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六百四十章 赚钱的门路 中

第六百四十章 赚钱的门路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尽管商场方面已经一再退让,但经不住那中年女人不依不饶,现场双方僵持不下,围观的人自然也是越来越多,而雨也是下的越来越大。
  
      王鸽其实挺无奈的,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就只能在这里干耗着。趁着僵持不下的这段时间,周华好说歹说还是把病人老爷子给抬到了推车病床上,管他待会儿是不是要拉走呢,总之不能让人在满是积水的地面上躺着,这也不是个事儿啊。
  
      一件冲锋衣盖不住老人的整个身子,孟娜怕老人给冻坏了,也是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冲锋衣,盖在了病人的身上。反倒给病人打伞的是商场的工作人员,那老人的女儿只顾着自己撑着一把伞,根本不管那个老人。
  
      而在这几分钟的时间里,周华还再次测试了一下老人的神志情况,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是给自己打发时间了。可是这不查不要紧,一查倒是差出了问题。
  
      周华看着那病人家属不善的脸色,悄悄拉了一下王鸽的胳膊,然后喊上了孟娜,退到推车的后面,几个人凑到了一起。
  
      “咋啦,有新情况?”王鸽看着周华欲言又止,赶紧问道。
  
      “我不太敢确定,孟娜应该也有感觉了吧?刚才的那几个问题。”周华看了一眼孟娜,然后说道。
  
      孟娜赶紧点点头,“嗯。刚才我为了确认老爷子神志清楚,询问了几个常规的问题,例如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那个女的是他的什么人。刚开始还对答如流呢。可是周华问第二次的时候,老人就很茫然了。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但是不知道家住哪里。”
  
      “而且第一次的时候,他说那个的确是自己的女儿,但是第二次问的时候,就说不认识那个女人了。后来我们问了一系列的问题,问他多大年纪,之前是从事什么工作,他都已经说不清楚了。”周华补充道。“而且看着他的神情,应该不是神志不清,就是单纯的想不起来了,显得十分迷茫。”
  
      “健忘症?”王鸽皱着眉头问道。
  
      “有可能。不过人已经这个岁数了,根据症状来看更像是阿茨海默症。”周华点头。
  
      所谓阿茨海默症,就是平时大家所说的老年痴呆症了,只是这个名字不太好听,现在的大夫们基本上都会改口,以免刺激到病人和病人家属,用医学名称来称呼,毕竟有的人还是很在意这个的。
  
      “所以呢?”王鸽又接着问道。
  
      “没了,就这些。这个症状排除颅内损伤的话,基本上是不会以为摔伤而造成的。这个病你也知道,暂时搞不清楚具体的发病原因和机理,也没有办法进行彻底的治疗,但绝对不是摔一下就能摔出来的。老爷子糊涂,跟本次的摔跤没有任何关系。我只能告诉你这些。”周华心里还是有正义感的,想了一下又说,“还有个问题,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呗,王师傅又不是什么外人,还能把你给卖了啊!”孟娜掐了一下周华。
  
      王鸽笑了笑,没当回事儿,“说呗,只是待会儿警察来了可别乱说话了。”
  
      周华吞了口唾沫,“那个当女儿的根本不管自己老爹死活,摔了不扶,下雨也不给打伞,就在那里只顾着要钱,我看着是利用这老爷子思维不清楚,故意过来碰瓷的。”
  
      其实这碰瓷也分很多种了,利用统一伎俩碰瓷的惯犯,那叫诈骗,一般都是碰车,让车主赔钱,很少有来讹商场的。还有一种那就是临时起意了,有些心怀不轨的人本身道德品质低下,又喜欢得理不饶人,好不容易碰上了一个白拿钱的机会,这便宜不占白不占啊!
  
      如果这真的是个碰瓷事件的话,那估计就是后一种了。其实对于碰瓷的这种行为,对于惯犯的诈骗,警察那可是门儿清,直接抓紧去按照诈骗罪处理了,是要蹲监狱坐牢的。但是对于这种临时起意的主儿,岁数也不小了,也要看具体的情况。如果被碰瓷一方的确有过错,警察也就是调解一下,和个稀泥,把赔钱的价格压低点儿,认个倒霉下次长点记性也就完事儿了。要是被碰瓷一方没过错,碰瓷的主儿也就是赔礼道歉,领个批评教育,就这么给放了,还是挺恶心人的。
  
      没办法,现在违法犯罪的成本太低,恶心人的事儿是经常有的。
  
      好在派出所的民警没有让王鸽他们等太久,报警之后的几分钟以内就赶到了现场。一辆警用越野车停在了路边,紧挨着救护车,还闪着蓝灯,车辆没关电源,下来的是一个年纪较轻的警官,和一个年纪较大的辅警,从编号就看得出来。
  
      一个有编制,一个没编制,但是那年纪较大的辅警走在前面,警官只是走在后面,看起来十分恭敬,估摸着人家也是知道这辅警大哥有经验,是跟人家学习来的。
  
      有的人考不上警察的编制,一直当辅警那么多年,见的也许比上面的警官还多呢。
  
      年长的辅警跟年轻警官点了点头,现场有官儿大的,这开腔也是得官儿大的人来,要么人家能混这么多年,还受人尊敬,就是懂这个人情世故的规矩。王鸽看在眼里,便觉得今天这事儿有了能够快速解决的希望了。
  
      “怎么回事儿啊?”年轻的警察还有点儿架势,估摸着也不是个菜鸟,毕竟跟着前辈混了那么久,还是学了点儿东西的。
  
      那商场的管理人员还没开口,中年女人倒是冲到警察跟前,握着人家的手就开始声泪俱下,“警察同志,你可要给我们这些穷人弱势群体做主!”
  
      一边说着,一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这事儿学了个明白,添油加醋是少不了的,颠倒黑白更是不能缺的,指着病床上的老人,表达自己的悲痛和气愤。
  
      “刚才她老爹摔的时候可没这么哭过吧?”周华看不下去了,在一旁小声嘀咕了一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