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 > 第5334章 大结局 正文完

第5334章 大结局 正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清落定然能离开困神阵法。
  
  因为……
  
  “砰!”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令整个困神阵都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一股强悍霸道的力量,从天而降,蔓延至整个空间。
  
  连带着阵法内,流窜着的灿金色流光,都被那股力量压的稍稍的黯淡了几许。
  
  下一瞬。
  
  夜清落的纤腰被人扣紧。
  
  一股郁雅的檀香气息扑鼻,熟悉的味道,让她安心。
  
  夜清落瞳仁睁大,满目惊讶的仰起头:“阿玄?!”
  
  是阿玄……
  
  他赶来了!
  
  帝墨玄潋滟的紫色长袍,在灿金色的光芒之下,宛如盛放的曼陀罗。
  
  那张风华绝代的脸庞,更是俊美的宛如神祇。
  
  他一手环着夜清落的纤腰,一手摊开掌心,潋滟的袖袍浮动,释放出强劲的玄力。
  
  横档在了煌无忧和血骨蛮王之间。
  
  三股强劲的力道,几乎能毁天灭地!
  
  翻涌而起的浪潮,也如同一波接着一波汹涌的海啸,令整个困神阵都呈现出一种塌陷的状态。
  
  但,被帝墨玄揽在怀中,被他保护的完好,没有受到那些强劲威压的丝毫影响。
  
  漫天的玄波涌动下。
  
  夜清落看到煌无忧被击退踉跄了几步。
  
  而帝墨玄快速窜向血骨蛮王,企图保护他的玄波,竟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阻隔开来。
  
  但,血骨蛮王却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他面色苍白,按住了胸口,强压下喉咙涌上来的腥甜,颤颤巍巍的站稳了身子。
  
  目光,快速的环视着四周,似是在找寻着什么。
  
  而另一边。
  
  “原来是本座的好女婿来了!”煌无忧面容狰狞的看着帝墨玄,眼底蓄满杀意,“不过,想从本座手里抢人,你还不够格!”
  
  帝墨玄踏空而立,潋滟的紫袍浮动,淡淡地睨向煌无忧:“是吗?本尊想护的人,你也无法从本尊手里抢走。”
  
  “哈哈哈哈……”
  
  煌无忧发出一阵狂妄的笑:“你真以为,你们把本座囚禁在这里,就能赢了本座吗?”
  
  “你来的刚刚好!”
  
  他抬起手,已经干枯的只剩下骨节的手指,指向了帝墨玄:“想囚禁本座!但本座,就将你们三人,全部一并陪葬!”
  
  “万年前,凤歌斗不过本座。”
  
  “万年后,你们同样斗不过本座!”
  
  “你们,休想再离开这个阵法!”
  
  “陪葬!都给本座陪葬!”
  
  随着煌无忧嘴里爆喝的声音。
  
  无尽的黑浓阴气,形成一张巨大的网,将整个阵法围得严严实实。
  
  他眼底带着疯狂的笑意和憎恨的杀意。
  
  如果要陨落。
  
  那就和世界一起陨落吧!
  
  煌无忧锋锐狠戾的目光,率先第一个看向了正站在原地发愣的血骨蛮王。
  
  他狞笑一声:“那就先拿你开刀!”
  
  他猛地朝血骨蛮王飞攻而上!
  
  困神阵内,四道力量相互碰撞,不断的撕扯着。
  
  血骨蛮王还站在原地没有动。
  
  “骨叔!小心!”夜清落发现,自从血骨蛮王进入困神阵之后,煌无忧对血骨蛮王的敌意,就愈发的深浓。
  
  好似不将血骨蛮王给杀了,他就过不去心里的一道坎一般。
  
  对于血骨蛮王的恨意,都已经远远超过了她。
  
  夜清落想冲上前去救。
  
  但帝墨玄揽紧她的纤腰,嗓音低沉:“他没事。”
  
  哪里会没事?!
  
  夜清落看着听到她的声音,才堪堪有些茫然抬起头的血骨蛮王,将视线望向她。
  
  根本就没有躲避煌无忧攻击的意思。
  
  这怎么可能会没事?!
  
  夜清落捏紧噬焰扇,正欲给血骨蛮王劈开煌无忧的攻击。
  
  但,煌无忧攻势势如破竹,直入而下!
  
  根本没有给人任何反应的机会。
  
  然而……
  
  煌无忧的攻势落下。
  
  却是攻了个寂寞!
  
  血骨蛮王周身,似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替他抵挡了所有的伤害。
  
  夜清落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她紧攥着帝墨玄胸襟的五指,也稍稍放松了些许:“阿玄,你什么时候出手的?”
  
  “不是我。”帝墨玄抚了抚夜清落的小脑袋。
  
  “不是你?”夜清落细眉一蹙,“除了你,还能有谁在煌无忧的攻势下,护住骨叔?”
  
  她一怔,目光看向血骨蛮王。
  
  煌无忧也似是没料到事情会这样的发展。
  
  他狰狞的面容,微微僵凝。
  
  他死死地盯着血骨蛮王,似是要用眼神将血骨蛮王给穿透一般。
  
  “你……怎么会……”煌无忧低声低喃着。
  
  忽然,他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睛倏地瞪大:“刚刚那股力量……是……是……”
  
  “歌儿……”
  
  在煌无忧还没说出口之前,血骨蛮王已将手伸向了半空,语气低喃出一个名字。
  
  是的,凤歌!
  
  那是凤歌的力量!
  
  煌无忧的脸色铁青的,目光狠戾的扫向四周:“凤歌?!你居然还活着?你在哪里!”
  
  当听到煌无忧声嘶力竭的怒吼时,夜清落的眼睫微微轻颤了下。
  
  “娘……?”
  
  娘不是在让她继承神皇之力的时候,就已经……
  
  怎么可能……
  
  血骨蛮王伸出去的手,似是虚握着空气。
  
  但,慢慢的……一道虚影,在灿金色的光芒之下,缓缓显现。
  
  一只纤细的手,落入了血骨蛮王的手掌中。
  
  虽然仅仅只是一道虚影,众人也都能认出……
  
  这道身影,正是凤歌!
  
  血骨蛮王抓紧了凤歌的手,面上肃冷的神情不在,已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虚影,眼底满是深深地怀念。
  
  凤歌朝他露出一抹温润如风的浅笑。
  
  这一幕,刺痛了煌无忧的眼。
  
  他黑浓的眼眸被阴气覆盖,怒目瞪了过去:“凤歌!是你……真的是你!”
  
  那虚影执着血骨蛮王的手,看向了煌无忧。
  
  即便只是虚影,看不清面容。
  
  但煌无忧依旧从那虚影的脸上,看出她的冷漠。
  
  那目光,宛如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毫无情绪。
  
  煌无忧的心脏,蓦地紧缩了下:“歌儿……”
  
  凤歌眉眼平静,那虚无缥缈的身影,仿佛会随着周遭掀涌的飓风而随时散去。
  
  夜清落瞳仁的收缩,心脏紧凝:“娘……”
  
  听到夜清落的声音,凤歌将目光落在她身上,露出了一个温婉慈爱的笑容。
  
  是娘!
  
  真的是娘!
  
  她没有魂飞魄散!
  
  “那是娘的一缕执念。”帝墨玄轻抚着夜清落的脑袋,“或许,娘早已预料到了今日的一切,所以留有一缕执念,伴随着骨叔。”
  
  是娘,保护了骨叔。
  
  而这缕执念所存在的意义,也便是保护骨叔。
  
  听到帝墨玄这句话,血骨蛮王的脸上,露出了震惊和不可思议的神情。
  
  他一瞬不瞬的盯着与他执手的凤歌,眼里满是激动,几乎有种即将热泪盈眶的感觉。
  
  他的手都在颤抖着,双目贪婪的看着眼前的人。
  
  嗓音沙哑,低低的唤出一声:“歌儿……”
  
  而,这句话同样也落在了煌无忧的耳里。
  
  煌无忧从震惊中回过神,转而面容扭曲了起来:“陪伴他?凤歌,你是不是变心了,你是不是爱上了他?!”
  
  这一声质问,充斥着狂涌的怒意。
  
  凤歌面目清冷,目光淡淡地再度看向煌无忧,一双清冷的眸子,不见半分的情绪。
  
  她没有说话,只是勾了勾唇角,露出一抹讽刺而凉薄的笑。
  
  那一抹讽刺,落在煌无忧的眼底,令煌无忧龇牙怒目。
  
  他看懂了!
  
  凤歌是在嘲讽他,质问他,是不是为了自己的野心,现在后悔了。
  
  在嘲讽着他,是不是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了她,而无法接受她与别的男子在一起了。
  
  不!
  
  他没有后悔!
  
  他也绝对不会后悔!
  
  他所在意的,只是这个女人,本该满心满眼都是他才对!
  
  煌无忧的情绪,愈发的震怒,几乎陷入疯狂。
  
  而此时,正怔怔盯着凤歌发呆的夜清落,脑海里突然传来一道柔媚慈爱的嗓音:“落儿。”
  
  夜清落瞳仁一怔,攥紧了帝墨玄的衣襟:“娘?”
  
  “不要说话,听着娘说。”凤歌轻柔的嗓音,仿佛温风拂面。
  
  夜清落心里莫名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凤歌轻笑道:“落儿,能了结这场浩劫的人,只有你了。”
  
  “你听娘的话,按照娘的话做。”
  
  夜清落心口一紧,在心里问出声:“那……娘,你呢?”
  
  “娘本就不是这个世上的人了,你不用太难过,这是娘的宿命。”凤歌嗓音带着几分释然,“终于要结束这一切了……”
  
  她的目光,似是流转在了夜清落的腹部,满目的慈爱。
  
  “没想到,我还有看着我的女儿成为母亲的那一天。”凤歌语气愈发的温柔,“落儿,这就当是我这个做外婆的,最后送给ta,最后的礼物。”
  
  随着凤歌的话音落下。
  
  夜清落只觉得心脏有种沉闷的感觉。
  
  下一瞬。
  
  凤歌忽而飞身,朝着煌无忧的方向冲了过去。
  
  “歌儿!”血骨蛮王瞳仁紧缩,嘶声的喊道。
  
  但,凤歌却是紧紧地抱住了煌无忧。
  
  刺目的神皇之力,从她身上爆发而出。
  
  煌无忧的身体,便在凤歌强行束缚下,坠入了灿金色的阵法深渊。
  
  与此同时,夜清落的脑海里,响起凤歌的话:“带着他们,走!”
  
  夜清落紧了紧五指,深深地看了凤歌和煌无忧坠落的方向一眼,仰起头看向帝墨玄:“阿玄……”
  
  “这是娘用自己最后的力量来保护你们,不要辜负了她。”帝墨玄轻叹一声,如今凤歌只余一抹执念,即便是能离开困神阵,凤歌也无法存活于世。
  
  真正的凤歌,早已不在人世了。
  
  这也是唯一能封印煌无忧的机会了!
  
  深渊之中,传来煌无忧嘶声的怒吼:“凤歌!”
  
  “砰!”
  
  震耳欲聋的爆响声随之传来。
  
  帝墨玄勾住夜清落的纤腰:“没时间犹豫了,走!”
  
  阵法深渊之中,封印涌出大片大片的黑气。
  
  以电闪雷鸣之势,快速的缠绕而上!
  
  帝墨玄一手勾住夜清落,一手拉起血骨蛮王,飞身冲出了困神阵入口。
  
  在离开困神阵的一瞬。
  
  夜清落感觉到自己的腹部,一阵灼热的滚烫感袭来。
  
  磅礴的力量,充斥了全身。
  
  “落儿,困神阵想要困住煌无忧,最终是需要你这位神皇,利用神皇之力,做出最后的封印。”
  
  “你可以的。”
  
  夜清落仰头,与帝墨玄对视了一眼。
  
  不需要多余的话语。
  
  便已心意相通。
  
  帝墨玄握紧她的手,眉眼温柔宠溺:“想做就去做吧,一切有我。”
  
  夜清落点了点头,拉过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腹部:“等我。”
  
  这一举动,令帝墨玄的瞳孔蓦地收缩了下。
  
  他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的掌心。
  
  少女平坦的腹部,透着灼灼的热量。
  
  夜清落朝他笑了笑,旋即阖上双目,飞身至上空。
  
  随着凤歌的引领。
  
  与整个灿金色流光相融的沧水神器,随着夜清落的召唤,快速的扭转,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图腾。
  
  腹部的力量,萦绕四肢百骸。
  
  夜清落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光点。
  
  她缓缓地将自己的意识,探入那道光电之中。
  
  “轰!”
  
  脑海里,一阵嗡鸣声响。
  
  刺目磅礴的玄力,飞窜而出!
  
  天地间,仿佛所有的力量都汇聚在这一瞬。
  
  天边的诡异图腾,一道加一道,层层叠叠的巩固,形成一个巨大的封印。
  
  “出、出来了!”
  
  “煌无忧的黑气!”
  
  “糟了!困神阵还差一点!”
  
  周遭,响起天下团以及其他玄者们的惊呼。
  
  难道……就要这样前功尽弃了吗?!
  
  众人面露难色,心死如灰。
  
  好不容易耗费了大把的精力,牺牲了整个地界为阵法,想要封印了煌无忧。
  
  没想到……
  
  最终还是让他跑了出来。
  
  迅猛的黑气,飞速流窜,张牙舞爪的冲入困神阵外。
  
  就在这时。
  
  漫天的巨大图腾,瞬间聚拢在一块。
  
  “咚”的一声巨响,重重的砸在了困神阵的入口。
  
  也将煌无忧钻出来的黑气,给直接斩断。
  
  帝墨玄袖袍一挥,磅礴玄力喷涌而出,将已钻出困神阵的那一刀黑气击散。
  
  灿金色的流光与妖冶的红芒相缠,萦绕在困神阵入口,一层接着一层,尽数包裹。
  
  巨大的枷锁,牢牢地封印了整个困神阵。
  
  渐渐地,灿金色流光与妖冶红芒淡去。
  
  整个偌大的困神阵,也渐渐地隐匿下去。
  
  化作了一座枯城。
  
  夜清落缓缓地睁开眼睛,指尖一扫。
  
  一滴血水,自指腹渗出,滴落在了阵眼之上。
  
  一团冶艳的红芒,扩散至整个阵法。
  
  再度,隐匿下去。
  
  夜清落收回手。
  
  天空悬浮成线的沧水神器,缓缓地回到了夜清落的身上。
  
  四大圣兽也在阵法落定的一瞬,回归于宠物空间,集体陷入了沉睡。
  
  “成、成功了……”
  
  “困神阵,将煌无忧困住了吗?”
  
  “结束了吗?一切……真的结束了吗?”
  
  “……”
  
  在场所有人,怔怔的看着眼前的阵法,心情有些澎湃躁动。
  
  喉咙里发出的干涩沙哑声音,带着震惊和小心翼翼的试探,又隐含着激动。
  
  和煌无忧的这一战。
  
  已经让各大界面都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终于……结束了。
  
  夜清落深深地看着阵法,心中悬着的石头,也渐渐落了下去。
  
  不论煌无忧如今再如何强大,再如何有通天的本事。
  
  如今,也没有任何用处了。
  
  困神阵法,让他永无自由。
  
  而,娘亲留在困神阵法内的力量,也足以让那个使用了禁术之法来提升力量的煌无忧……加速消失在困神阵法。
  
  因为,禁术之法,必将反噬!
  
  这一次,是真的结束了。
  
  夜清落在收回手的一瞬,踏空而立的身子,微微踉跄了下。
  
  紧而,宛如脱力一般,整个人从半空中坠落了下去。
  
  不过,夜清落并未惊慌,反而闭上了眼睛。
  
  果不其然,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的臂弯里。
  
  她双手环上了对方的腰,将脸往他怀里埋了埋:“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接住我。”
  
  “你太胡来了!”帝墨玄话中虽是埋怨,但确实浓浓的关心,“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这么胡来,想过我会担心吗?”
  
  夜清落小脸一板,瞪大媚眸,瞪向他:“怎么?现在有了小的,就开始凶大的了?说,你到底是爱我,还是爱你孩子!”
  
  帝墨玄捏了捏她的脸,眉眼诚挚,深邃的墨眸满是深情:“我爱你,所以才爱你和我的孩子。”
  
  因为是她,所以才爱。
  
  夜清落的心,蓦地飞扬起来,媚眸都笑得弯了弯。
  
  ……
  
  战火,终于落下帷幕。
  
  乌云散开,象征着希望的阳光,倾洒着各大界面的每一个角落。
  
  各大界面的人,开始纷纷为未来的日子,重建属于自己的家园。
  
  因为地界被作为了困神阵法,夜清落直接让地界的人,先到神界安家。
  
  至于地界和神界之间,未来该如何维持平衡,那便只能之后再重新制定条约了。
  
  而,就在夜清落身披凰袍,凰冠加身,站在象征着神凰至高无上的凰台,召开着各大界面,为未来发展而做出的抉择的最大大会之上。
  
  帝墨玄一身艳丽红袍,从天而降。
  
  绝艳的红,映衬的他那张风华绝代的脸庞,平添了几分别样的低魅。
  
  夜清落几乎惊呆了。
  
  帝墨玄眉眼含情,抬袖一扫。
  
  天边落下漫天花瓣,整个会场蔓延开一望无际的潋滟玫瑰。
  
  花海下,帝墨玄轻扣住夜清落的下颚,俯首。
  
  他的嗓音低喃,在花海之中,带着几分醇厚的迷醉。
  
  “都过去了这么久,我如今连婚服都已穿在了身上。所以……你打算何时嫁给我?”
  
  男人风华面容,比起那漫天花海更为耀眼。
  
  夜清落眼底浮上薄薄氤氲的雾气,轻笑着开口:“现在,我们成亲吧。”
  
  -【正文·完】-
  
  ****
  
  作者有话说:这算是墨墨第一次写了这么长这么久的文吧,一直拖了这么久的大结局,现在送上惹,也算是圆了你我以及大家的梦。
  
  说实话,敲下【正文完】三个字的时候,心里感慨有很多,不舍也有很多,但是欠了这么久的大结局,终究是要写出来。
  
  接下来,还有一些番外,主要是帝墨玄和夜清落的婚后生活,以及孩子们,再交代一些大结局没写的坑,以及一些比较受欢迎的cp日常。
  
  不过,番外不会太长,有空会写,宝贝们也不用一直等着了,或许哪天想起来,可以来看看。
  
  感谢一直以来,你们的陪伴和等待。
  
  也深深感到抱歉,辜负了你们的陪伴和等待。
  
  真的,谢谢……
  
  还有,对不起。
  
  是你们给了我光荣,和站起来的勇气。
  
  我们番外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