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五百四十一章

第五百四十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视频发布的结果,在王鸽的预料之中,但也在他的意料之外。
  
      王鸽已经想到了这个视频在发布之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但是没想到居然来的这么快。他的手机开始疯狂震动,一条接一条的私信疯狂涌来,无奈之下他只能关闭了通知,但是没有对私信做出任何的回复。
  
      有人质疑他视频的真实性,有人发私信来疯狂支持,更有很多营销号和新闻媒体询问来源,并且询问联系方式,想要采访王鸽,进一步了解事情的真相。
  
      当然,在收到私信的同时,转发数量也肉眼可见的从几百涨到几千,更有人在瞬间吧视频下载下来,制作成动图,在微信的群里和朋友圈之中进行传播,速度超级快,一个多小时过去,几乎所有的本地人和网络就知道了这件事情。
  
      就算医院没有相关规定,王鸽也绝对不是那种抛头露面的人,这事儿传播出去了,给王鸽留下的名字也只是一个匿名网友。但是王鸽刚才发微博的时候实在是有点儿着急,没有具体的说明情况,他顶着卡顿的手机,又发了一条微博。
  
      “刚才的视频,是一位现场车主的车上,行车记录仪所拍下来的视频影像,没有经过剪辑,情况属实,真实可信,车主受伤,由本人代发,只为还原现场事故真相,本人及车主不发表任何意见和观点,谢绝任何采访。”在王鸽发完这条微博之后,就直接卸载了微博,再也不看自己的任何私信了!
  
      眼不见,心不烦。
  
      更何况这个微博号他一直没怎么用过,完全就是个小号,只要自己不公布信息,肯定没人查得到他的具体信息。可是百密一疏,他忘记了自己之前把救护车开坏了的时候,曾经在微博评论中写过一条留言,如果有人搜索他的用户名,只要这个信息没删,那么肯定是搜得到的,顺藤摸瓜,一定就能找到他当年把救护车开坏的事儿,大家就可以确定,他是一名来自于雅湘附二医院的救护车司机。
  
      好在当时王鸽没有露脸,也没有留下任何名字,医院方面也并未公布在救护车损坏事情过程中的参与人员,具体的身份还是确定不了的!
  
      有人注意到了这一点,也有人挖出了王鸽的这个微博账号确实属于雅湘附二医院里面的一名医疗工作人员,但是这些消息淹没在了事故的消息之下,并没有太多的人去关注。
  
      匿名发布,发完了就跑,还真的是有点儿刺激。
  
      网上的舆论开始了大反转,先前的不实消息已经完全被行车记录仪的视频所替代,甚至有很多新闻媒体和微博大v开始道歉,为自己先前不知道情况就发表的不实言论感到歉意,而且几乎是在瞬间就删掉了自己发布的东西。
  
      “果然像你们说的那样,这件事情看起来没有那么简单。这些新闻媒体怎么这么不负责任啊,消息都没搞清楚就敢乱说!”返程的车上,沈慧看着自己手机里面的新闻愤愤不平,“按照这个视频来看,那个女司机根本就没有一点儿的责任,正常行驶,是那辆公交车突然越过双黄线撞过去的!”
  
      要是个人发表的言论也就算了,作为新闻媒体,报道出来的东西是要被几十万人、几百万人乃至几千万人在第一时间就能收到的,而且一下子就会给出一个结果,引导新闻舆论导向。这个责任是十分严重的。
  
      事情发展到现在,王鸽已经没有办法分辨到底是哪个媒体的哪个记者先发表了这个言论,引得各大媒体争相转载,所有的用户也纷纷转发。
  
      但是不论这个人是谁,这个媒体属于哪里,怎样都算是造谣传谣了,这已经不是删帖道歉能解决的问题了,必定要负法律责任。
  
      “网上还有人说,这个司机疲劳驾驶啊。头天晚上用那个全民唱歌的软件录制音频,到凌晨的时候才发布,所以公交车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主动冲出了车道,落入江中。”沈慧皱着眉头,抬起头来,“不过都是些小道消息,没有得到官方的任何证实,看来那些新闻媒体现在也比较谨慎了。”
  
      王鸽点头,“这样的做法才是正确的……现在公交车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导致那种情况我们还搞不清楚。不过我相信……用不了太长时间了。公交车上面有监控视频,也是个黑匣子,就算是发生了严重的交通事故,甚至是掉进了江水里面,视频记录都会保存。等到那个时候就真相大白了。”
  
      “希望如此吧……只是我们现在回现场还有什么用?”沈慧自顾自地念叨了一句。
  
      王鸽知道沈慧是什么意思。
  
      在福元路大桥上面的伤员基本上都已经救得差不多了,现场的人手十分充足。虽然江面之下还有很多人,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一个人都没捞上来,全都困在了公交车里沉入水底,生存几率十分渺茫,就算是在现场待命,估计捞上来的也只是他们的遗体,就算是现场没有大夫,普通人看到了冰冷的身体,摸到了停止跳动的脉搏和心跳,也肯定知道人是死了的。
  
      在这种事故之下,发生奇迹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实就是如此的沉重与压抑。
  
      在王鸽抵达现场之后,有很多医疗工作人员都在桥面上待命,他们在境界线之外,趴在栏杆上,向大桥下面的江水里面望去。打捞船只已经快速就位,也进行了生命探测,情况十分严峻,现场也没什么人说话,只有打捞船只的机械臂转动的时候所发出的刺耳噪音,让人心神不宁。
  
      现场潜入水底的蛙人已经定位到了水底的公交车,下潜十几分钟之后又游到了水面上,开始跟船上的人进行沟通,虽然他们说话的声音桥上的人听不到,但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车里的人已经没有希望了。
  
      毕竟这些经过专业训练的湘江救援队潜水员,也是有自己的工作流程的。但凡有活人,蛙人肯定是优先把人拉到水面上来,进行抢救,没有带任何人上来,这证明蛙人认为下面发现的人已经失去了抢救的价值,没有必要冒着风险进行打捞,待会儿在打捞救援船只的牵引下,连人带车一起拽出来就是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