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佳辩护 > 122

12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羡余做了一晚上的梦,第二天醒来还有点恍惚。 ̄︶︺
  
  苏予准备暂时在家休息一两天,程夏芸给两人做好了早饭,她瞥了林羡余一眼:“昨晚没休息好?”
  
  林羡余轻声回答:“是我这几天连着加班了好多天,估计身体还没调整过来。”
  
  程夏芸有些心疼:“我们家出了三个工作狂,一个个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真是气死我了!”她说着,走进了厨房,“等着,你眼睛也肿成这样,我去给你煮两个水煮蛋。”
  
  林羡余对着苏予吐了吐舌头,小小声地说:“我昨晚梦见初中我追江寒汀了,累死我了。”
  
  苏予眼里的笑意更深:“梦里你追到他了吗?”
  
  “没有。”林羡余耸耸肩,“梦中的胖子一样不解风情,还是不喜欢我!”
  
  苏予笑:“对了,你今天还有工作?我这几天休息,等会就回家了。”
  
  林羡余漆黑的眼眸里都是羡慕,她可怜兮兮地说:“我手头还有案子,做法官的,永远都有处理不完的案子,伤心,绝望,难过,又无助。”
  
  苏予失笑。
  
  *
  
  林羡余刚说要出发去工作,她忽然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叫她立马开车赶到港镇的小码头那边,要去抓一个躲了许久的老赖。
  
  她匆匆吃了早饭就出门了,最后整整开了三个小时的车,才到了港镇上的小码头,她把车熄了火,解开了安全带,抬眸正好看到后视镜里的自己。
  
  今天来不及化妆,再加上她已经连续加班了好几天,所以眼眶下的黑眼圈格外的重。
  
  林羡余打开车门,下车,扑面就是带着咸腥气息的海风,稍稍带了凉意。
  
  港镇的这个码头比较破败,透着一股年久失修的味道。
  
  岸边只有几艘摇摇晃晃、锈迹斑斑的渔船。
  
  海风吹来,充斥在鼻尖的都是浓重的鱼腥味,不远处还有一群的渔民在卖新鲜的海货,地上淤着一滩滩腥重的积水,傍晚买菜的村民来来往往,讨价声和吆喝声交叠着。
  
  另一辆车上的人也都下来了,一个同样是执行局的法官,还有四个法警,都穿着清一色的法院制服,还是蛮吸引人的眼球的。
  
  几人朝着林羡余招招手,大声叫道:“林法官,你也来了,我们在这边。”
  
  今天强制执行的案子是她经手的一个案子,判决书都生效了好几个月,被告却销声匿迹,原告迟迟看不到执行结果,隔几天就去法院闹,动不动就说要去信访举报法官贪污受贿,还威胁要对她动手,林羡余被原告纠缠得实在很烦。
  
  所以今天早上一有线人说在港镇看到了被告,她就立马开车一起去强制执行了。
  
  执行局的周法官指了指两路,示意四个法警兵分两路,从码头的两边包抄住靠在岸边的那一艘破船。
  
  而他和林羡余从中路过去。
  
  周法官低头看了眼林羡余的运动鞋,露出了赞赏的笑容,说道:“林法官,你还特地穿了运动鞋啊,穿运动鞋就对了,不然等会老赖要是跑起来,穿高跟鞋不好追。”
  
  林羡余礼貌地笑着:“周法官,我有职业道德的,您放心。”
  
  周法官笑了笑,补充道:“林法官,还是太年轻了点,工作经验也并不丰富,不过,你也别抱太大希望,也许老赖根本不在船上。我早年为了抓几个老赖,都得跑好几趟,还有个老赖都躲到深山老林去了,还是得深入深山啊,可辛苦了……”
  
  林羡余最讨厌的就是这样倚老卖老的油腻中年男子,话里话外还带了点他是男性的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而且周法官说的这些困难,哪个执行法官会没有遇到过。
  
  林羡余勾唇笑了笑:“是吗?”
  
  周法官:“什么是吗?”
  
  “没什么,周法官。”林羡余看了看周法官,说,“你们组的人可能身体素质不太好,我们组跑深山老林的时候,都不觉得辛苦呢。”
  
  周法官语气一噎,皱起了眉头,他生气了,两人接下来,倒是无话可说了。
  
  码头上出现了他们这一群穿着制服的人,早就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有的渔民甚至停住了脚步,探头探脑,指指点点,隐隐约约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了过来。
  
  周法官办正事,也不跟林羡余计较了,他一点头,两个法警就听他的命令,率先跳上了船。
  
  这时候,船舱里猛地传来了细微的动静声,仿佛是脚步声。
  
  几人都警惕了起来。
  
  林羡余也精神高度集中,一颗心紧紧地提在了嗓子眼。
  
  今天的被执行人原先是港城几艘船的船东,负债了以后,欠了一大堆船员的工资还没有支付,在法院执行之前,就把名下银行卡所有的资金都转移了,人都跑不见了。
  
  法警们已经取出了枪,对着船舱。
  
  船舱一阵轻摇,里头的人正在慢慢地走出来,脚步声清晰可闻,伴着水流的声音。
  
  只是令所有人意外的是,走出船舱的却是一个年轻的男人。
  
  他穿着黑色的便服,剪裁得当,肩宽腿长,背部的脊线挺直。他很高,林羡余需要抬头才能看到他的脸。
  
  眉目舒朗,一张英俊的面孔在傍晚夕阳的余晖下,轮廓鲜明,薄唇微抿,下颔的线条流畅,透着冷硬的气质,身上的肌肉线条在衣服的包裹下,都清晰可见,他的黑眸里倒影着船舱外的兴师动众的阵势,眸光没什么情绪地扫过了他们。
  
  只是,当他的目光落在林羡余的身上时,还是不可避免地停顿了一秒。
  
  林羡余呼吸轻轻一窒,也觉得有些尴尬和淡淡的不自在,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她意淫了和他同名的、甚至有可能就是同一人的胖胖。
  
  但她却从没想过,她对面的这个人,也在昨晚梦到了她。
  
  林羡余下意识地蜷缩起了手指,又慢慢地舒展开来,她的手心里却在短短的几秒内,汗湿了一片。
  
  又不是第一次见到江寒汀,之前也常常见面,她都很平静,经过了昨晚,她心跳的速度,却有些不受她自己的控制了。
  
  她仿佛听到了,那年,炎热粘腻的夏天里的蝉鸣,还有孤寂清泉蜿蜒流过她心脏的声音。
  
  林羡余微微地愣在原地,过了好一会,才回过了神,移开视线,有些不自在。
  
  周法官认出了江寒汀,示意法警放下枪支,他走上前,问道:“江警官,你怎么会在这?”
  
  江寒汀长腿一迈,踏到岸上,抿着唇,淡声道:“来办案子的。”
  
  周法官一想倒是明白了,今天的被执行人陈国政估计也惹了刑事案件。
  
  周法官刚想说什么。
  
  江寒汀却忽然神色一凛,绷紧了身上肌肉的线条,他眸光沉沉,看到了什么,突然动作迅速地冲着人群的方向跑了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