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六百零七章 全球疯狂 上

第六百零七章 全球疯狂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会议的要求其实跟王鸽想的差不多。x23us.com
  
      作为医疗急救部门,只要是政府相关部门的应急预案开始生效,那么医院里的相关应急预案也必须给予配合和相应。
  
      这种情况包括自然灾害的救援,大范围群死群伤事件,当然也包括这种群体犯罪和恐怖袭击的情况。
  
      只是最后这个的情况实在少见,别说王鸽了,很多车队里的老员工干了这么多年都没遇见过一次呢。
  
      王鸽回到了办公室,简单的传达了一下会议精神,基本要求大家也都猜的**不离十了,这种加班的情况虽然很难遇到,但一年到头总要有那么三五次,不是洪水就是泥石流,亦或是群死群伤事故或者车祸,干这行的大都有了心理准备。
  
      干完这些事儿之后,王鸽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了铁大致那边,请假人员的调整,还有会议内容也要简单传达一下。
  
      出了趟车,开了个会,一转眼就已经是下班的时间了。先前来医院里看王鸽的王佳欣也转悠得差不多了,然而聪明的她回到车队办公室之后,明显觉得王鸽和其他的同事脸色有点儿不太对劲。
  
      医院里的事情,尽管她还是个孩子,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多问。
  
      “四点了,不能下班吗?”时间虽然是王鸽下班的点儿,但却还没到王佳欣放学的时间。从这里坐公交回家要四十分钟,平时都是快六点才到家的,现在回去那不就露馅了吗?
  
      王佳欣原本是想要趁着这点儿时间,去王鸽的公寓里看一看的。若是林颜悟没病,王佳欣肯定知道哥哥的女朋友会照顾哥哥,最起码衣服会帮忙洗,家里会帮忙收拾一下。
  
      但现在……林颜悟躺在病床上,一个男人自己生活,鬼知道要脏到什么境界。
  
      趁着这个机会,过去看看,能帮忙收拾一下就帮帮忙。女孩儿都早熟,更何况是王佳欣这种经历过生死的,心里面细腻的很。
  
      “应急预案,加班,得,说了你也不懂。反正就是全员待命,我肯定不能走啊……”王鸽拉开一张椅子,让王佳欣坐了下来。
  
      “背着书包呢还,今天有作业吗?写不写?”
  
      “下午请了假的,都是傍晚放学前才布置作业。”王佳欣坐了下来,把书包一方,揉了揉肩膀。
  
      王鸽也没多在乎这事儿,反正王佳欣学习成绩那么好,这点儿作业写不写没多大用处。这姑娘还真是不用自己操心。
  
      “要不你先回我住的地方待会儿?”王鸽早就告诉过王佳欣自己的住处,虽然她还没去过,但找还是找得到的。他掏出了自己公寓的钥匙。“别总在这里了。”
  
      这正好合了王佳欣的意,王鸽还真是小看了自己的妹妹呢。
  
      在王鸽诧异的目光下,王佳欣居然接受了王鸽的建议,老老实实得拎起了钥匙。“到了点儿我自己会回去的,钥匙怎么办?”
  
      “放医院门卫吧,就说是我的钥匙,我自己去拿。”不管什么原因,甩掉这小跟屁虫还是有好处的,王鸽算是松了口气。
  
      这个姑娘总是呆在自己身边也不太好,有些危险。
  
      毕竟……林颜悟还躺在病床上呢!
  
      王鸽还在想,是不是自己跟林颜悟接触过多,过于亲密,所以才导致林颜悟成为了天界威胁自己的第一候选人。
  
      如果自己住在家里,天天跟父母在一起,而且与王佳欣互动频繁……那么现在躺在病床上人就是自己的父母,或者是妹妹?
  
      他摇头叹气,不论这个人是谁,哪怕不是亲人,而是自己的朋友,都是不可接受的结果。
  
      车队里暂时没有任务,但是气氛比较压抑,时间一到,很多中班的同事都已经过来交接班了,在微信群中他们就得知了应急预案的事情,不敢懈怠,甚至不敢迟到,交接了钥匙之后,王鸽安排部分同事下班,留下来的这些人只要使用备用车辆就可以。
  
      时间一到,自然有人来轮岗,倒不怕这些人累倒。
  
      当然,交接班的同事给王鸽卖了个面子,自己使用备用车辆去了,湘agz689这俩救护车的钥匙仍旧在王鸽的手里。
  
      当务之急,王鸽一定要确定那些行凶伤人的犯罪嫌疑人,到底是不是受到了指使。这要是普通人,肯定是打听不到任何消息的。
  
      现在这件事情还在调查之中,警方已经做了并案调查,可还是没有一个结论。所有人看起来没有任何关联,但是居然在同时间段内使用相似的手法伤人,这太奇怪了,完全不符合逻辑。人是抓到了,而且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可这种情况总给人一种,事情远远还没结束的感觉。
  
      中国的公安部门是严谨负责的。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他们绝对不可能对外输出任何信息,在整个系统里都是绝密的,只有相关负责人知道,而且要严格遵照保密条例,家里人不能说,记者更不能说。
  
      谁来打听,谁想要报道,都要碰一鼻子灰回来。
  
      王鸽不一样。他还真的有能打听到这件事情的途径。这么长时间了,自己干的这行也好,认识的那些朋友也好,好歹攒下了一些人脉的。
  
      而且是别人很难找到的人脉。
  
      翻开手机的通讯录,第一个找到的就是自己的老同学林青,刑警队工作的那位,可是想来想去这段日子也不常联系,倒不是人家提防王鸽,估计人家现在忙的团团转,要是因为自己耽误了事情,甚至是违反条例,那王鸽还真的有点儿过意不去。
  
      第二个找到的,是任飞,任警官。这个任警官虽然不怎么经常联系,但对于王鸽却是无比信任。当时朱乐天在牺牲之前,把最重要的情报秘密告诉了王鸽,在牺牲之后,还是王鸽解开了这个秘密。而朱乐天的继任者贾德,在潜伏犯罪集团的过程中受了伤,第一个找到的就是王鸽,可见朱乐天生前对其的信任。
  
      若是王鸽打电话给任飞,他肯定也会毫不犹豫的告诉王鸽实情。可说不说是一回事儿,知不知道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人家没准是管毒品的,管不到这个事儿上来,不知道实际情况,电话打过去,人情欠下了,事儿没弄明白,那不就亏了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