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四百九十三章 懦弱 下

第四百九十三章 懦弱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由于病人的身份现在没办法确定,王鸽也只能来回来去的跑,然后办理检查治疗和手术的手续。
  
  没有家属,没有朋友,就算是进行简单的手术也没人给他签字,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由大夫们自作主张,幸好不是什么大手术,就是探查清创,缝两针,基本上不会有生命危险。
  
  协助王鸽的那个年轻人早已经离开了医院,毕竟人家也是有工作的。跑腿的事情就只留给他一个人干了。然而在做这些事情之前,他还是特意回了一趟车队办公室,把自己身上的血迹弄干净,并且将带有血迹的衣服换了下来。一个医疗工作人员穿着血衣在急诊大厅里面跑来跑去,影响确实有点不太好。让病人和病人家属看了,得有多难受。
  
  手续办的差不多了,他就直接等在了急诊部第三处置室的门外,情况不是很严重的手术,一般都会在这里进行。
  
  刚好刘崖和沈慧从里面出来,两个人摘下了口罩,好像已经处理完成。
  
  “兔子,怎么样?”王鸽把手里的单据交给了沈慧,随后问道。
  
  “运气好,你的判断十分准确。没有伤及重要的血管与内脏,失血过多造成的休克,三个单位的血进去,我估计也人过会儿就应该醒了。”刘崖皱了皱眉头。
  
  “你是在哪儿发现这个人的,大早晨的。”
  
  王鸽无奈,只好把事情的经过跟他说了一遍,而刘崖听罢之后,甚是诧异。
  
  “你就是下个楼,还能碰见这种事情?不过我还有几个问题,你们应该报警了吧,这种刀伤的话……如果警察来了,我还要给他们提供一点情况,也许对于寻找病人身份,有很大的帮助。”刘崖说道。
  
  这话音刚落,那个民警就来到了分诊台。报警电话并不是王鸽打的,而是路过的人打的,警察只知道人在这里,也不知道到底该找谁。
  
  分诊台的护士往王鸽这里一指,王鸽瞬间回过神来。“说曹操,曹操就到。人来了。你也用不着等着了。”
  
  “你是负责的大夫吗?人现在什么情况?”民警跟刘崖握了手,基本的情况他已经掌握,也就用不着再去询问王鸽了。
  
  而且这边派出所的警察,大多都跟王鸽比较熟悉,平时没少打交道,只是用眼神和点头打了声招呼而已。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他肚子上的刀伤有些蹊跷。”刘崖赶紧回答道。
  
  “有什么问题吗?是自残还是别人捅的?”另一个警察问道。
  
  “就是因为没有办法分辨,所以才觉得奇怪。根据伤口的情况来看,周边已经凝结了不少血液,应该有超过几个小时了。伤口不大,也很浅,根本没有伤到内脏或者是动脉血管,所以出血的速度是非常慢的,以至于流血流了一夜,一直没有止住,才造成了失血过多休克的情况。而且在这个人受伤之后,他应该是处于清醒的状态下,哪怕有疼痛的感觉,但是这种伤情绝对能说得出话,并且可以移动。在受伤的几个小时里,虽然身边没有通讯设备,随便喊几句,应该就会有人来帮忙,那可是楼道啊!就算是不想别人帮忙,自己乘坐电梯下楼过马路到医院救治,也是完全做得到的。可是他什么都没做,就在那里等着。”刘崖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王鸽,里面有很多情况都是王鸽提供给他的。经过综合分析,才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有没有可能是自杀,又不够坚定,不想求援。或者是病人带有某种精神疾病?”警察听刘崖这么一说,也感觉有些奇怪。现在看来,找到病人的家属是最重要的事情,这足以把一切都弄清楚。
  
  “不排除这种情况。当然也不排除是他人的故意伤害。”刘崖说道。
  
  “我们那所公寓,走廊和楼梯间里面是没有监控的。现场应该已经被完全破坏掉了,但是血迹的话,只存在于四层到五层之间的楼梯间,应该没有出现在别的地方。那边应该就是他受伤的第一现场,并且没有经过移动。”王鸽对两个民警说道,“我们的事儿就到这里了,接下来是你们的问题了。”
  
  “指纹血样,照片。我们需要采集这些东西,回去跟失踪人口的比对。在此之前先查一下,他出事儿的时候,到底有没有坐过公寓电梯。如果没坐过电梯,是突然出现在那个位置的,那么他就很有可能是你们那栋楼里的住户,搜索范围会小很多。”警察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按部就班展开调查。
  
  “我估计也是我们那栋楼里的住户,发现他的时候身上穿着居家服装,还有拖鞋。”王鸽说道。他所能提供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东西了。
  
  剩下的事情被警察接管,他们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就守在了医院里。
  
  整件事情搞的王鸽和刘崖一头雾水,似乎是莫名其妙的救了一个人。
  
  “都说你这几天血气重,这大早晨的又搞了个满身是血。”徐林看着王鸽泡在盆里的那套衣服,空气中已经弥漫着八四消毒液的味道。
  
  “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倒霉。那个人还活着。”王鸽只能笑笑,摘下了自己的工作证,看了一眼。虽然之前塑料外壳上的血迹已经擦拭干净,但是内部的纸卡却已经被血液浸透,连名字都有点看不清了。
  
  “你这个情况要到行政部去找人换一下,几分钟就能解决的事儿。”谢光提醒道,“下次遇到血肉模糊的现场,记得先把这玩意儿收起来。换的次数多了,欧主管是要骂人的。”
  
  “回头得了空再去吧,现在也不怎么耽误用。”王鸽原本想要拿出车记录本,填写记录,但是回头一想,这一趟根本就没有出动救护车,苦笑一声又把本子塞了回去。
  
  其实他的脑子里一直在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每一次出车祸救援,都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故事。这次的故事,似乎只有一个开头,过程和结尾根本就没交代,总是感觉心里过不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