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六百一十四章 事不过三 上

第六百一十四章 事不过三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新闻的报道在网络上引起了渲染大波,王鸽虽然没成为什么网络红人,但在整个雅湘附二医院算是已经出名了。x23us.com
  
      更何况,王鸽在这个圈子里面已经算是混了个脸熟,不论是雅湘附二医院,还是湘沙市内的其他医院,凡是见过王鸽,跟王鸽有过合作或者有过接触的人,在看到新闻的第一时间都十分惊讶。
  
      这个兄弟居然上了央视?可算是了不得了。
  
      可是大家回头想了一下,以王鸽工作的认真负责程度,有勇有谋,敢想敢干,早晚会做出成绩,众人也就释然了。
  
      下午时分,王鸽已经接到了好几个朋友打过来的电话,询问真实情况。而王鸽也是知无不言,反正实际情况就是那个女性犯罪嫌疑人在没有伤害任何人的情况下,父亲就醒了过来,没什么好隐瞒的。
  
      当然,多了的王鸽也没说。让王鸽感到意外的是,自己的父母居然也给他打来了电话,老两口平时怕耽误王鸽工作,除非是十分重要紧急的事情,否则是不会在上班时间给王鸽打电话的。
  
      反正家就在湘沙市,王鸽虽然不怎么回家,但还是会按时给父母打个电话,拉拉家常,询问一下妹妹的学习情况,然后证明自己心态还不错,还活着。
  
      看到自己的儿子上了电视,老两口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说出去脸上也有光啊。别看这救护车司机的职业听起来不像是什么好活儿,但是俗话说得好,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把一份工作做到极致,也算是一种荣誉了。
  
      不过在这通电话结束的时候,老两口还是嘱咐了一句王鸽。
  
      不论林颜悟是否能够苏醒,也不论王鸽是否得到了那什么劳什子天使的指派,一定不要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千万不能去故意伤害别人。
  
      老王家心疼这个儿媳妇,但也还不至于做出那些恶劣的事情来。
  
      这段日子,类似于这种话王鸽已经从不同的人那里听过好多次了,耳朵都要起茧子了。但是对于父母的叮嘱,王鸽还是十分郑重地答应下来,让老两口放心。
  
      急诊部的救护车队办公室一定是不会让人闲下来的,下午王鸽还没坐多久,出车任务就又在对讲机的耳机里响起。只是这次的出车任务与故意伤人时间没什么关系了。
  
      时间还有八个月,王鸽镇魂牌上面的数字已经累计到了“贰仟叁佰捌拾陆”,距离完成赌约……只剩下六百七十五个灵魂了。
  
      平均下来,一天还有两点五个人。由于这几天王鸽过于关注地府和天界之间的争端,出车次数明显减少,整体进度也被拖慢了。以前是平均一天两点七个人,现在是两点五个人,只下降了零点二,如果想按时完成赌约,还需要付出不少努力。这里面有不少风险,其中就包括来自于天界的威胁。
  
      在王鸽看来,赌约当然是越早完成越好,免得夜长梦多。
  
      在捏着麦克风回复了护士站的消息之后,王鸽二话不说抓了自己的冲锋衣就走出办公室,小跑着来到停车场,冬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好像是没有尽头一样,他打开了雨刮器,把车开到了急诊大厅的门口。
  
      曹山和田雨晴一前一后从急诊大厅里出来,由于冬天天气寒冷,加上外面在下雨,两个人都穿上了厚厚的防雨冲锋衣,拉开车门之后马上坐在了车厢里,绑好了安全带。
  
      “小王,真的,你也算是你们救护车队的第一人了,年纪轻轻,央视报道。”曹山一上车就对着王鸽竖起了大拇指。
  
      “您快得了吧,人家央视报道的那些事情,又不是我的什么丰功伟绩。再说了,我哪找丰功伟绩去啊。”王鸽自己心里清楚,这次上电视是捎带脚的而已,报道的核心并不是自己。
  
      “人家央视新闻审核特别严格,剪片子的时候内部肯定是调查过你的,发言得当,背景干净,要是长得不好看,肯定也要给你把镜头剪掉的。”田雨晴在车厢里捂嘴偷笑,也是觉得王鸽厉害的不行。
  
      “别说这事儿了。现场怎么样?”王鸽赶紧岔开话题,再说下去,这两个人非要把自己给吹上天不可。“护士站给的消息不多。”
  
      “那是因为我们得到的消息本身就不多。养老院,一个老人八十多了,身体一直不好,安排吃了午饭,等到午睡起来就发现半边身子动不了了,那边儿怀疑脑溢血,不敢轻易移动,就打了电话。”田雨晴说道。
  
      “老年人,要么是脑血管堵塞,要么就真的是脑溢血引发的半身不遂,常见。”曹山点头,对于养老院那边的判断表示认可。
  
      一般条件好点儿的养老院都会配置医疗室,里面的大夫也是有行医资格证的,看个感冒发烧,肠胃炎便秘该是没什么问题,遇到这种大病,也就只能通过他们的医学常识判断可能出现的病因,是万万不敢进行直接治疗的。
  
      一个是他们水平真的比不上医院里的这些医生,第二个也是怕担责任。
  
      老人岁数那么大了,经不起折腾,身体条件跟成年人那是比不了,随便出点差错,万一出了事儿,老人在养老院里去世了,那家属肯定要闹翻了天,对于养老院和医生来说可不是好事儿。
  
      所以遇到这种严重的情况,养老院方面第一时间还是赶紧把人交给医院,也算是尽到了自己看护的责任和义务。
  
      这也算的上是好事儿了。
  
      “不过……”田雨晴好像想起了什么,犹豫了一下。“唉算了。”
  
      曹山急的不行,“别说话说一半啊!有话直说。”
  
      “听调度中心那边儿的人说,这个出了事儿的老人家经常性的被送去医院,不是头疼脑热就是下肢瘫痪,要么就说自己眼睛看不见了,而且拒绝养老院的大夫进行检查。结果人送到了医院之后,花了钱做检查,却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家属也搞的十分无奈,又不好意思。”田雨晴说道。
  
      “还有这样的?这是浪费医疗公共资源啊!”曹山说道。
  
      “是啊……有一次这老爷子愣是赖在急诊室不出来,躺在床上怎么劝都不行,搞的三医院急诊科报了警,派出所的民警来了好说歹说才把人给劝走。”田雨晴继续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