死的!”云奇担忧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云拧着云奇差一点摔了一个狗吃shi。,那小心肝一颤一颤的,他什么也没有听到、、、、
  
  轩辕焰走到床边掀起帘子,解开了沐淘淘身上的穴道,床上的小人儿马上就扭动了起来,掀开身上的被子,又在身上的衣服拉着一阵乱扯。
  
  她只觉得身上燥热无比,汗水浸湿了额上的头发,嘴里不停的唤着:“焰、、、好难受、、”
  
  自己很爱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跟她、、、、、
  
  “呜呜、、、”断断续续的抽泣声传了出来,那柔嫩的小手缠上了他的手臂,“凉快、舒服”说完小脸也贴了上来,在手臂上来回的蹭着。
  
  轩辕焰看着她难受的样子叹了叹气,对着那红艳艳的小嘴吻了上去,慢慢的呼吸也凝重了起来,身下的人作更是已经分不清今夕何夕了。
  
  轩辕焰看着身下诱人的宝贝,强撑起身子,声音沙哑而魅惑:“宝贝,我是谁?”
  
  沐淘淘迷迷糊糊的睁开雾蒙蒙的水眸,瘪了瘪嘴略带哭腔道:“焰、焰、焰”
  
  那一声声软软腻腻的‘焰’直戳到轩辕焰的心尖上,让他的冰冷的心都跟着融化了,满面柔情道:“宝贝,做我这辈子唯一的宝贝可好?”
  
  沐淘淘对上那幽深得不见底的星眸中,整个人更晕了,幸福的感觉顿时将整颗心溢得满满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出来。
  
  “沐沐、沐沐、我的宝贝、、、、、”情不自禁的呢喃出声,他以为他这一生都不会爱上谁,没想到就那一眼,他的一生都变得不同了,他心心恋恋的也唯有她而已了。
  
  “呜呜、、、”身上的药效越发的强烈了起来,沐淘淘再也承受不住的在床上滚了起来,双手在自己的身上胡乱的拉扯着,想解开这束缚。
  
  轩辕焰解开自己的衣物俯身下去,慢慢的引导着她,而身下的小人儿感受到一丝丝的清凉整个身子就贴了过来。
  
  小手在那光洁如玉的肌肤上来回移动着,小脸也向那如玉的肌肤蹭去,丝毫没感受到身上的人已经呼吸不顺、额上的汗水也滴了下来。
  
  轩辕焰捉住那在自己身上作乱的小手,粗喘着气,“宝贝儿,给我好吗?”
  
  “恩”轻应了一声整个人就窝到他清凉的怀里。
  
  “我的小宝贝、、、、我爱你!”把怀里的小人儿放平在床上整个人俯身上去,房间里的温度不断上升,一室的嫙旎!
  
  “啊、、”响彻云霄,树上的小鸟都吓得扇扇翅膀急忙飞跑。
  
  “云侍卫你快让我进去,你听小姐的小声音!”冰儿在院子门口想进去,现在也不知道小姐怎么样了,云自从从屋里出来就不准任何人进院子。
  
  “王爷吩咐了任何人不准入内!你还是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我再唤你!”云面色微红,有些尴尬的说,他当然知道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焰、、疼、、”屋内又响起沐淘淘那带着哭腔软软腻腻的声音。
  
  “宝贝儿一会就好了,乖别动!”轩辕焰的声音带着隐忍和压抑。
  
  “你听小姐都喊疼了,你就让我进去看一眼好不好!”冰儿拉着云的袖子哀求着,就差给他下跪了。
  
  “你放心好了,有王爷在你家小姐自然会没事的!”云额头都在冒汗水了,还耐着性子的跟她说着,祈祷她不要再想着进去了,那是能随便进去看的吗?
  
  冰儿见说不动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其实她心里也清楚只要有公子在小姐定然是没什么事的,但是她就是忍不住担心呀!
  
  云见冰儿走了后,对着暗处打了个手势,一个黑衣人飘然落下,“堂主!”
  
  “你带十个人去清雅居,王爷说了一个不留!”云对着身前的黑衣男子吩咐。
  
  “是!”声音落下黑衣人就已经带着人飞走了。
  
  “唔、、、”
  
  “嗯、、、”
  
  “、、、、、、”
  
  云又老实又悲惨的站在这里继续守大门口,无语的望着苍天,他可以再跟风再换一下吗,这种听墙角的事,他一个正常的热血男子怎么承受得了呀、、、、、、而且还要整整六天、、、
  
  这几天里沐府里可畏是一片祥和,而外面却炸开了锅!红杏跟碧云也在前几天到达了沐府,只是都没有机会见到自家小姐。
  
  期间云奇来过一次,样子很是颓废,拿了许多的药给云交待他是里面的人需要的后就走了。
  
  轩辕焰满心柔情的看着缩在自己身边睡成一团的宝贝儿,整个小脑袋搭在他的胸堂上,纷嫩的脸颊满是疲惫。
  
  这几天真是把她折腾得不像样子了,药效太猛烈了几乎没让她有休息的时间,现在他的宝贝终于完完整整的属于他了,在品尝了她的滋味后,他就后悔得要死,自己当初怎么这么能忍,没把她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现在的他心里说不出的满足,轻柔的给她揉着腰,怕她起来会很难受,揉完后又轻柔的把她放平在床上,掀开被子拿过云奇拿过来的药膏。
  
  看着她满身的青紫轩辕焰的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拿起药膏细细的抺了起来,最后又在被自己欺负得都红肿了的私地轻柔的涂抹了起来,那认真专注的神情像是在拜膜般。
  
  感觉到身上丝丝的清凉,像小扇子似的睫毛颤了颤,缓缓张双眼,突然看到轩辕焰在她双腿间而且、、、、“啊、、”非快的收回双脚,拉过一旁的被子裹在自己的身上。
  
  “醒了!”轩辕焰坐起身来挑眉宠溺的望着她。
  
  “恩!”沐淘淘把被子拉得高高的,只露出了水汪汪的一对大眼睛。
  
  轩辕焰把药放到一旁,回到床上把小家伙抱在怀里,理了理她临乱的头发,声音柔情得都可以滴出水来道:“饿了吗?”
  
  “饿!”小脑袋埋在他的胸堂里,闷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宝贝儿你用完了就不准备对我负责了吗?”看着她害羞得跟个小鸵鸟似的,轩辕焰露出委屈的神色。
  
  “呃?”抬起小脸露出迷茫似麋鹿般的神情瞅着轩辕焰,一张小脸红得跟个小番茄似的。
  
  “难道你忘记了吗?你看看我的身上!”轩辕焰继续卖萌,说完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沐淘淘从他怀里裹着被子退了出来,看着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一些抓痕,最显眼的就数肩上的咬痕、、、
  
  “我、、、我、、、”看着他身上的伤‘我’了半天也没有也没说出个什么来,只是脸颊越发的红润了,眼神四处瞟着,就是不敢再往他身上看。
  
  轩辕焰也不再作声,就这样此紧紧的盯着她,用密音传信叫云准备吃的以后,就去柜子给她拿了套裙子出来,轻拉开被子给她穿起了衣服来。
  
  一直到所有的衣服裙子都穿好后,轩辕焰把她抱到梳妆台给她梳头也没有出声,沐淘淘有些着急的转过身去拉着他的袖子,可怜巴巴的看着他,金豆子随时像会掉下来似的道:“焰”
  
  “乖,你不想负责就算了,我没事的!”看着她那水雾蒙蒙的眼睛,轩辕焰有些懊恼觉得自己太着急了一点,只是那神情里的落寞让人觉得心酸。
  
  “不是的我没有,我只是一时有些适应不了而已、、、”看着他那落寞的神情,觉得他误会自己了,双手急急的环住他的腰身。
  
  “乖,我给你时间适应就是了!”轩辕焰轻抚着她的背,沐淘淘埋在他的怀中,不然一定能看到他眼里那一道算计成功的精光。
  
  “云侍卫我们可以进去见小姐了吗?”终于在第七天的时候三个小丫头都按捺不住了,齐齐跑到主屋门口要求要见小姐。
  
  “可以,不过小姐饿了,你们先去准备吃的!”刚接到自家王爷的密音,云如蒙大赦。
  
  “真的吗?太好了,我去给小姐准备!”18700627
  
  “小姐喜欢吃辣的、、、、”
  
  “对对,要多准备一些、、、”
  
  一听到云说一会可以见小姐了,三个丫头兴高采烈的往厨房方向跑了去。
  
  “今日天气很好,我带你去园子里坐一会,一会我们就在花园里用膳你觉得怎么样?”这几日小家伙都没有出过门,趁今天天气不错,带她晒晒太阳也好!
  
  “好!”咧着小嘴,心里颇为高兴,才一起身,整个人就软软的向前扑了去,“啊、、、”
  
  “你呀、、、”语带宠溺,一把将人横抱起来往花园而去。
  
  一路上沐淘淘都没有再出声,只是红着小脸把头埋在轩辕焰的胸口上,听着他那沉稳有力心跳只觉得特别的安心。
  
  “来这是才摘下来的葡萄,尝一下看喜不喜欢?”到花园后轩辕焰怕自家宝贝饿了,就先剥了葡萄让她先尝。
  
  “好吃,还要!”眨吧小嘴有些意犹未尽。
  
  “好、、”摸了摸那毛茸茸的小脑袋,又开始侍候了起来。
  
  还没吃几颗,三个小丫鬟就端着各式各样的精品菜肴款款而来,在桌面上放好后,才到轩辕焰和沐淘淘身前行了个礼,“王爷、小姐饭菜准备好了!”
  
  “她们两个新来的吗,我怎么没见过?”眼前除了冰儿自己认识,另外两个没见过,沐淘淘很是高兴的询问轩辕焰。
  
  两个小丫头一听急得‘呯’的一声跪在地上:“小姐不记得奴婢了吗,奴婢是红杏呀?”
  
  “奴婢是碧云呀,是小姐在街上救回来的呀,小姐没印象了吗?”
  
  “你们两个快起来,别跪呀!我只是摔坏了头,有一些事情不记得了,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好的!”沐淘淘想去把她们扶起来,无奈自己站都不能站,还如何去扶她们呀,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冰儿,让她把她们给扶了起来。
  
  “两位姐姐也别着急,小姐说不准过段时间就想起来了,你们快起来,小姐不是还没吃饭吗?”冰儿把两个人扶了起来,示意让小姐先把饭吃了再说。
  
  “恩,那奴婢侍候小姐、、、、”‘吃饭’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就感受到如刀子般的眼神就杀了过来。
  
  红杏跟碧云对看了一眼才恍然大悟,自己敢跟王爷抢人,那不无疑是在找死么!赶紧的往后退了几步,保持安全距离。
  
  看着两人的模样沐淘淘‘噗哧’一下就笑了出来,抬眸盯着轩辕焰那冷峻完美的侧脸,皱着小鼻子小声的嘀咕:“啧啧!好凶哟!”
  
  “宝贝说什么?恩、、、”尾音拉得长长的明显带着威胁的意思。
  
  “焰,我好饿!”沐淘淘马上转移话题,略带委屈,但感觉又有一些狗腿似的。
  
  一听她饿了,轩辕焰也不再逗她,认真的布菜,开始侍候小家伙吃饭起来。
  
  吃完饭后轩辕焰因为要处理一些折子,就去书房了,让沐淘淘就在花园里的躺椅上休息。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几个丫头见轩辕焰走了,‘嗖’的一下就都过来围着沐淘淘。
  
  “小姐,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真是感谢上苍,你还活着!”红杏拉着沐淘淘的手臂哭得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就是,就是,我就知道小姐对人这么好,上苍怎么会舍得让小姐、、、”相比红杏碧云就要稳重一些。
  
  冰儿站在一旁没有说话,沐淘淘也被她们俩给感动得眼眶都湿了,拉着她们的手道:“虽然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但是你们真的让我很感动!现在我们不是又聚在一起了吗,你们应该高兴才是,所以都不要再哭了,再哭变丑了以后可嫁不出去哟!”
  
  “奴婢不嫁人,要一辈子侍候小姐!”碧云因为以前的经历所以率先表明自己的态度。
  
  “奴婢也不要嫁人,要一辈子跟着小姐!”红杏也厥着嘴对沐淘淘撒娇。
  
  “冰儿也要一辈子跟着小姐!”冰儿见她们都说了,也跟着说了出来,就怕说晚了沐淘淘不相信似的。
  
  “那我岂不是很亏呀!”看着三人的样子故意夸张的大叫!
  
  几人很快又嬉戏打闹成一片,银铃般的笑声传满整个府里,前天几天的紧张气氛也瞬间被冲散。
  
  “小姐你知道吗我们前几天来这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红杏边剥葡萄边对沐淘淘讲。
  
  “什么大事?”躺在躺椅上,整个人在阳光下显得有些懒洋洋的,碧云跟冰儿一人在一边给她捏着有些酸痛的手臂和腿。
  
  “出了个很大的血案,京城里的一大青楼清雅居被人给屠了,一夜之间全部死完了。”红杏说着还打了个寒颤。
  
  “‘清雅居’这名字有一点熟悉?”沐淘淘皱了皱眉,好似在哪里听过。
  
  “小姐,就是你被救回来的那地方呀,外面传言听说是招惹了江湖的第一大组织‘月夜阁’,一夕之间可谓好鸡犬不留。”冰儿也忍不住抖了抖,感觉好残忍。
  
  “而且听说官府也知道这件事,查都不敢查,急忙就把‘清雅居’给封了就完事了!”碧云也接了一句。
  
  “喔,为什么官府都不敢查?”沐淘淘疑惑的看着碧云,真像她好像有些清楚了。
  
  “‘月夜阁’据说势力非常的庞大,在四国都是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里面的杀手都是高手中的高手,皇室都不敢与之叫板,怕自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呢!”说完几个丫头还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
  
  沐淘淘听后也没有再出声,只是静静吃着红杏递来的葡萄,心想这‘月夜阁’的幕后老大也真的是太强大了,这一年得赚多少钱呀?等自己的财力达到一定程度自己也要弄一个像‘月夜阁’这样的组织。
  
  这黑与白可是密不可分,看着是两个极端,实际可是紧紧的联系在一起的,自己以前家里的生意是以黑道起家后来漂白的,新闻、政aa府高官、杂志不也一样说这集团如何好,为社会做了如何多的贡献!
  
  “对了去帮我拿一些纸和笔过来!”沐淘淘突然坐起来对着她们神秘一笑。
  
  “我去、我去!”看小姐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有好玩的东西,冰儿率先跑腿去了。
  
  看着冰儿那高兴的模样红杏跟碧云有一些发愣,不明所以然,“小姐要这个做什么?”
  
  “对呀,难不成小姐想作画了!”
  
  沐淘淘摇了摇头对她们眨了眨眼睛神秘道:“一会就知道了,很好玩的东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