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五百三十四章 毒 上

第五百三十四章 毒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们都听说了,你那个同学。”铁大致从门外进来,拍了拍王鸽的肩膀,“总会查出来的,别太担心了。”
  
  其实铁大致、徐林、侯长河还有谢光几个人,在顾雪若来找王鸽的时候,都是有过那么一两次见面的,虽然没怎么说过话,但总归是脸熟。
  
  王鸽不知道该回答什么,铁大致他们压根就不知道真相,也没有办法理解王鸽内心的感受,但人家过来安慰也是好心,还是笑了一声,点点头答应了,“平时她就没病没灾的,找不到病因还一直昏迷,说不定只是累了想多睡会儿呢?”
  
  一旦顾雪若的灵魂被解救,人救活了过来,医院方面必定不会深究其病因,只是在做了常规的检查之后便让人出院。毕竟在科学,尤其是医学方面,有很多东西是不能用现在的水平去解释的。
  
  人类在长期以来的发展过程之中,早已经熟知了“真正弄不明白的事儿就不要去研究”的道理。
  
  科学的尽头是哲学,哲学的尽头是神学,至少从现在来讲,王鸽还是有点儿认同的。这个世界上的确有可以研究的物理与数学规则,但也存在着完全研究不明白、抓不到任何规律的事情和物品。
  
  人类对于自身的了解程度都没有那么高,就更别提去了解整个世界了。
  
  虚紫在办公室里,一直面无表情的正视前方,手里举着雨伞,也没有呼吸和心跳,一动不动的样子活脱脱像个娃娃。平时王鸽还喜欢跟同事们聊聊天,贫两句,但是今天心情实在是太差了,而且虚紫在场他也活跃不起来,只能闷闷的憋在这里。
  
  每当有这种时候,王鸽都在希望车队里的任务再多一点儿,可以让他一天八个小时的上班时间毫不停歇的不断出车,急诊,回医院,既能够拿到数字,能救人,还能够让自己集中注意力,少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最好是晚上还能加上三到四个小时的班,回了家之后累的稀里糊涂,躺在床上直接睡过去,什么别的事儿都用不着他管。
  
  而现实生活就是让人捉摸不透,在救护车队之中,乌鸦嘴通常显得十分灵验,乌鸦想法也是如此。王鸽的这个想法刚从脑袋里面一闪而过,耳机里那来自于护士站的任务通报就又响了起来。
  
  “接芙和谐蓉区公安分局通知,远大一路一百七十九号华都雅苑小区,一栋一单元一七零二号房间有人中毒,请求一辆救护车马上前往现场!”
  
  这下王鸽可算是来了精神,将自己的水杯子中茶水补足,接下了这个任务就快速跑向了停车场。湘agz689的后车厢刚刚被清理干净,护工大姐推着车子还没来得及离开停车场,就又看到王鸽的身影了。
  
  “这样真的好么,年轻人是真的不怕累啊!”谢光站在车队办公司的门口,叼着烟卷说道。
  
  铁大致也吐了口烟,“没事儿。王鸽你还不知道吗?心情不好压力大的时候,越是出车越有精神。对他来说,出诊简直就是一种让自己心无旁骛的调节方式了。”
  
  王鸽的救护车轱辘一转,马上开到了急诊大厅的门口,刘崖与田雨晴从门口急匆匆的出来,看到了王鸽的车之后就立马上车。
  
  “你说公安那边的人是不是该学习一下基础医疗知识了,打电话过来说是有受害者中毒,问具体的情况,一问三不知,问身上烫不烫,脸色怎么样,呼吸是否顺利,都没有办法准确的描述,就更别指望他们能说出什么中毒源头来了!”刘崖一上车就开始吐槽。
  
  对于中毒的病人来说,确定致病毒物在治疗过程中是首要任务,而且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只有确定了毒物,才能够进行症状分析,对症下药,通过治疗来缓解症状,中和血液和内脏中的毒物,从而彻底消除影响。
  
  不知道毒物的话,只能够针对于症状去进行生命体征的纠正,没办法进行较为彻底的治疗。
  
  “受害人?什么情况?”王鸽愣了,一般有公安局那边通知过来的事情,要么是打架斗殴,要么是故意伤害,这种毒又是个什么情况?
  
  “听说是受害人,哦,就是病人自己打的110报案,说自己有中毒的情况,估计是被人投毒了,有人要害他!警察去了之后的确发现他的身体有问题,然后就给指挥中心打了电话,转到了我们这里。”田雨晴的声音清脆而快速,“好像还立案了。”
  
  “问题是……病人现在还清醒着呢!中毒的情况应该不是很严重。”刘崖有些无奈,这种情况病人其实完全可以自己来医院,比等救护车过去还要快一点儿,不知道人家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是自己命更要紧一些才对。
  
  王鸽也听了个云里雾里,不知道现场是个什么情况。还是那句老话,到了就知道了!事发地点距离医院大概有七公里左右,王鸽在对指挥中心进行汇报之后,花了八分钟的时间抵达了小区,又在电梯那边浪费了两三分钟。
  
  小区比较新,是两年前刚刚开发完毕的,入住率估计在百分之八十左右,能够在城市的这个位置买到这种房子,住户都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整体环境和装修都不错。
  
  等到一行三个人乘坐电梯来到十七层的时候,发现事发地点的房间门开着,两个民警正站在大厅之中进行勘察,还套着小本本进行着记录,表情比较尴尬。王鸽一进门,只听到第三个人的声音,但是并没有看到人。
  
  “警察同志,病人在哪呢?”王鸽问道。
  
  警察往大厅侧面一道关着的门一指,“厕所里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m.520』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