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太快 下

第六百二十二章 太快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房间里的老人和孩子受伤并不严重,在经过了现场初步的检查和治疗之后,被提前一布送往医院进行深入检查,对于孩子也有必要进行一定的心理干预。
  
      现场受伤最严重的女病人,落在了王鸽和刘崖这组人的手里,才是这次救援的重点。
  
      “怎么发现的?”王鸽看了一眼客厅之中的那个中年男人,他正在接受警察的询问。
  
      一个负责看护伤员的年轻女警察回答了王鸽的问题。
  
      “那人是被害人的爱人,上夜班,回家之后发现门开着,打开灯发现家里成了这个样子,当时就崩溃了,大哭大喊,吵醒了邻居之后,还是邻居让他赶紧报警的。刚开始以为人死了,后来发现老人孩子都没事儿,老婆也还有生命迹象,情绪这才稳定了一些。”
  
      王鸽又看了一眼那个中年男人,这件事儿不论发生在谁身上,都肯定是要崩溃发疯的。
  
      好端端的家庭居然生出这种灾祸,现场的三个人都十分同情这个男人。
  
      “代血浆挂上了,我们可以把人弄走了。”刘崖说道。
  
      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怎么把人给弄走了。塞进电梯固然简单,困难的是如何把病人给抬到推车上去。
  
      病人胸口中刀,而且是贯通伤,刀尖穿体而出,平躺肯定不行,操作过程中很有可能造成凶器位移,从而造成二次伤害,后果是不可预料的。
  
      现在病人的情况还算稳定,毕竟刀子没伤到重要的血管和器官,这要是贸然行动造成位移,再伤到哪里还真的说不好,情况千变万化,纵使刘崖的医术再高超,也无法应对临时发生的情况。
  
      “只能侧着放了,不过在推车和开车的过程中,我需要你们有一个人扶住她的身体,我没办法保证搬运和开车的过程中病人身体不会晃动,侧躺状态下人没办法固定在病床上。”王鸽说道。
  
      “我来吧,扶住她应该还是没问题的,保持受伤部位体位不改变就行。”沈慧马上答应。
  
      “我们的法医没过来,被害人下体的体液要取样留存,之后可能要进行dna检测对比的。”女警说道。
  
      刘崖只管点头答应,这个意义可能不大,从体液之中监测到的dna,很可能只属于受害人。
  
      毕竟现在进行性侵的人,基本上都会使用避孕套,避免留下证据,只不过警察没在现场找到这个东西,所以还抱有一丝希望,要么就是犯罪嫌疑人直接给带走了。
  
      “不过……说是入室抢劫,这现场看着也不像啊。”王鸽本来想看看还有什么可能阻碍或干扰转运病人的障碍,要提前进行排除,确保万无一失,减少晃动,但是环顾四周,甚至抬头看了一眼卧室,这房间里面干净整齐,没有任何翻动过的痕迹,甚至被害人的手机都放在茶几上,手上的金戒指都还在呢,没有被拿走,有点儿不符合常理。
  
      入室抢劫这种事儿,明显犯罪嫌疑人应该在家中翻个底朝天,然后拿走所有值钱的容易携带和变现的东西。
  
      手机不拿走也就算了,犯罪嫌疑人总不会蠢到金子都认识吧?
  
      女警想也没想的说道,“报案人当时清点了家中的财物,发现衣柜里的一万多块钱没了。这才说的是抢劫……”
  
      这话说出来,王鸽和刘崖还有沈慧对视了一眼,三人脑子转的快,马上发现了问题所在。
  
      而女警在说完之后也马上回过神来,自己的这句话有问题!
  
      或者说,是这个男人的言辞不对劲!
  
      爱人受伤生死未卜,老人和孩子也都被绑了起来,你小子当时不是崩溃的连报警都不会了吗?怎么还有心思去清点财物?
  
      人都这样了,一万块钱也不算太多,不去重点关注人的安危,为了那么点儿钱却斤斤计较的去查看,这不符合常理!
  
      其实警察在办案的时候,谁身上有嫌疑都不放过,越是亲近的人就越应该被怀疑,只是要通过调查取证去排除,但整个过程是不会告诉被调查的人的。
  
      来这里的警察在第一时间用肉眼对比了血脚印和报案人脚上的鞋子,大小和花纹都对不上,因此放松了警惕。
  
      可这鞋是可以换的,42码的脚,穿大两号小两号的鞋都可以,只不过特意伪装过大小的脚印特征不一样,现在暂时没办法分析罢了。
  
      室内窗户门锁都没有遭到破坏的痕迹,犯罪嫌疑人应该要么有钥匙,要么和平进入,认识受害人。
  
      自己家钥匙怎么可能给别人?就算是偷偷配了一把钥匙,也完全能够趁着家里没人的时候来偷东西,用不着冒这么大风险半夜家里人都在的时候进来。
  
      那就只有和平进入了,这犯罪嫌疑人一定认识受害人,而且很熟悉,别说陌生人了,就算不怎么熟的人凌晨过来敲门,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轻易开门的,还穿着睡衣,女警察可不信受害人能傻到这种程度。
  
      女警察虽然年轻,但这两三年也跟着队里的老刑警办过很多大案,现场也是经常出的,有一定的经验。根据现有的情况来看,这个报案人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并非办案警察想不到报案人说辞中的疑点,也不是王鸽过于聪明,人家可是正儿八经搞刑侦工作的,比王鸽有经验多了,就算王鸽不说,再过几十分钟几个小时,警察们自然会发现其中漏洞所在,并且展开调查,只是事发紧急,还没到集中调查的时候,王鸽只不过加速了这个过程而已。
  
      女警一脸严肃的马上去跟领导汇报,王鸽则是看了一眼刘崖。
  
      “兄弟,你那些刑侦小说都白看了。”王鸽说道。
  
      “赶紧抬人!”刘崖看脸一红,没有好气的说道。
  
      三个人合力,小心翼翼地把病人抬到了推车上,让病人保持侧躺的姿势,尽可能减少体位的变换和移动。
  
      由于病人赤身裸体,门口和楼下的围观群众又多,怕影响不好,王鸽还特意从推车下面取出了消毒被单,盖在了病人的身上,尽可能保障病人的隐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