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四百五十三章 非理智解脱

第四百五十三章 非理智解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虽然民警已经在积极地联系家属,但一时半会儿还是没什么消息,也不可能那么快,现场派出所的领导安排了两个民警上了救护车,陪同病人一起前往医院,防止他中途醒来再做什么过激的事情。
  
  说句不好听的,要是还想要自杀,伤害了自己倒没什么,车上都是医疗工作人员,这要是出了什么事儿那可就不好了。
  
  上了车,王鸽马上把自己的发现跟吴刚进行了分享,毕竟这可能关系到病人的身体状况。
  
  “那个,吴大夫,这个人有点儿问题啊。”王鸽拧动钥匙,挂挡起步,“那半截东西。”
  
  坐在后车厢中的吴刚点了点头,“我也发现了,会阴部皮疹,怀疑有性疾病,而且时间应该不断了。皮疹有脱皮现象,应该是经过了治疗的,但是一直没有痊愈才会留下这种情况。”
  
  听了这话,车上的两个民警对视了一眼,在车厢的座位上挪了挪屁股,往后缩了一下,不愿意靠近这个病人。“大夫,这……会传染吗?”
  
  吴刚差点笑出声,车上石翠萍敢直接接触病人的伤口和血液,王鸽也敢去把人家的断肢捡回来,你这两个民警隔着病人半米多,往后缩什么啊?
  
  “一般来说只会通过血液或者性行为传染,概率达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普通的空气暴露或者飞沫,甚至是一般接触是不会传染的。这个你们放心就是了。”吴刚说道。“只不过看着这个情况……比较严重啊。是否进行再植还要多考虑一下。”
  
  吴刚这句话其实是有潜台词的。这个人的性疾病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似乎药物是无法治愈了,而且不论是药物治疗还是物理治疗,都是很折磨人的。
  
  对于男性来说,部分疾病在初期会让尿道口感染,里面起疹子,如果青霉素或者其他抗生素无效的话,那就要进行物理治疗,一般分是进行激光治疗。
  
  而所谓的激光治疗,就是用激光加热患处,让激光的温度对患处的疹子烫掉,在这个过程中,原本正常的皮肤和肌肉组织也会受到损伤,这个过程是没有什么麻醉的,其痛苦不言而喻。
  
  想一下,用火烧鸟是什么感觉?
  
  这种治疗并非马上见效,而是在治疗之中配合大量的抗生素,在治疗之后,尿道口会受损,然后有一个愈合的过程。整个过程中必须不断喝水,保持自己的排尿,这么做的目的是不让尿道口在愈合的过程之中长到一起。要是长到一起,人就无法排尿了。
  
  有的时候稍微不注意,尿道口粘到了一起,排尿的时候就会再次撕裂伤口,造成出血,也是十分疼痛。
  
  治疗一次会痊愈吗?答案是否定的。性病很容易复发,一旦复发就必须再次重复上述过程,不仅价格昂贵,而且对人的身体和精神都是一种巨大的摧残,有的人因为这个跟家人断了联系,丢了工作,也跟所有人断了联系。
  
  甚至,有人受不了多次治疗的痛苦,被人知道了隐私之后社会性死亡,心理压力太大,从而走上了自杀的道路。
  
  性疾病不仅仅会传染到**官上,还有可能通过某些不正常的性交方式,例如口和谐交、肛和谐交,可能会通过口腔黏膜和肛门黏膜进入体内,这两个地方感染,其痛苦的程度不比**官感染小。
  
  这个病人本身生殖器官的疾病就比较严重,属于一种病态的情况,其实吴刚也没有接触过这样的案例。
  
  按照道理来说,刀子的切口比较整齐,如果是健康的肢体,接上之后的存活性比较大,神经功能可能无法完全恢复,但至少功能可以恢复个百分之五十左右。这玩意一共就两个功能,一个是生殖,另一个就是排泄。
  
  这百分之五十,值得是排泄的功能,至少看起来有这么个东西,办事儿的时候好不好用就不一定了。
  
  严重的**官疾病,例如梅毒这种东西,还有可能引起病患心理状态的变化,引发精神疾病。
  
  大概有十分之一未经治疗的病人可能会出现神经性梅毒,症状表现各有不同。梅毒性脑膜炎患者可能会有淡漠、易激怒和情绪不稳定、人格改变、注意力和记忆力下降的情况。而时间越长,情况就会越来越严重,甚至有妄想、认知功能障碍的症状,还有可能发生痴呆。
  
  曾有传闻声称,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阿道夫·希特勒本人就患有梅毒,是年轻的时候嫖和谐娼的时候染上的,因此他极具攻击性,而且很有煽动性,在晚年时期也有帕金森的症状,十分暴躁易怒。而致使其感染梅毒的妓和谐女就是犹太人,深受病痛折磨的他因此而痛恨犹太人,认为其肮脏且具有欺骗性。
  
  这种野史看看就好,但**官感染疾病的严重程度还是不容忽视的。
  
  安全和稳定的性和谐伴侣在避免性疾病方面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在进行性行为的时候一定要选好对象,避免嫖和谐娼、一夜情等行为,有的人说了,我有套,不怕。可套这个东西也有一定的失效几率,不论是拦截精子还是病毒,都不是百分之一百靠谱的。一个精虫上脑,没准那百分之零点一的机会就撞到了身上,那简直是得不偿失。一辈子的事情,可开不得玩笑。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病人本身就有病变,器官接上去了之后的存活几率到底有多大,会不会因为严重的感染而引发生命危险,病人自己本身意愿如何,都要考虑在治疗方案的决策之中。
  
  现在最关键的是把人弄醒,让他酒醒,安抚情绪,然后再询问他本人的意见,在几个小时内进行手术都是可以的,吴刚应该还可以等着病人清醒之后再做决定。也许切掉这个东西……对于病人情绪的恢复和精神状态的稳定可能都是一件好事也说不定呢?吴刚想到这里,又找出了病人从自己身上切掉的那个东西,看了一眼尿道口。“没错了,进行过激光治疗,还在愈合的过程之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