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六百七十一章 最难治愈的病

第六百七十一章 最难治愈的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时间的流逝总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在王鸽抢救病人,需要时间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
  
      而在王鸽翘首以盼,等待着与林颜悟见面的时候,时间过起来却慢得像是乌龟一样,实在是令人心急。
  
      若是算上提前来医院的时间,王鸽已经等待了十几个小时了。
  
      早晨七点半过后,王鸽便不再接受任何任务,甚至连车钥匙都交给了提前来交接班的早班同事。
  
      “车况还好,油料不多,昨天傍晚绕城高速上的事故,来回跑了好几趟。”王鸽把车钥匙一扔,现在大小也是个副队长,队员们虽然是扁平化管理,上下级的区分不明显,但有些事儿还是不再需要王鸽亲力亲为的。
  
      例如,在没当官的时候,湘agz689这辆车的外部清洁一直是他自己来做的,也经常跟队员们一起洗车。但自从当了副队长,只要是车辆交到了他的手里,外表总是干净的,刚刚经过清洗。
  
      现在的王鸽跟铁大致一样,自己洗车的次数屈指可数。
  
      反正车是要洗的,队员们觉得自己这车是要交给领导的,当然要给领导留个好印象,也不是为了拍马屁或者怎样,平时铁大致和王鸽要操心的事情已经够多了,有点什么麻烦事还要背锅,哪能让领导去干那些没必要的工作。
  
      当然了,王鸽是不愿意搞什么特殊化的。只要车脏了,还是会自己洗一下,就比如说今天早晨。
  
      停车场那边的水龙头都是自来水,不可能有什么热水的。这大冬天的早晨接触冷水,简直是不要太酸爽。
  
      也许刚开始还不习惯,但两年多时间已经过去,也没什么不适应的了。
  
      “王队,着急走要干嘛去?”交接班的同事看着王鸽急匆匆的样子,心想着领导这状态也不是很累啊,而且平时都是到了点儿拖一会儿才走,今天怎么一反常态这么着急?
  
      “这孩子,不懂事儿呢,赶紧加油去!”谢光赶紧拽了他一把,对他使了个眼色。林颜悟醒来并回到医院这件事,消息灵通的谢光还是知道的。他摸了一把自己的大光头,一夜过去,杯中劣质茶叶早就泡没了颜色,却是忙得来不及换茶叶,只能不断往里加热水。
  
      加到现在,连点茶水的味都没有了。反正快下班了,泡新茶也没什么必要,凑合着喝吧,劣质茶叶也挺贵的呢。
  
      “情况怎么样?”谢光没明着说,但话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第一是告诉王鸽他已经得到林颜悟回来的消息,第二则是在问林颜悟的情况了。
  
      “说是部分记忆受损。”王鸽摇了摇头,“不记得了我了。”
  
      “放心吧,病倒的时候又没有头部外伤或者颅内损伤,而且大夫根本没进行什么刺激性治疗,人刚醒过来,应该是有些应激反应,过几天会恢复的。”谢光也觉得事情实在蹊跷,皱了皱眉头,还是开口安慰道。
  
      “希望如此吧。”王鸽连续摇头叹气,人醒过来了明明该高兴才是,可由于这个记忆的问题,林颜悟甚至可能会出现严重的心理问题。
  
      这却让他高兴不起来。
  
      闲着没没事儿的时候,他曾经跟刘崖讨论过。这个世界上什么病最难治。
  
      刘崖迟疑了一会儿,回答了两个答案。
  
      第一个是穷病,第二个是心病。
  
      穷病自然用不着多说,只要是没钱,大病几十万几百万,小病几万块几千块,同样的外伤,三万块的治疗方案可能会保住一根大拇指,五千块的治疗方案是截肢,没钱的人无可奈何,只能选择后者。
  
      王鸽对这个问题表示认同。因为上面的这个例子,是他曾亲眼所见,而且这种例子见的很多。
  
      现代社会大部分人都有保险,情况是自然会好上很多,倒是不至于出现发烧没钱医治而死人的情况。若是旧社会,穷人家里感冒发傻是没钱抓药吃,病情不断加重,一病不起直接死人的也不在少数了。
  
      可是对于第二个答案,王鸽其实并不理解,因而刘崖解释了一番。
  
      所谓心病,便是心理疾病,其实也包含了精神疾病。
  
      发病的人一哭二闹三上吊,有的人疯疯癫癫,有的人甚至杀人防火报复社会,然而这只是发病的几个小表现而已,更多千奇百怪的行为王鸽都是只听过没讲过。
  
      而且,除非是肿瘤引起的激素水平异常导致的行为和情绪异常,否则心病是没有任何具体病灶的,就连吃的药都是一些抑制思想和行为的莫名其妙的药,手术就更不可能了。
  
      有的人才思敏捷,因为工作压力大而导致了重度抑郁,在吃药之后觉得自己的思维变慢了,脑子变蠢了,根本没有办法正常工作和生活,也是药物的作用之一。
  
      对于所谓心病来说,现代医学的手段也只是停留在心理疏导、药物抑制。吃点药,多睡觉,心里别想那么多,持续一段时间自然就好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而且心病还更加容易导致其他问题!
  
      例如说王鸽现在收养的妹妹,王佳欣吧。当初的王佳欣就是由于严重的心理问题,导致双目失明,还差点儿开了天眼,在失明的情况下能够看到人的灵魂。若是通过心理干预治疗,其实也是有用的,但速度一定会很慢,而且要慢慢摸索。
  
      为了让王佳欣摆脱困境,王鸽寻求了阎王大人的帮助,对王佳欣的灵魂动了手脚,这才加速其回复视觉。
  
      而在战争时期,更有的士兵因为在战场上的见闻,声称自己眼睛失明,或者下肢瘫痪。这并非他们为了逃避战场撒谎,而他们是真的没有办法走路,或者看不到东西,在经过医学检查之后证明他们的眼睛或者是腿,根本没有受伤的痕迹,至少在生理方面没发现任何问题。
  
      后来经过心理专家进行干预治疗,才逐渐恢复正常。
  
      这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没有具体病灶、也没有标准治疗方法和流程的疾病,的确算得上是最难治愈的病之一了。
  
      刘崖虽是个急诊大夫,但精神科算是强项,有很多同学都在雅湘附二医院的精神科任职,对这类事情更加了解一些,看得也更重。王鸽刚开始还以为他是自吹自擂,但现在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心病真的很重要。
  
      林颜悟家境条件一般,但绝对不穷,得了什么病凑凑钱还是能治得起的。但若是由于记忆的问题,得了什么精神疾病,那可就是一辈子的事儿了。
  
      这个东西是很难去根的。
  
      又过了难熬的半个小时,王鸽终于打卡下班,他连衣服都没换,捂着冲锋衣就往住院部那边跑,在穿过急诊部、门诊大厅和电梯厅的时候,更是有不少人跟他打招呼,除了医生和护士之外,还有这几天王鸽用救护车送进来的患者。
  
      王鸽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但不论是谁都报以微笑,没空也没心思去跟他们攀谈,乘坐电梯上楼来到神经内科,在病房外面等待着。
  
      现在还没到探视时间,虽然他是医院的工作人员,可以随意出入住院部,但现在要是进去了待会儿肯定要背着楼层的护士长给赶出来,规矩不能坏啊,现在还是病人的用餐时间呢。若是其他来探视的人,医院肯定要等到允许探视的时间才能让进入相应楼层的病防中。
  
      他就隔着门上的玻璃往病房里面看,林颜悟身穿宽大的病号服,半坐在病床上,看样子是已经恢复了不少行动能力,速度可以说非常快了,一手端碗一手持勺,可以自己用双手喝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