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六百二十九章 灵魂拷问 上

第六百二十九章 灵魂拷问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等到早晨上班以后,黑眼圈还十分严重,而且眼睛也直接肿了起来,搞的在碰到白楠的时候,人家非要拉着他去大夫那里看一看才行,还以为是眼睛哪里出了问题坏掉了。
  而整个救护车队里的各位同事看到这个情况,也是纷纷不敢让王鸽这个大熊猫眼去出车了。王鸽就算是再困,由于灵魂力量的加持,就算是在睡眠少的情况下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在他不想睡觉的时候是绝对不会睡着的,因此也不存在疲劳驾驶之类的。即便是如此,王鸽的上午也被这些同事们给强制报销了。
  所有人强行把他按在床上,让他躺着休息,哪怕睡不着只是闭会儿眼睛,所有的出车任务都不允许他参与,甚至连对讲机和麦克风都给抢下来了。
  当然这也不能怪那些同事们,他们又不知道王鸽身上有灵魂力量这回事,要是一个普通人晚上没睡好,上午还要高强度的开车的话,大概率会发生疲劳驾驶的情况。
  车上不止有王鸽自己,更有医生、护士和病人,万一出事儿那就是一车的人命,这些同事也是为了王鸽好。不只是王鸽,就算是其他某个同事在晚上没睡好,早晨还要上班的时候,其他的人也会主动帮他顶班的。
  王鸽有些无奈,只能在同事们的“建议”之下强行休息了一整个上午,还老老实实闭上眼睛眯了一会儿。他并不是真的困,只是怕到了下午眼睛还没消肿的话,今天一天都给报废了,那就真的不划算了。
  好在,经过了一个上午的休息,他的眼睛从外表看起来算是恢复了正常,肉体上一点儿事儿都没有了,这才从老徐的手里把对讲机和耳机都取了回来。
  中午十一点半,饭点儿还有半个小时,王鸽就急不可耐的把耳机和对讲机都佩戴好,这刚穿好就来了一个任务。
  “救护车队请注意,芙和谐蓉区希望里第二小学校门口发生一起持刀伤人事件,请求一辆救护车马上抵达现场!”
  王鸽毫不犹豫的接下了这次出车任务,“这里是车队王鸽,收到任务,马上出车。”
  在回复完毕之后,他看向了自己的身边的这些同事,“都憋了一上午了,也该让我出去撒撒欢了吧?眼睛都没事儿了,对讲机也戴上了。”
  王鸽好言好语的说着,生怕这些人又把自己扣下,自己去出这个车。虽然他现在有点儿力气,但是面对四五个小伙子想要把他控制住,肯定还不是对手的。
  何盛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车钥匙,“你的车。”
  王鸽松了口气,轻笑一声,接过钥匙一路小跑来到停车场,一整个上午没有摸到救护车,在开门的时候他还特意对着反光镜哈了口气,然后拎起袖子擦了一把。
  车轱辘一转,救护车马上来到了急诊大厅的门口。宋平安和孟娜一前一后从急诊大厅里出来,感受到寒风之后都是下意识的一缩脖子,嘴里倒吸了几口气。
  天气预报说是有雨,王鸽之前休息的时候身上盖着的就是冲锋衣,现在出车的时候直接拿了出来,扔到了副驾驶座上。而宋平安和孟娜则是身上穿着冲锋衣,不过在上了车之后还是咒骂了几句这鬼天气。
  这两个人看起来精神状态不错,宋平安虽然偶尔还会为了自己的爱人而伤感,但总的而言已经走出了那段最阴霾的时光,而孟娜更是精神焕发,看起来最近没少得到周华的“滋润”,在医院待的时间长了,人最近有没有性行为其实是看得出来的,这也跟激素的分泌和内外循环有关系。
  更重要的是,孟娜一看就是最近没怎么个周华吵架。
  看到这两个人,王鸽从昨天晚上开始一直不怎么好的心情,其实也是转好了不少的。
  毕竟人和人之间是可以互相影响的。他们身上的所有的事情,只要他们愿意,都可以跟王鸽一起分享。但是王鸽不行,王鸽永远都不可能将自己身上的事情分享给别人。这种只有自己揣着秘密的感觉实在是太差了。
  “一上午没看见你,听你的那些兄弟说是昨天没睡好?”宋平安上车就开始关心王鸽了。一上午他也出去了好几趟,但就是没看到王鸽出车,所以心里有点儿奇怪,随口一问才知道了其中缘由。
  “唉,失眠。”王鸽说道,“他们怕我出事儿,愣是让我休息了一上午。”
  “小王师傅,别太拼命了,睡不着就是压力太大,可以运动一下,累了就睡着了。”孟娜也是关心王鸽的身体情况,毕竟王鸽跟这些人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都是小事儿……话说,你这几天肯定是做了不少运动吧。”王鸽不想接着这个话题说下去了,只好似是而非的开了个半黄不黄的玩笑。
  孟娜小脸一红,也不做反驳,“说说现场的情况吧。说是一个中年男人手持尖刀,对着一个六年级的小男孩连续捅了好几刀,现在孩子生死未卜,满身都是血,现在他还把刀握在手里,挟持了老师,跟警察对峙呢。”
  “孩子家长?是那个男孩的吗?”发生了这样的恶性案件,王鸽马上想起了天使对于人类的所谓测试。这个人很有可能是受到了天使的诱惑,违背法律和道德,对自己的孩子下手!太像了!
  “不是,哎呀……也是……”孟娜刚才被王鸽逗了一下,不得已才说现场的情况,这脑子还没转过弯来,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楚。
  “是孩子家长,不过不是受伤孩子的家长。是那个受伤男孩儿的同学。”宋平安说道,“警方还在调查呢,一个孩子被捅了好几刀……我感觉现场情况可能不太好。”
  王鸽沉下心,这是什么情况?同学的家长持刀捅伤了该同学?多大的仇啊要对一个孩子下手!难道这不是天界搞的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