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六百六十六章 永远在最前线 下

第六百六十六章 永远在最前线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虽然眼睛被暂时保护性的遮了起来,但是李大夫的听觉还是非常好的,似乎没有在那场爆炸中受到影响。
  
      “都来了,我又不是死了。余主任,您过来了吧?”李文广已经知道余波来了这里,也知道是余波由于心理问题没有办法给他进行治疗,才把他交给了吴刚。
  
      从事情发生到现在,他只是因为初期的疼痛和爆炸的震荡,失去了半分钟意识,自从有人把他救起并且抬到了病床上一直到他被运送到帐篷里,初步的诊断和治疗完成,他的意识一直都是保持清醒的。
  
      “很疼吧?”余波问道
  
      “深二度烧伤,三度烧伤,敏感度都不是很大,并不是很疼,你应该知道。”尽管如此,李文广还是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面部肌肉和皮肤十分僵硬,皮肤细胞受热失去水分,大量而细小的水泡分布在皮肤上,疼倒不是太疼,就是特别的不舒服,好像是有人拎着他面部的皮肤往外揪一样。
  
      “这件事情,我有责任。”余波说道。这并不是官话,而是发自余波的内心。作为一个**员,雅湘附二医院急诊部的主任,李文广的最高领导,余波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
  
      哪怕是这件事情,并非因他而起,哪怕是他已经强调过要所有医护人员远离事故现场,一定要优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出了这样的事,他也知道自己有无法逃脱的领导责任。
  
      “这事儿怎么能怪你,你已经跟我们说过了,要远离现场,远离现场,是我自己不听指挥,操作失误。”李文广说道,“平时胆子太大了,没把自己的生死当回事儿。”
  
      李文广还是怕死的。但是在那个时候,当他看到车里仍旧有病人没有被救出来的时候,就忘记了自己怕死这回事了。
  
      等到真正出了事的时候才回过神来,自己刚刚差点死掉了,这才开始后怕。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家里人那边,我自己来说,你只需要帮我拨通电话就可以,现在我还能说话,你们要是不蒙着我的眼睛,我还可以走路。”李文广说道,“我也是一个大夫,我知道自己多轻多重,这不是要命的事情,不要总把我当成一个死人。”
  
      “李……李老师,我们赶紧回医院吧。车里的病人……能救的都已经救出来了。”刘崖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所谓能救出来的病人,便是在爆炸发生之前救出来了那一批。
  
      虽然在爆炸之后,消防队员很快就扑灭了客车的大火,但熊熊火焰实在是太猛烈,里面剩下了四五个没有办法救出来的病人,都给活活烧死了,所有人的遗体都已经被清理了出来。
  
      以往他看到被烧伤的病人,面部颈部和手部上着敷料的时候,只是把他们当做是自己的工作,不觉得恶心不觉得恐怖,甚至不会替他们感觉到疼痛,他什么感觉都没有。
  
      可是当自己最亲密的老师变成了那个角色,李文广面部颈部和手部浅粉色的皮肤,不断往外渗出的组织液,也已经把纱布敷料完全浸透,让纱布也变成了粉红色,看起来时时都令人恐惧。
  
      李文广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剪得七七八八,大夫和护士们为了确认他身上有没有其他的伤,从头到尾给他检查了一遍,好在除了面部颈部的烧伤比较严重,手部的烧伤比较轻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外伤内伤。
  
      “你怎么回来了?那个女孩子怎么样?”李文广其实一早就注意到刘崖手里抢救的病人。“情况是不是特别复杂?”直到这时,他脑子里面还在想着那个小女孩的安危。
  
      “是比较复杂,女孩在受伤的同时,还有心脏病发作的情况,经过抢救生命体征已经恢复稳定,现在进一步进行诊断治疗。”刘崖的声音变得更加颤抖了,整个人红着眼圈,忍住了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而旁边的田雨晴和白楠原本还能保持理智,但看到沈慧来了之后,三个人马上抱做一团。凑到了石护士长和冯吉的跟前,检查着他们身上的伤势,在听到李文广跟余波和刘崖之间的对话之后,沈慧终于忍不住了,躲在一旁偷偷抹眼泪,在这群护士里面就属她是最心软的那个了。
  
      白楠和田雨晴哪看得了这个场景,沈慧一哭,三个人便抱在一起哭。原本护士长是最见不得护士们精神崩溃哭泣的,只要见到了就一定要训斥她们,可今天却一言不发,任由她们在那里悄无声息的抹眼泪,而自己也是红了眼圈。
  
      她们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生怕李文广那听觉敏锐的耳朵听到什么动静。
  
      刘崖摘下了眼镜,手指捏了一把鼻梁上方的眼角将眼泪挤出来,昔日里精神抖擞,一副干练样子的李文广李大夫,怎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明明以前是连续加几个通宵都不会倒下的铁人啊!
  
      唯有病痛才能迫使他躺在床上,但他的心灵却永远跟患者在一起。
  
      虽然李文广现在还在逞强着跟众人说话,在谁都听得出来,他的声音里面也有一次不对劲,是在强忍着身体上的病痛。
  
      就算是面部,呼吸道,鼻子嘴都没有受伤,但每一次说话也会牵动面部的大小神经与肌肉,皮肤也会受到拉扯,要是说一点儿都不疼,那绝对是假的。
  
      “走吧,医院那边已经安排好了。”余波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转了一把刘崖小声说道。
  
      刘崖点头,“李老师,您暂时先不要说话了,节省体力,有话等到咱们回去做完检查之后慢慢说。”随后他冲着王鸽使了个眼色。
  
      王鸽冲着几个护士打了打手势,那他们别哭了,先过来一起帮忙移床。
  
      哭归哭,活还是要干的,雅湘附二医院的护士们就这一点好,无论上一秒情绪如何,在做什么事情,只要有工作,马上就会在下一秒钟进入工作状态,心无旁骛。
  
      “你们不要大惊小怪,给我做什么特殊安排,我现在是一个普通的病人,我也是个大夫,我知道自己受伤轻重。脸上脖子上这点东西,顶多做个植皮,恢复期绝对不会超过一个月。”李文广大大咧咧地说道。
  
      “李大夫,这可不成啊。您这漂亮脸蛋儿,还得给您保住呢。”王鸽一边移床一边说道,由于抬人的时候比较用力,不知不觉的在漂亮脸蛋四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