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六百五十章 科学与神学 上

第六百五十章 科学与神学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鸽想通了其中道理,但是具体该怎么做还是要看现场的情况,他们到底是以什么方式来屏蔽死神探测的。
  
      “这个……我在见林颜悟的时候,可以在你们的保密部门先见你一面吗?”王鸽挠了挠头,“我可能不知道如何让病人苏醒,我想见她只是因为我想她。但是针对于其他人,我可能会有一些小建议。”
  
      王鸽这话说的是半真半假了。
  
      郑伟也是个聪明人,知道王鸽不愿意说要见到林颜悟的真实原因,但是他可能会有办法让林颜悟苏醒,仅限林颜悟一个人。而对于其他人,他也是有一定的办法的。郑伟很快从王鸽的话里读懂了这些信息。“我马上向上级申请,一个小时以内给你答复,我会全程陪同你的。”
  
      “好的,麻烦你了。”王鸽心中焦急无比,却又要装出一副沉稳的样子,不让对方甚至是天使看出什么端倪,直接挂掉了电话。
  
      这到底是个什么人?一个普通的救护车司机?郑伟摇了摇头,他认识王鸽的那天,在王鸽要求他把林颜悟转移到有关部门研究中心的那天,他回去就立马调查了王鸽的底细。从出生资料,到教育资料,再到入职资料,同学,朋友,兰欣,林颜悟,顾雪若,他身边的所有人,他留在派出所和公安分局里的所有档案。
  
      有一些档案是属于省厅缉毒大队的绝密资料,当然以郑伟的级别和权限,这种资料他来说是想看就看。
  
      参与卧底案件,多次参加人质事件,不止一次上过电视台,救护车超速违章记录在其他同事的三倍以上,救援率抵达率百分之百,从未出过事故,重症病人存活率达到了百分之七十二。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了。亲自参与重大事故救援二十次以上,严重受伤一次,当时刀距离心脏只有几厘米……
  
      究竟一个怎样的救护车司机才能有如此深厚的背景,还有如此丰富的经历?他又怎么才能够掌握让病人醒过来的方法?他真的是游走于人类和死亡之间的使者吗?
  
      其实在这段时间里,高层领导们已经通过与天使事件相关的那些嫌犯口供,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天使组织的成立并非是什么人类所产生的邪(和谐)教,而是真的有天使这么个东西,属于超脱于整个人类世界之外的真正的神。
  
      这虽然颠覆了多年来**人所接受的社会主义唯物世界观,但是**人的特点就是不会畏惧。世界观颠覆就颠覆了,人类还是要发展,管他是不是什么神,只要他危害到了平民老百姓,只要危害到了人类的发展,那就必须被消灭。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与天地斗都是其乐无穷的!
  
      没有办法消灭,就要找办法却消灭!因此有关部门也通过多种渠道,去寻找了自称能跟神沟通的人,知道神的秘密的人。平日里的那些风水算命,知道天机的大师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了出来,再也不是搞封建迷信的打击对象了。可是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江湖骗子,只会忽悠,看着那言辞和方法就不靠谱,稍微客气点儿的,郑伟就安排几个钱打发他们滚蛋。
  
      不客气点儿的,直接轰出去。
  
      经过身份调查,确认是有过诈骗案底,还是网络逃犯的,直接送进监狱里去。如果真的有跟神沟通的方法,知道这世界的秘密,能够让这些病人苏醒过来,知道是天使的软肋,那你还骗人混饭吃?开玩笑呢!
  
      真正像王鸽这样的存在,是地府或者天界在人类世界的代言人,参与了这场斗争,知道一切的底细,是了解这场斗争的危险程度的。他们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护自己,不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身份。
  
      跟王鸽面谈,是很有必要的。从他的嘴里获得重要消息也是很有必要的。如果他不说的话……也许可以采取一些特殊的手段让他开口也说不定呢?
  
      虽然有些不符合规矩,但是特殊时期特殊对待,这关乎于老百姓的生活,全人类的未来,绝对不能拘泥于小节。郑伟再次找出了王鸽的这些资料,去找自己的领导一起讨论。
  
      坐在办公桌前的领导快速看完了王鸽的资料,皱起了眉头,“他的同学出了车祸,所以他成了救护车司机,而且在同一家医院。交了女朋友,女朋友也成了植物人。天底下有这么巧的事情吗?”
  
      “但是根据调查来看,两件事情跟他都没有任何关系。他没有理由去害人。”郑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如果不是在害人,那就是在救人了。他一定有什么东西是我们不知道的,但是我们急需要知道的!”领导抬起头,“马上安排他过来,让他看到一切,不要蒙住眼睛。想要与那个势力进行对抗,我们特别需要这样的人。让他见他的女朋友,你全程陪同,并且听取他对于其他病人的建议。尽可能从他的身上挖掘更多消息,他知道的远远不止这些。”
  
      “如果……我认为他还有别的事情没有向我们透露的呢?我是否可以得到授权,使用特殊手段?”郑伟说道。
  
      领导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后来想想不对,补充了一句,“只能使用非致命手段!我们的目的是保证人类生存,抵抗意图统治人类的未知势力,无论如何,这个年轻人不可能是我们的敌人,还有可能是站在与我们统一战线的战友,只是大家的身份互相不知道而已,千万保证他的健康和安全,出了问题,我亲自把你送上军事法庭。”
  
      “是!”郑伟收起了桌上文件,对着领导一个敬礼。领导挥手示意他解散,他马上走出门外,掏出配发的手机,给转介中心打了电话,要求王鸽接听。
  
      只等了几秒钟,王鸽便接起了电话。“我应该可以进去吧?这对你们也许有好处。”
  
      “准许。我亲自去接你?只需要十五分钟。”郑伟说道。
  
      “你知道我住哪里?”王鸽刚问完,就知道这个问题不该问。
  
      人家哪能不知道你住哪儿啊?资料恐怕都查了个底朝天了。想到这里,王鸽突然意识到,对方想从自己身上挖掘的,恐怕已经不是如何让其他在研究中心的病人苏醒过来那么简单了。他的履历已经出卖了他。平时身边的人看不到王鸽的完整信息,或者只能看到王鸽的一面,觉得没什么,但是当把他的所有资料都凑到一起的时候,便发现王鸽的这种作为,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救护车司机的身份所能承载的了,一下子就能看出很大问题。
  
      郑伟只是笑了一声就挂了电话,而王鸽则意识到,自己这一趟可能会遇到不少麻烦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