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六百二十六章 第二场测试 上

第六百二十六章 第二场测试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而对于王鸽来说,这个中年男人故意放点儿什么甲醛超标的东西去毒害自己的店员,那可能性更是几乎为零了。
  
  这么说来……甲醛超标这种事情,是有人趁着新店装修的这个时间,故意放到那个女装店的仓库里去的。
  
  这在法律上来讲是投毒,算是刑事案件了。但是王鸽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只能凭空猜想。
  
  最近天使搞出来的这些事情,很大程度上锻炼了他猜想和推理的能力。
  
  “老哥,我劝你一句,要是你那个同学能够拿出证据,证明他没有违规使用装修建筑材料的话,那就报警吧。要么有人想害她,要么有人想害你。”王鸽看着后视镜里的那个中年男人,平静的说道。
  
  刘崖点头认同,正在这时,病人从昏迷中渐渐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之后的她懵了一会儿,然后才想起来自己身体不舒服了。
  
  “别害怕,我们是雅湘附二医院的人,你刚才晕倒了,在救护车上,我们将在三分钟内抵达医院。”沈慧按住了她的手,避免她突然起身伤害到自己,尽可能让她放松。
  
  女病人躺在床上点了点头,“我怎么了?”由于咽喉的水肿症状还没有完全消除,她的声音听起来很怪,有些嘶哑、
  
  “初步推测是甲醛中毒,放心,我们会治好你的。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回答之后就不要再说话了。你的同事告诉我,她们联系家属的时候打的是你入职表格上紧急联系人的电话,但是一直没有人接听。你还有别的可以信任的人能在医院陪你吗?你很有可能需要入院治疗一段时间,少则三四天,长则半个月。”沈慧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店员们上班是不能使用手机的,只能放在储物柜里。当时走到着急,这女病人的一切私人物品也就没拿,包括身份证,钱包,医保卡。
  
  病人到时没觉得奇怪,紧急联系人写的是他父亲,老人家年纪大了,看到不认识的电话号码打过来选择不接是正常的,甚至有的时候手机没带身上,耳朵不好听不到也是正常的。
  
  “给我男朋友打吧,我把号码告诉你。”病人随即说出了自己男朋友的手机号码,沈慧记录了下来,这电话还没打出去,救护车却晃动了一下,停了下来。
  
  “到了,先下车。”王鸽推开驾驶室的车门。由于病人情况并不是很严重,他在汇报之中没有特意的提及要求帮助,接车的只有两个护工大姐。
  
  “我们要继续解毒治疗,速度越快,后续影响越小,还有一堆检查要做,别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刘崖跟王鸽一起推着推车,在进入急诊室之前说道。
  
  “我估计待会儿配药事儿不少,联系家属的工作交给你了,号码发你微信!”沈慧的语气看似也由不得王鸽拒绝,说完就推着车子进了急诊室。
  
  王鸽和那个中年男人对视了一眼,“怎么分工?”
  
  “你来打电话吧,医院的人有可信度。”中年男人讪讪笑了一声,“我去挂号缴费,哪里走?”
  
  王鸽心中对他鄙视了一番,反正是打电话,人家哪里知道电话这头的是不是医院的人?这分明是怕跟病人的男朋友接触之后,人家男朋友觉得工作环境不安全,让病人受了委屈,电话里面不仅要骂人,来了医院还要揍人呢!
  
  “直走左转,挂号开卡,交押金,这是单子。”王鸽把沈慧交给他的单据又递给那中年男人,又一边叮嘱着,“开完卡回这里,让保安大哥帮忙递进去,大夫会开一些检查事项的单子,提前到检查实验室把单子给大夫,说是急诊就行了,他们都有记录。”
  
  这人到中年,见识多,人情世故也不少,也许是这中年男人家里之前也有人进过急诊,或者是来过雅湘附二医院的急诊部,居然不慌不忙,在王鸽的指示之下,事情做的井井有条。
  
  王鸽见那人动作利索,也不再管他,掏出手机看到了沈慧发来的消息,电机号码直接打了过去。
  
  通知家属这样的事情一般都是大夫或者护士来做的,现在诈骗犯比较多,有的人看到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打过来,还说自己的亲人朋友危在旦夕,想都不想就觉得是骗子,直接挂掉电话。
  
  其实大夫和骗子的区别还是很大的。一个是要别人马上到医院,另一个是要别人马上打钱,等人把话说完就完事儿了。
  
  有些时候大夫或者护士要打很多次电话,挨很多次骂,对方才会相信这是事实。虽然事后人家也都道歉了,知道是误会,但是已经挨骂了,耽误时间了,心里还是委屈的很。
  
  所以现在大多数医疗工作者们通知病人家属的时候,用的是医院的座机。遇到老人家没办法,遇到年轻人,人家还会在网上查查这电话号码,到底是不是来自于医院。
  
  王鸽也为了避免麻烦,举着手机来到了分诊台这里。这边的电话是最不经常用的,不怕占用资源。他在电话号码之前加拨了几个数字,代表是外线电话,电话等待音马上响起。
  
  等了几秒钟,对面接起了电话。
  
  “你好,请问是张思瑶的男朋友吗?我这边是雅湘附二医院的救护车司机王鸽,你女朋友在工作的时间晕倒了,人已经清醒,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还需要进行后续的检查和治疗,她没有家属在这里,你能过来一趟吗?我想她需要你。”王鸽一口气把话说完,也是懒得啰嗦。
  
  先说病人名字。询问关系,再说单位,表明身份,说明病人症状,现状,是否紧急,询问是否可以到场,这都是有规定的,旨在快速获得对方的信任。
  
  “哦,我不是,你打错了。”对面那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一副无所谓满不在乎的样子,居然直接把电话挂掉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