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六百二十六章 第二场测试 上

第六百二十六章 第二场测试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最新章节!
  
  不论怎样,见到了就好。
  
  哪怕时间只有几分钟,以顾雪若的手段也能够得到一些很关键的信息了。
  
  但是王鸽听到顾雪若说要见面,心里就紧张了起来。天下之大,什么地方才是安全的地方?死神的手里掌握着生死簿,上面有每一个人的名字,可以查询,可以监控。天使虽然没有这些特权,没有这些手段,但是想要通过神的力量去违规的标记一个人,查找一个人,监控一个人,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王鸽跟任何地府相关的人进行接触,必定会让自己和他人都处于危险之中。但是他一边开车,脑子里面还在想着这件事情,既然顾雪若说她来安排,那么肯定是把这个事儿已经给考虑进去了。
  
  对于顾雪若的安排,王鸽自然觉得安心,心中的不安和疑虑也打消了不少。既然如此,王鸽就不想那么多了,下了班之后顾雪若自然会联系自己,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在中午还不到,时间还早。
  
  至于具体的情况,王鸽倒是觉得没有他之前想象的那么糟糕。
  
  距离下班还有几个小时,而顾雪若选择等到王鸽下了班以后再说,而不是三言两语在电话里把事情说清楚,可以证明两点。
  
  第一,这件事情很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第二,地府世界在得知这件事情之后,已经有了初步的解决和应对方法,威胁不是很大,紧急程度没有那么高,等得起!
  
  在想到这些之后,王鸽连开车都觉得自己放松了不少。
  
  “血氧浓度没问题,呼吸趋向平稳,估计待会儿能醒吧。”车厢之中的沈慧看着生命体征监控的屏幕。
  
  “情况比我想的要好一些,昏迷只是大脑缺氧造成的暂时现象。”刘崖点头,同意沈慧的说法。“你这个当领导的,要负责任啊。人命比什么东西都重要。”
  
  那个中途抵达商场的中年男人抹了一把脑袋上的冷汗,连连点头。刚开始他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以为没多大的事儿,听到刘崖说是有甲醛超标中毒,这才开始害怕了。
  
  这人总归是有点儿良心的,中年男人作为领导其实并不是怕担责任,而是真的怕人出事儿。平时工作上他是当领导的,凶点儿就凶点儿了,可这事关重大,甲醛这玩意可是要人命的,所以引起了重视,在王鸽离开商场之前追了出来,想要跟救护车一起去医院。
  
  医药费总要有人出吧!既然有领导在,那么医院也用不着次次都开绿色通道给人垫钱了。这绿色通道一开,并不是每个病人或者病人家属,都有足够的钱还给医院,或者有足够的道德认账。
  
  “不过……大夫,你真的确定这是甲醛中毒吗?”中年男人说道,看着刘崖和沈慧的眼神不太对劲,又赶紧解释了一句。“我就是问问,绝对不会推诿不负责的。”
  
  “根据你们店内的环境,还有病人现在的症状来看,我有九成的把握。甲醛气体进入耳鼻喉,呼吸道,眼睛红肿,呼吸道水肿。具体的还要到医院去抽血检查。就像我之前告诉你的一样,其实你没必要等我们的检查结果。随便去买点试纸和比色卡,粗略的试一下就能知道结果了。足以把人搞成这样的浓度……基本上试纸的颜色结果是比较清晰的。”刘崖回答道。
  
  作为一个急诊大夫,他必须有十分广阔的知识面,知道各行各业的事情。甲醛这种东西是属于装修知识,用溶液试纸和比色卡进行对比的初步测试这种东西,要不是真的去学过,查过,有的人还真不知道呢!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些疑惑的神色,有些欲言又止的意思,王鸽瞄了一眼车厢里的情况,,“先生,有什么话就说吧,我们是大夫,又不是警察。如果情况对于病人有帮助的话……”
  
  “哦,没什么。只是我觉得奇怪。当初这家店是我负责的,从选址,到设计,到装修,都是我在跟的。说句实话,装修公司的包工头还是我老同学,我们合作很多年了,当时是看着他做事踏实诚信,才选择跟他合作的,一直没出过事,没先到这次居然被他坑了……”中年男人感觉有点儿悲哀,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啊!
  
  “这个……倒也不一定。”刘崖摇了摇头说道,“对于甲醛超标的装修材料和建筑材料,国家现在打击力度很大,生产厂家也是要命的,在成本差不多的情况下,基本上不会再有甲醛超标的东西出现在市场上。现在就算是想要特意的去买,市面上都买不到呢……”
  
  “怕就怕这小子为了节省成本,把以前压库存的甲醛超标油漆和胶水拿出来用了!那都是钱啊,超标了又不让用,只能烂在那里了。”中年男人苦笑道,这事儿还真的要找他的那个老同学去问问清楚。
  
  真的是装修问题,那就是装修公司的主要责任了。
  
  按照道理来说,又甲醛超标的这些装修建材应该被依法没收,然后集中处理统一销毁,为什么还有人在手里捏着那些库存,王鸽刘崖他们就不想多问了,都是些做生意的,大家心里都一清二楚。
  
  车厢里一阵沉默。熟人坑熟人这种事儿,实在是太正常了,虽说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但以别人的生命安全为前提,也太过分了一些吧。
  
  “算了,这些事儿都要以后再说了。现在……先把人救过来再说吧。”中年男人叹了口气,不想再考虑这些问题了。
  
  “生命危险不大,需要的只是静养。至于会留下多少后遗症,是否有细胞异常,产生癌变……还要再看的。”刘崖说道。
  
  车厢里几人的对话引起了王鸽的注意。的确,装修队坑人是有可能,但是人家是老同学,而且之前合作都很好,压根没必要因为压库存的那点儿材料钱断送掉一个合作伙伴,一个好朋友的关系。
  
  这个根本说不通,不论是在中年男人这里,还是在王鸽这里,都说不通,完全没有道理,一点儿都不符合逻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