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六百六十四章 永远在最前线 上

第六百六十四章 永远在最前线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路上的情况要比王鸽想的要好很多很多。病人的生命体征在药物的作用下一直在回升,并且趋于稳定,就连灵魂状态都安定了不少,而救护车后面的死神所追击的速度,也开始逐渐变慢。
  
      在王鸽的救护车没有提速的情况下,死神从刚开始的紧追不舍,到十分缓慢地逐渐拉开距离,再到现在王鸽的灵魂力量似乎已经无法感知到身后死神的存在,这种变化实在是太快了。
  
      多亏了刘崖的正确判断,才能让病人摆脱死神的威胁。王鸽相信,等到他抵达医院的时候,死神肯定是追不上来的。医院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给病人进行诊断,并且有一个十分有效的治疗,这样一来就足以让死神放弃。其实这个数字,王鸽是已经志在必得,是想要收入囊中了。
  
      现在,死亡的危险是已经没有了。而且随着这个孩子生命体征的逐渐恢复和稳定,用不了太长时间人就会清醒过来,现在才是考虑这孩子腿的时候。
  
      “严重吗?”沈慧看着孩子的腿,小声问道。
  
      刚才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她的心脏上,比起心脏问题,外伤就显得似乎没有那么严重了。这个孩子的右侧小腿是一个非常令人害怕的开放性骨折,下半部分的骨头在骨折之后形成了骨刺,直接刺破了皮肤冲了出来,漏在外面的部分足足有三四厘米长。
  
      这种情况只能通过手术治疗,现场估计什么都做不了,连固定都不行,但又不能随便移动,改变体位,所以刚才王鸽和刘崖在抬人的时候特别小心,而且在把人抬上推车和救护车的时候,仍旧保持了腿部支起来的姿势。
  
      “这在开放性骨折外伤里面算是最轻的了,属于一度开放性骨折。”刘崖说道,“看起来,好像是没有伤到重要的神经、血管和韧带。”
  
      开放性骨折跟普通的骨折区别还是很大的。普通的骨折,损伤的最多是骨骼本身、骨骼周边的肌肉肌腱、韧带,很少会有伤到神经或者血管的的。
  
      而开放性骨折则会直接刺破皮肤组织和肌肉组织,严重的时候更是具有广泛的皮肤、肌肉组织损伤,合并神经血管伤,治疗起来要比普通的骨折更加复杂,需要考虑更多的因素。
  
      也许一个普通骨折,轻点的也就是上个夹板,固定一下,重一点的无非是打个石膏,再严重一点儿的,动个小手术,穿钢钉上钢板,再打石膏,上个牵引,也算是顶了天。而开放性骨折,起步就是手术治疗,根本用不着商量。
  
      有的时候,遇到粉碎性骨折,个别情况下特别复杂的手术,甚至是要持续十几个小时,二十几个小时,几波大夫轮番上阵,而且是十分消耗体力和精神的。
  
      “以后走路会有问题吗?”沈慧又问道。
  
      她还是有些心软的,每次看到小孩子出事儿,想到他们还那么小,未来还那么遥远,心里就不是滋味,对他们尤为担心。
  
      “这个就不清楚了,要去拍片子看具体什么情况。我最不擅长的就是骨科了。”刘崖摇头说道,“不过,我持乐观态度。如果检查结果不是特别糟糕的话,经过手术治疗应该不会对将来的行动造成太大的困扰。这孩子应该能跑,但可能没办法跑太快。甚至走路都看不出任何受过伤的痕迹。腿上留疤是肯定的了,夏天穿短裤可能要考虑考虑。毕竟她现在还处于生长发育比较快的时间段,人在这种时期受伤,不论是多严重的伤,都会比其他时期痊愈得更快,也要痊愈得更好,留下的后遗症是最少的。”刘崖说道。“至少刚才的那些药……如果是放在一个成年人或者老年人的身上,效果绝对来的没有这么快。”
  
      药物的效果因人而异,个体的差异所带来的结果不尽相同,而有的差异则是特别明显的,今天这个病人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了。
  
      救护车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抵达了湘沙市第一医院。王鸽不仅是第一个抵达事故现场的救护车司机,也是第一个带着危重病人从现场回到医院的救护车司机。
  
      现在他车上的这个病人,是从事故现场带回来的第一个病人。
  
      整个医院还没有忙起来,第一医院急诊部已经为事故现场即将带回来的那些病人做好了准备。王鸽跟这里的不少人都有过一面之缘,但就是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可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所有见过王鸽的人,都知道这个来自于雅湘附二医院的救护车司机叫做王鸽。
  
      当然并不是王鸽身上有什么特点,关键是王鸽不止一次上过电视,大家看到电视上那个十分眼熟的面孔的时候,自然会想起王鸽,再一看电视上打出来的名字,就再也不会忘记了。
  
      救护车刚一到,这里的医疗工作者便七手八脚的把病人给抬了下来,刘崖二话没说推着车子一边往前走一边跟这边的大夫交代病情,也有不少人对着王鸽点头示意,大家都是挺熟悉的了。
  
      可王鸽总觉得,这边的气氛有些压抑,甚至是凝重,人虽多,但大家沟通起来的声音都很小,不敢大声说话,甚至连呼吸都小心翼翼。他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呢,那边的事故说小其实不小,说大也不算大,按照道理来说危重病人并不太多,而且还会有别的医院一起分担病患,用不着担惊受怕到这种程度吧?
  
      他想要开口去问,可又觉得现在这个当口不太合适,也就没说话了。
  
      刘崖和沈慧跟着这边的大夫一起去了急诊室,参与会诊,进行病人的交接,而王鸽就等在了急诊室的门口,拧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水杯,喝了一大口凉水。冬天傍晚温度很低,可王鸽还是给急出了一脑袋汗,一口凉水下肚,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王鸽皱了皱眉头,好在胸口的镇魂牌及时传来一阵暖流,让他缓过来一些。
  
      “师傅,那边有热的,接点热水吧。”一个小护士凑了过来,她是认识王鸽的。王鸽虽然在之前的出车过程中见过她,算是有过合作,但不记得她叫什么名字了。
  
      小护士戴着厚厚的眼镜,比啤酒瓶底还要厚一些,长相一般,身材一般,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天气怪冷的,喝凉水不行。”
  
      这还是今天第一次有人关心自己呢!王鸽笑了笑,“不碍事,就喝一两口,待会儿还得回现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