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四百七十五章 逃不掉的罪

第四百七十五章 逃不掉的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降大雨可能会影响到别的司机开车,但是现在看来绝对不会影响到王鸽。
  
      灵魂力量得到了增强之后,不仅可以抵御来源于天界的威胁,对于人类世界之中生活也有很大的帮助。
  
      虽然没有办法做到未卜先知,但对于周边环境的感知能力和对于手中器械的控制程度早已经有了加强。
  
      这辆车虽然是通过很多机械传动的结构进行控制,他只能踩着脚踏板,手握方向盘和档杆,这是灵魂力量的介入,已经渗透到了每一个齿轮,每一颗螺丝钉之中。
  
      他可以随时操控这辆车的任何一个部分,而且从最细微的角度进行调整。
  
      也就是说,这辆车的临界点在哪里,怎样才能在达到最快速度的情况下不翻车,不出事,在可能出事的情况下,能够及时作出调整。
  
      这并非是他主观能够控制的,但是强大的灵魂力量在溢出体外之后进行了自我保护。
  
      当然,这也不是她经过尝试之后才锻炼出来的,而是突然间有了这种感觉。
  
      让王鸽增加了自己的信心。
  
      身后的死神仍旧穷追不舍,但是速度上可能比刚才更加慢了一些。
  
      药物和代血浆的作用开始在伤员的体内展现出来,生命体征开始有上升的趋势,可是人却已经失去了意识。
  
      车上的宋平安和王鸽都知道,药物效果只能撑个几分钟到十几分钟,药劲儿过去了,血流的太多,该没还是要没。
  
      临时包扎的伤口仍旧没有止住血,纱布和绷带的按压力度远远不足以让十几公分的伤口滴血不露,鲜红色的血液从纱布和绷带的缝隙之中渗了出来,先是流淌在了病床上,把深绿色的床单染成了黑色,然后大量血液直接渗透了床单,从病床推车平板底下的细孔之中向下滴,啪嗒啪嗒的落在了救护车车厢之中的金属地板上。
  
      车厢中年轻的警察,根本没有见过这种大场面,但是警察毕竟是警察,这人也是要面子的,只好硬着头皮坐在这里。
  
      而且,这辆车的司机开的太快,转弯也急,虽然病人没什么事,但是坐在车厢里的人,却是会晕车的。
  
      这才几分钟过去,就感觉头晕脑胀。
  
      那是自然的,宋平安和白楠早已经习惯了在救护车上颠簸的日子,跟王鸽合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然是没有任何感觉。不过也并非是这个警察太过于矫情,人本来就有点儿紧张,而且遇到了这种事从感官上感觉到恶心也是正常的,再加上这车晃来晃去,是个人都会觉得有些不舒服。
  
      现在忍住了没吐出来,已经能够算是个汉子了。
  
      宋平安知道这病人撑不了太长时间,估计待会儿要把设备直接推到急诊室,随着手术的过程然后进行探查和修复,将检查融合到治疗过程之中,拖着也是个死,倒不如直接送到手术室里碰碰运气,指不定就活了呢。
  
      尽管如此,他也没有去催王鸽,毕竟现在的车速已经很快了,王鸽的自身素质还是比较牛的,用不着一个大夫去提醒救护车司机到底应该什么时候到。
  
      王鸽也想尽快到啊!这车速已经到了一百二十公里每小时了,闯红灯的时候还要踩一脚刹车才能确定不会引发交通事故,雨下的这么大,路看不清,轮胎和刹车片都处于十分湿滑的状态,灵魂力量探测所进行的反馈提醒着他,绝对不能再快了,当车辆的状况无法受到驾驶员的掌控的时候,九成九就会出事儿。
  
      好在经过药物治疗,死神的追击速度已经有所降低,只要这个人到了医院马上推到急诊室里面去进行治疗,哪怕是先把血浆给用上,死神都不会那么执着的。这会儿王鸽已经把死神稍稍往后面甩了一点儿,举例在五十米左右,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毕竟从后视镜里去看,用肉眼观察的话,举着雨伞在大雨之中凭空飞行的死神已经变成了一个小黑点儿。
  
      好长时间没开张了,阎王大人保佑我!快让自己拿到这个数字吧!王鸽想着。
  
      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阎王大人显灵了,似乎是这个世界上真正存在的神,更容易让人们的祈愿实现。当雅湘附二医院急诊部的红色大字出现在王鸽的视野之中时,他终于松了口气。
  
      这个数字有戏了。
  
      救护车开始持续减速,走到了医院门口之后右转,由于病人情况严重,有很多医护人员都等在了门口,众人七手八脚的把人给抬下了车,胸腹内科和外科的大夫都来了,还没等到急诊室里面,就大概听宋平安说了一下病情,几个人的表情是越说越凝重,一起进入了急诊室。
  
      这个人的伤说白了就是刀伤,被人给捅了,是纯粹的外伤,听起来并不严重,可是这一个动作却足以造成十分复杂且严重的伤情。
  
      后腰部分的皮肤和肌肉组织完全被刀刃切开,伤口特别的长,而且胸腔还有腹腔之中的内脏甚至都有要脱体而出的趋势,这并不单单是止血、缝合和消炎和止痛的问题了,内脏的受损,扭曲和位移都有可能在后期产生严重的并发症,并且暴露在空气之中也有可能产生严重的感染。
  
      不论哪一种都是要命的。
  
      换句话说,就算是现在治好了,手术完成暂时没有问题,等到危险期过的话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往后的一个礼拜到半个月之中,随时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随行的警察不知道医院这边的流程,只是拿到了这个病人的身份证,得知了他的真实姓名之后马上联系了家属。
  
      这年轻男子并非本地人,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家属还以为是骗子,警察怎么说都不信。后来医院又给人家打了一个,直接说了几个字,不要钱,赶紧来人,人快不行了,这伤员的家里人一听不要钱这才恍然大悟,从愤怒转为着急,最后又变成害怕。
  
      可是没办法,人都在省外,本地湘沙市也没有亲戚,过来估计也是晚上十点钟左右了。
  
      这病人能不能活到那个点儿还是两说呢。
  
      “直接开了绿色通道,办好了手续,待会儿如果有实验室检查,或者是去手术的话,会有护士或者志愿者带着去的。”王鸽并不指望那个年轻的警察能派上什么用场,估计上级领导过来只是让他守着这个人,毕竟也是案件之中的受害人,作为一个保护,可不是伺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