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六百三十八章 洗地

第六百三十八章 洗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鸽在离开住院部之后马上联系林颜悟的家人,其实并不难找,本身就是跟郑老爷子住院是楼上楼下,林颜悟的父母都已经退休了,老两口在家里也待不住,女儿在这里住院,也总是在医院里,王鸽其实是可以亲自见他们的。
  
      可王鸽对于这老两口心里一直怀有愧疚之情,不好意思去见他们,借口工作忙,打个电话也就罢了。
  
      他在电话里说明了情况,声称自己是通过关系找到了相关的研究部门,想要治好林颜悟的病,而接电话的林颜悟的母亲则是万分激动,从刚开始林颜悟没事儿的时候她就挺喜欢这个准女婿,没想到林颜悟一病不起,王鸽不但没有抛弃,反而是想尽办法为林颜悟治疗,这样的孩子哪里找去?当下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然而王鸽没有给到他们任何承诺,毕竟他自己也知道林颜悟的情况是没有办法通过医疗手段解决的。所有的手续应该都不用王鸽操心,只要跟郑伟那边说一声,他会跟医院去进行沟通的。
  
      不过这样做有一个缺点,由于郑伟是从属于解放军保密部门,其工作性质十分特殊,所有的受害者肯定是要被集中管理的,那个地方虽然有医院的条件,有医院的技术,甚至是大夫都是部队里出来的,医疗条件可以说是整个中国最好的,但有一个缺点,就是王鸽和林颜悟的家人就再也不能够跟去医院看林颜悟了。
  
      那里是非开放的。
  
      而林颜悟的父母对于这件事也是十分理解,其根本原因还是基于对王鸽的信任。
  
      下午两点半,王鸽再次回到了救护车队办公室,按部就班的填写自己的出车日志。天使已经有很久没有找过他了,而秘密跟顾雪若见面的事情也没有被曝光。看来地府的对抗动作让天界头皮发麻,不只是顾雪若在寻找天界藏匿普通人类灵魂的地点,肯定还有别的人类执行人在行动,几个人都有自保的措施,在人类世界畅通无阻,地府提供的资金更是花不完,一个又一个藏匿地点被捣毁,原先被天使强制提取出来的灵魂,在死神和执法者的引导下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这让天界的那些存在失去了很多筹码。
  
      但是大家都遵循着一定的规则,刚开始有死神没有抹掉人类的灵魂,就将灵魂引导进入他的身体之中。后来阎王大人发现,被天界关押过的那些灵魂,在回到躯体之前是没有任何记忆的。他们只知道自己陷入了昏迷,不知道自己的灵魂在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就好像睡了一觉一样。
  
      因此这个秘密就一直没有被揭开。
  
      王鸽近几天一直在关注社会热点新闻,而让他感到惊讶的是,新闻之中的确还是会有什么丈夫谋害妻子、女儿伤害父亲的事件,这是天界搞的第二场人类测试。但是从测试结果来看,天界应该是十分不满意的。
  
      广撒网是他们的惯用手法,但并不是每个人类都没有底线。这些事件上新闻的概率不高,而且没有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没有形成一种特殊现象,连郑伟那边的有关部门都没有引起重视,组织调查,这证明有很多人绝对不肯执行天使的命令,拒绝了天使的诱惑,仍旧正直地活着。
  
      王鸽在写完出车记录之后刷了一下手机,这才想起给郑伟打了个电话,翻了几条新闻,突然想起顾雪若对自己说过的话。要对人类有点儿信心,也要对自己有点儿信心。
  
      现在看来,这句话是无比正确的。王鸽还是有点儿太悲观了。
  
      想着想着,手中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发微信消息来的是铁大致。他原本是跟徐林、侯长河和谢光他们上夜班的,现在发消息却是想要跟王鸽换个班次,说是接下来几天晚上有约会。
  
      王鸽当然想都没想的就答应了,估计又不知道是谁多操了点儿心,给这个大龄剩男安排了相亲,万一有能看对眼的,再因为出车给耽误了,那岂不是坏了人家的好事?反正对于王鸽来说,上白班或者上夜班都一样,林颜悟的事情安排完了,自己也能安心扎在工作上,同时也要找点对策,不能太过于被动只靠着别人去拯救自己。
  
      办公室门口一响,却是何盛出车回来了。这要是平时看到何盛出车回来,大家都不会太过于在意,随便看一眼就完事儿了,可是今天何盛这一回来,却让所有人都直接站了起来,吓了一跳。
  
      “你小子是从外面杀了个人回来吧?”王鸽赶紧站起来,拉过一张椅子,左右找了半天,毛巾衣服都不合适,从桌上拿了一包抽纸,二话不说把包装完全撕碎,厚厚的一叠纸都递给了他。
  
      用纸肯定是擦不干净了,这哥们要把所有的衣服脱掉,然后去洗个澡,换一套衣服才行。好在车队办公室的洗手间是可以洗澡冲凉的,毕竟有些时候队员们出车会搞一身的污渍回来,又不方便回家。
  
      只见何盛浑身上下全都是血,裤子和衣服完全被浸透,有些血迹已经完全干掉了,而双手、脖子上也都沾染了血迹,脸上也有血点子,眼镜上有红色的印记,应该是在被血液喷溅之后,何盛为了开车不耽误视线,擦了一把眼镜。
  
      “兄弟,你这怎么整的啊。”杜伟平手里拿着毛巾,想要帮何盛的忙,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柜子里有橡胶手套,帮忙把外面的衣服扒了。”王鸽赶紧跟他说道,这办公室的房间里顿时充斥着十分浓重的血腥味。
  
      何盛自己都有点儿懵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坐在椅子上肯定会把椅子和桌子弄脏,自己的双手粘乎乎的,摸到哪儿都是一个血手印,只能接过了王鸽的递过来的纸巾之后,先把手擦了一下,“先脱衣服,脱衣服,我感觉这血都伸进我秋衣里了,浑身上下这套衣服要不得了,都要扔。”
  
      少量的血迹是洗得干净的,大量的血迹这衣服基本上就算是完球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