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五百九十七章 难熬的夜

第五百九十七章 难熬的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情况果真跟李文广说的一样。
  
      在事发现场被吓得就醒了一半的女孩,上了救护车之后,王鸽才刚起步,人就又因为肠胃之中酒精的吸收而昏睡过去。
  
      要不是看着这个姑娘中途还醒过来一次,李文广甚至想要在车上给她洗胃了。毕竟酒精中毒这个东西,也还是有一定的生命危险的。
  
      大家因为这个人忙前跑后,累得要死,还担惊受怕,可是车上这主儿却是睡得香甜,呼噜打的那叫一个响,王鸽关上了驾驶室与后车厢之间的玻璃,都能听见后车厢里的声音,李文广和高翠萍就更不用说了。
  
      派出所的民警没跟着一起上车去医院,估计也是不想跟这个人有更多的交集,不想惹上麻烦,反正人的身体是正常的,智商情商也是正常的,无非是喝多了就而已,交给医院完全没有任何问题,找找家属陪同一下,等酒醒了就好。
  
      不过在帮忙寻找家属的事情上,派出所的民警们还是上了心的。
  
      这个姑娘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喝了那么多酒,身上手机也没有,包也没有,衣服穿的少,不像是有口袋的样子,他们连夜查了监控记录,找到了这人喝酒的酒吧。
  
      民警们居然顺藤摸瓜,抓了一个趁着这姑娘喝酒,偷走了她的手机和随身背包的贼!
  
      那贼也是倒霉,这要是放到平常,有人报警说喝多了酒,丢了包和手机,警察其实是不怎么想管的,随便查查,查到了就查到了,查不到也就算了。谁让你喝多了不看好自己的财务,让贼人有了可乘之机,算是花钱买个教训吧。
  
      可是这次,警察们为了查到这个女孩儿的具体情况,还真的是动了真格的了。犯罪分子前脚刚偷完,没到两个小时,钱还没捂热乎,手机还没来得及销赃,就被民警一脚把出租屋的门给踹开了,被抓的时候还是懵的。
  
      当然,其中曲折王鸽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这救护车还没到医院呢,警察就给高翠萍打来了电话,说是找到了这个女孩儿的前男友,但是前男友不想管这事儿,好在也是给了一个其他的电话。
  
      电话打过去,是女孩儿的一个朋友接的,朋友又通知了父母。
  
      “本地人,二十六岁。”高翠萍敲了敲驾驶座后面的窗户,“王副队长,跟你年纪差不多,你可要对人家负责啊。”
  
      王鸽哭笑不得,没理这茬,这谁顶得住啊?
  
      只是这个姑娘以前还真的谈过恋爱,看来两个人之间是真爱了。恐怕今天上演的这一出,跟那个前男友也有一定的关系。
  
      但是王鸽并不想深究下去,反正人已经救下来了,自己吃点亏就吃点亏吧,反正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失。
  
      王鸽决定不把这件事告诉林颜悟。
  
      当然他不是害怕林颜悟知道了之后,会因为这件事情而生气。
  
      他只是怕林颜悟嘲笑他,这事儿够林颜悟那小丫头笑上一整天。
  
      抵达医院之后,王鸽和李文广发现凭他们两个人的力气很难把人从车上抬下来,只好找了几个护工大哥做帮手,这才慢慢把人抬下车。而病床上的这个女孩儿仍旧睡得很死,摇摇晃晃根本没有一点儿醒过来的意思。
  
      “抽个血,根据情况给点儿纳洛酮,尽快让她出院。”李文广对高翠萍说道。
  
      “哟,大半夜这是锻炼身体去了?”周华正好从急诊室里走出来,看到推着车子的王鸽满头大汗,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病人。
  
      “有这么锻炼身体的吗,去去去别碍事。”王鸽心想我这今天晚上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倒霉啊!待会儿这病人的手续还得自己帮忙跑了办了。
  
      数字没拿到,反倒是碰一鼻子灰!
  
      纳洛酮缓解镇定剂药物中毒的效果是很好的,当然对于酒精这类麻醉剂中毒也有同样的效果。稀释血液,加快代谢循环,利尿,然后再配合纳洛酮进行酒精的解读,相信病人将会在很短的时间内醒过来。
  
      李文广甚至没有把人安排进急诊室,那里面的人有的生死攸关,有的血肉模糊,而这个只是喝醉了酒,连观察病房都用不着去,就只是随便在观察病房外面找了一个走廊上的床位,把人丢在那里输液,让护士定时去看一眼就行。
  
      而王鸽则是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办理完了所有的入院手续,然后尽快的逃离了现场。
  
      他真的是害怕这个女孩儿醒过来之后仍旧保有一定的记忆,然后死缠着自己。医院就这么大,救护车队就这么近,这要是被纠缠上,还不被人笑话死啊。
  
      他尽量不把自己当成新闻的中心。被这件事情一搞,王鸽原本沉重的心情反倒是轻松了起来,抬头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零点三十分了。
  
      坐在办公室里的他一动不动的看着挂钟,脑子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然后沉沉地叹了口气,或者说,松了一口气。
  
      看了足足十几分钟,他才发现自己还握着黑色签字笔呢,刚才想要写出车记录,低头一看却一个字都没有写下去。
  
      王鸽这种出神想事儿的情况,自己还觉得有些尴尬,万一被别人看到了还不得觉得自己是个神经病?可他不知道的是,不论是白班中班还是夜班的同事,在刚开始看到他握着笔走神的时候还觉得这个人有些奇怪,时间长了,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大家真的都不在乎。
  
      谁还没点儿怪癖啊。王鸽这种不伤害别人,不影响别人的怪癖,其实挺好的,只不过他自己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已。
  
      其实出车记录是真的没什么好写的,王鸽刚开始写,还会因为某些病人没有救过来而感到不舒服,但是现在他已经学会了写这个东西的时候,尽量客观描述,不过脑子,不让这些负面情绪影响到自己,因此还真的有点儿奋笔疾书的意思。
  
      王鸽的字儿并不好看,写快了就更难看了,好在还能辨认得出来。他到现在也无法理解,到底填写这个东西的意义是什么。难道是除了医患纠纷的时候当作凭证吗?反正现在他还没出过什么医患纠纷,也没被检查过什么出车记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