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善意的谎言

第五百九十五章 善意的谎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颜悟的电话来的让王鸽有点心惊胆战。x23us.com
  
      临近十二点这个节骨眼上,一般来说林颜悟是不会给他打电话的。虽然是大学,但是已经是大三了,临近毕业,学业繁忙,大四了还要实习,刚刚开学,人家那课排的是满满当当,还要写毕业论文。
  
      这个时间点儿,林颜悟应该早就睡下了才对。而且白天的时候,只要林颜悟不到王鸽这里来的话,王鸽一般晚上睡的都很早,林颜悟也知道王鸽的习惯,不会在半夜打扰他。
  
      而昨天晚上王鸽就告诉林颜悟自己改成了夜班,可能是林颜悟晚上睡不着,趁着王鸽还没到上班的这几分钟,给他打个电话吧。
  
      毕竟等到一忙起来,王鸽就顾不上别的了。殊不知王鸽早已经来到了医院,并且出了一次很麻烦的车了。
  
      他毫不犹豫的接起了电话,“都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啊?”
  
      “睡不着。刚刚洗了澡,躺在床上就想你。快上班了吧?”林颜悟的声音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只是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而已,看来同寝室的同学们都已经睡了,怕吵着人家睡觉。
  
      “宿舍里不方便,晚上就到我这里来吧,公交车虽然要四十分钟……但是好歹是个清静的地方,近期我都是夜班,不到早晨不会回去的。晚上直接从家里来了医院,提前接了班。”王鸽叹了口气,人没事儿就行。
  
      现在是天界和地府斗争的关键时刻,要是天使们用林颜悟来要挟王鸽,那王鸽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毕竟天使曾经对王鸽的家人发出过威胁,而死板的虚紫和阎王大人却只承诺王鸽,保护他家里人的安全,不想去管林颜悟的安危。在他们看来,那是无关紧要的人。
  
      天界的那些神如此卑鄙,肯定早就暗戳戳的想要动林颜悟了。
  
      想到这里,王鸽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不跟林颜悟见面或许是保护她的一种方式,但是同样也给了天界的神们下手的机会。跟林颜悟见面的话,能够近距离保护她的人身安全,可王鸽现在自顾不暇,如果真的有天使想要做什么事情,保护自己已经很困难了,天使们甚至会选择通过伤害林颜悟来威胁王鸽。
  
      一正一反,也没有好的解决方式,王鸽也没注意。
  
      “想你想的睡不着呗。最近太累,累了反而不想睡。你晚上不在家的话……”林颜悟声音又低了一些,“那我去还有什么意义啊。”
  
      王鸽老脸一红,脑袋里面浮现出来的全是林颜悟那鲜嫩的**。这没羞没臊的生活,二人也算是有过不少次了。
  
      只是最近林颜悟忙,王鸽也忙,两个人就算是想见面,估计也要提前预约了。王鸽何尝又不思念林颜悟?同样在一个城市,坐公交车只不过四十分钟,天天见面谈不上,两天见一回总是有可能的。
  
      只不过这救护车司机的工作……唉,认命算了!
  
      “早点睡吧,我怕是待会儿又要出车去了。这几天有个流感出来了,夏天传播,新型病毒,卫生部发的公告了,不过不太严重。夏天感冒难受着呢,少去人多的地方,多喝水。”作为一个钢铁直男,王鸽关心女孩子的形式真的是与众不同。
  
      “就你知道的多。我身体好着呢,放心吧。”林颜悟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想听听王鸽的声音,现在听到了,也就心满意足了。“得了,我知道你忙,不打扰你,等你的任务吧。睡不着我也得睡了。”
  
      王鸽嘿嘿一笑,又寒暄了几句,挂断了电话。
  
      “哟哟哟,小女朋友又查岗了啊。”已经完成交接班的何盛推了一把鼻梁上的眼镜,一副过来人的样子,“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天天这么腻歪。不过也就是年轻的时候腻歪几句了。等结了婚,有了孩子,还不是变成像我这个样子……”
  
      王鸽抬头一看,何盛的眼神之中居然含着泪花。
  
      “快得了吧你,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人家现在谈恋爱,有这个感觉,结了婚肯定还是热恋期。”杜伟平在旁边阴阳怪气,“被老婆欺压惨了,来这里祸害年轻人啊!”
  
      王鸽哭笑不得,只好绕过了这个话题,“好久不见啊!”
  
      王鸽的这个班次其实是固定的,基本上是跟着徐林和侯长河他们走,哪怕是轮转夜班,一个组的人员基本上也不会变。因此白班、中班、夜班三组人员大多数情况下只会在交接班的时候才说几句话,算不得太熟,连铁大致跟夜班同事们的关系都没有白班的那么好。
  
      只是王鸽这个人承担了更多的责任,一旦夜班有同事家里有事要请假,王鸽便会被铁大致抽调到夜班的班组之中,再加上性格原因,大家都愿意跟他交往,时不时聊上几句。
  
      “王副队长,真是好久不见。也就是我们这边有人请假才能看见你。”何盛笑道,“夜班也算是有了主心骨了。倒不如你跟老铁说说,以后常驻我们班组,或者是中班的班组,时不时回去看看,领导不在,我们上班都没心思啊,你看这些货,天天摸鱼。”
  
      办公室里的人大都在玩手机,其实在上班期间是不允许玩手机的,但是没事儿的时候领导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帮救护车司机挺惨的,累得要死,还不准人家闲的时候放松一下了吗?
  
      这帮人听到何盛的这句话,看了一眼王鸽,赶紧把手机收了起来。
  
      王鸽一愣,自己啥时候成了副队长了。自从孙成德由于伤病的原因从一线退下去之后,铁大致由副队长转为正队长,因此这副队长的职位空了出来。
  
      可是在大家眼里,这个副队长的位置不是夜班经验丰富的何盛,也不是摸透了每个人性格的谢光,更不是偷奸耍滑的徐林和侯长河等人,最合适的人员,那就是王鸽。
  
      事实上铁大致已经把王鸽当成副队长在用了,有什么命令都通过他来传达,由于王鸽这两年的时间里在车队里的优秀表现,在铁大致不在的时候,同事们也对王鸽言听计从,把他当作主心骨。
  
      受过伤,流过血,奋斗在一线,大家实在是挑不出比王鸽更优秀的副队长了。
  
      铁大致也不止一次找张正和于波谈话,甚至去找了副院长,要求给王鸽升职加薪。
  
      尽管如此,领导们还是迟迟没有下达让王鸽升职为副队长的命令。倒不是他们觉得王鸽个人能力或者政治素养有问题,人有的时候太年轻,也不是一件好事,领导们还想让王鸽多磨练一段时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