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六百七十章 一念善恶之间

第六百七十章 一念善恶之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此种场面王鸽早已经见怪不怪,周华更是习以为常。
  
      家属来医院闹事这种事情,不然什么时候都有。闹事的理由更是千奇百怪,但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不论是哪一方面的错,全部都要怪罪到医院的头上去。
  
      就拿这个病人来说,医院给他治疗,本身就是没有拿到任何资金的,不救人可能会出事,出了事家属就要过来闹,说你医院为什么见到病人到了如此境地还不伸出援手。
  
      要是医院救了人,家属又会说,要你们来多管闲事过度治疗,浪费自己的金钱和时间。
  
      反正就是一句话,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眼见着这个女人就要把病人手上的针头给扯走,阻止治疗,王鸽便马上伸手拦下了她的动作。
  
      “这位家属,你要先冷静一下。病人现在血压升高,我需要他的病史。很有可能不仅仅是喝多了酒的事情。”周华倒是觉得这个女人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对劲,简直不是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精神状态。
  
      仅仅是一件小事,为什么要暴跳如雷?难道脾气就这么臭吗?
  
      而在王鸽试图以自己的灵魂力量去让这个病人家属安静下来的时候,却发现基本上没有效果。王鸽的灵魂力量已经能够让周围的其他人产生一定的同理心,让受影响的人觉得王鸽是一个可靠可以信赖的人,可是在这个人的身上没有得到任何反馈。
  
      这证明她的暴躁已经不是外界所能够影响的,一定是她自己的问题很大。
  
      而且在这个女人的身上,周华闻到了很浓重的药味儿,像是某种用于皮炎,皮疹之类的外用药膏的味道,类似于皮炎平。
  
      在拉扯的过程之中,王鸽扯开了这个家属的衣服袖子,令人惊奇的是,这个女人左右两个小臂上都有大大小小的红色斑块,形状不规则,而且还有红肿的迹象。
  
      药味就是从她的双手上散发出来的。
  
      “还要什么病史?他身体好得很,前几天还刚刚做过体检,十分健康,没有任何疾病,只是喝醉了酒,就要被你们送到急诊里面去,这不是坑钱是什么?原本只是睡一觉就没问题了,我要到法院去告你们!还有他身上的手机和钱包到哪里去了?怎么出事的时候不直接通知我?是你们昧着良心给藏起来了吧!”女人说话甚至毫无逻辑章法,只知道按照自己内心的想法,把别人往坏的方面去想。
  
      王鸽觉得事情并不简单,单单是这女人双臂上的病变就十分可怕,但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我们是接到了派出所民警的通知,到现场把别人给接回来的。等到警察去的时候,他身上的财物都已经没有了,我们也没有办法找到家属,只能先把人送回来进行治疗。”
  
      “这个病人现在并不是简单的喝醉了酒,根据生命体征来看,已经到了中度酒精中毒的地步,必须要加速他身体制作酒精分解,让酒精排出体外。我们现在给他打的药都是解酒的,利尿的,是为了加速他清醒。体内酒精过多持续昏迷有可能会对内脏产生损害,这么冷的天气,人在外面躺着,还有可能会窒息,会死人的。”周华也解释道。不过比起现在这个病人的情况,病人家属的情况好像更加糟糕一些。
  
      双臂上的那些红色斑点是什么?过敏?皮炎?烫伤?看着并不像是表皮层的损伤。
  
      二人这么一解释,这个女人好像还真听进去了一些,居然真的瞬间冷静了下来。
  
      这种性格和情绪的快速转变,更加引起了王鸽和周华的主意。
  
      周华马上吩咐孟娜,把病人送到急诊室做进一步检查,并且仔细观察,自己却留了下来,拉着病人家属坐到了急诊室的门边。
  
      醉酒的病人自然有急诊室里的其他大夫进行照顾,现在最要紧的是搞清楚病人家属,也就是这个女人,身体上到底出了什么毛病。
  
      太不正常了!
  
      王鸽喊了一声分诊台的护士,让人把女人一起带来的小男孩给拉走,就在不远处哄着,他则是站在了周华的旁边。
  
      “姐,你手上这个东西多久了?有什么感觉没有?”周华指了指那个女人的双臂。
  
      女人马上把衣服袖子拉下来,遮住自己的伤痕,“不关你的事,怎么,骗不到我老公的钱,就想要骗我的钱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一个大夫,看到这种情况肯定要问一下的。这是我的本职工作,你先跟我说一下情况,然后听一听我的建议,最后怎么选择还是在你自己。”周华说道,尽管女人的态度十分强硬,但周华还是耐着性子,尽到了自己的责任。
  
      双臂大小形状不规律的深红色斑点,非表皮损伤和外伤造成,脾气暴躁,短时间内性格差异极大,这话满脑子想的都是不好的事情。
  
      “我们是大医院,绝对不会坑你的钱。”见那女人迟迟不做声,王鸽也出言劝道。“就像大夫说的一样,最后怎么选择,还是要看你自己。”
  
      “几个月了吧,这个东西……有些疼有些痒,我到网上查了查,好像是皮疹或者过敏一样的东西,一直在擦皮炎平,心想着要是还不好,就去看看中医,是不是自己有血毒之类的。”女人再次冷静了下来,回答了周华的问题。
  
      这病症足足已有几个月之久,居然还不赶紧到医院来检查,自己到网上查到的东西,能信吗?
  
      “一般来说身体上不论是出现了什么样的问题,感冒发烧,小磕小碰,自己买点药的确能解决。可是人家那药品的说明书上也写了,吃药要遵医嘱,而且一般三五日不好,就建议去医院进行深度检查,那就不是自己买点药能够解决的事了。都拖了几个月,这个症状是十分严重的。”周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你最近自己有没有感觉,脾气或者性格产生了很大的变化,十分暴躁易怒,经期也不正常?”周华问道。
  
      “我自己知道,我已经控制了。”女人有些抱歉,现在才回过神来,刚才对这群医疗工作者实在是太不礼貌。“可我就是控制不住啊。我心里清楚,家里只要有一点点小事,我就要骂人,打孩子,骂我爱人,从前我不是这样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