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五百三十七章 消耗 上

第五百三十七章 消耗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鸽在昨天晚上睡得并不怎么好。
  
  身边有个死神,换了谁估计都睡不踏实。关了灯之后,虚紫也用不着睡觉,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连平时伪装人类而发出的呼吸声都省掉了,王鸽每次睁开眼睛,都能看到虚紫的身影,还是觉得有点儿难受,于是辗转反侧,正对着看到虚紫觉得不对劲,背对着虚紫,身后有个死神更不对劲。
  
  折腾到半夜,连灵魂力量十分强大的王鸽都无法抵挡睡意,一阵困倦来袭,实在是撑不住了,这才合上眼睛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
  
  白天精神压力太大,晚上梦里竟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做梦做得王鸽身心俱疲,早晨醒来一睁眼,整个人都处于懵了的状态,腰酸背痛,头晕眼花,眼球布满血丝,在一瞬间就忘了昨天晚上到底做过什么梦了。
  
  再转过头去看向床边的沙发,虚紫仍旧目视前方,但在瞬间就转过头来,露出了一个微笑。
  
  王鸽身上一阵战栗,“姑奶奶,大早晨的别吓唬人,你是个死神。”
  
  “你不是对死神司空见惯了吗?”虚紫撇撇嘴,对于王鸽的反应十分不满意。
  
  王鸽拍着胸脯,“我就是见得多了才会有这种反应,这要是换了别人,指不定魂飞魄散了!”
  
  “注意一下你的形象,我虽然是个死神,倒也还是个女孩子。”虚紫看了一眼王鸽的胯部,又把头转了回去。
  
  王鸽瞬间明白过来。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为了避免尴尬,他根本没洗澡,衣服都没脱,大夏天的也没盖被子。早晨的时候,男人总有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因为某些原因一柱擎天。
  
  王鸽血气方刚,小兄弟自然也是如此。下身早已经不由自主的支起了小帐篷。
  
  他老脸一红,赶紧躲到了卫生间里,洗脸刷牙洗头,情况这才有所缓解。他看了一眼手机,早晨七点五十分,直接穿着制服下楼,毕竟过个马路就是雅湘附二医院,十分方便,时间还是来得及的。
  
  当然,虚紫也是寸步不离的跟在王鸽的身旁,只不过在进入医院之后便撑起了自己的长柄雨伞,不让任何人发现她的踪迹。
  
  王鸽没吃早饭,状态真的很差,没有了往日那种生龙活虎的样子,谁见了他都要多看两眼,铁大致更是看着王鸽,啧啧称奇。
  
  “你小子昨天晚上做贼去了?又没加班,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了?病了?要不赶紧去找个大夫看看。”铁大致看着王鸽苍白的脸色说道。
  
  “没事儿,昨晚不知道为什么,失眠了,睡得不够。歇会儿就好了,不耽误什么的。”王鸽赶紧解释,瞄了一眼虚紫。
  
  虚紫则是在车队办公室里的桌子上坐着,笑而不语。
  
  装配好了对讲机,从同事手里接过了钥匙的王鸽,屁股还没坐热,马上就来了任务。
  
  有时候老天爷就是这么喜欢折磨人,根本不给王鸽休息的机会。虽然他完全可以让别人去出车,但赌约要紧,每一个数字都不可放过,他马上站了起来,却被谢光一把拉住。
  
  “都这状态了,赶紧趴一会。”
  
  “没事儿没事儿,开开车就精神了。就是一晚上没睡好。”王鸽连连摇头摆手,自己可不能因为身体原因成为车队里的保护对象。不然这一天可就直接浪费过去了。
  
  他抓起钥匙和自己的大水倍,一路小跑来到了停车场,坐在车上闭上眼睛,进行了一次深呼吸,花了几秒钟的时间调整自己的状态,又赶紧把车开到了急诊部大门口,生怕耽误了事情。
  
  跟车出诊的曹山和田雨晴状态都不错,看到了王鸽的脸色和混沌的眼神之后又免不了吐槽几句。
  
  “年轻人还是要注意身体啊,不能总是熬夜。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休息一天又不会丢什么东西。”曹山说的话十分隐晦,但大家都听得懂。
  
  “人家有女朋友的人,郎才女貌,那轮得到我们来反对?”田雨晴白了这个老流氓一眼,“晚上回去让林妹妹给你加个餐就成了,食补,比吃什么药都管用,韭菜炒鸡蛋啊,秋葵什么的。不能虚啊!”
  
  王鸽只能笑着摆手,对于二人的猜测不置可否,要是让林颜悟听到这话,恐怕脸要红到耳根了。
  
  “说说现场吧?”王鸽看了一眼车载导航,地址信息跟跟刚才任务通知里的一样,东二环与晚报大道交汇处的崇文阁小区,距离大概有八公里左右,而且现在还是早高峰,路过火车站旁边是最近的路线,走其他小路也是四处堵车,想要过去的确要多花费一点儿时间。
  
  “年轻男性,独居,二十五岁,早晨起来发现自己的半边身子动不了了,挣扎着摸了手机,打了120急救电话。具体什么病倒是不太清楚,自己报的警,人现在还处于清醒的状态。”田雨晴说道。
  
  王鸽倒是头一次听说这种情况,半边身子动不了了,一般来说是偏瘫,心理原因,神经系统,或者是脑血管堵塞什么的都有可能,但是病人十分年轻,才二十五岁,有很多老年病症在第一时间是不做优先考虑的。“曹大夫,你怎么看?”
  
  “我觉得……”曹山挠了挠头,好像这段日子他脑袋上面的那几根头发变得更加稀疏了一些,弯曲的卷发顶在脑袋上,看起来总有那么点儿奇怪,正无限的向谢光的发型接近。“还是先报警吧。这人现在有一个偏瘫的情况,估计我们到了他也不能给我们开门了。”
  
  “啊!这倒是个事儿!”田雨晴明白过来,怪不得刚才一直觉得有什么事儿没干呢。“我这就打电话报警!”还是曹大夫想到周到一些啊。
  
  “等一下,你先打电话给病人,让他保持自己现在的状态,不要轻易移动。你问一下他自己是不是租的房子,能不能叫房东过来用钥匙开门。”王鸽多说了一句。
  
  一般来说房东都是跟自己的出租房在一个小区居住,也是有紧急情况的时候方便联系。让房东拿钥匙过来开门,比派出所的警察联系开锁公司的人来开门要快上不少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