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四百八十五章 防卫

第四百八十五章 防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等到王鸽看见田雨晴的眼神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情况怎样了。
  
  看来宋平安所接诊的那个失忆的年轻女病人病情并没有好转,而宋平安的心境也因此受到了影响,以往的欢声笑语早已经不复存在,整个人的精力好像都已经被抽干了。
  
  王鸽自然不会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宋平安面前提起,人家好不容易遇到了喜欢的女孩儿,却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车上三个人直到救护车抵达目的地,都没有再闲聊,而宋平安和田雨晴两个人也把这一趟出车当做是一个休息的机会,十分难得。
  
  “今天都是见血的活啊。”王鸽说道,“逃是逃不掉了。”
  
  宋平安则是难得的露出了笑容,“走吧,交警招手呢。”
  
  一行人推着车子,赶紧下了救护车。现场除了有交警的摩托,还有派出所的警车。看来事情已经处理完了。
  
  这是一个十字路口,交警已经开始对周边车道的车辆进行交通疏导。一辆银白色的宝马车半个车身已经到了最右侧的非机动车道上,而非机动车道上则是横躺着一辆电瓶车。
  
  在轿车和电瓶车的中间,有些许的血迹,呈现滴落状。
  
  “那边那个严重,先看那个。”抓紧吃的是不远处的路边草丛,那边也有几个警察正在守着,地上好像躺着一个人,人估计是不行了,谁都没敢动他,就等着医生来。
  
  在这里的马路牙子旁边,还坐着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的中年人,他的脸上和眼睛附近也受了伤,两条胳膊和上身都被鲜血染红,但是神志清醒,还能保持坐立,与旁边的警察进行交谈。
  
  而他旁边警察的手里面,这是握着一把大概三十厘米长的砍刀,沾满了血迹。
  
  “走,去那边,后面的这个人留给老吴。”宋平安大手一挥,肯定是要抢着严重的先进行救援。
  
  于是一行人又赶紧推着车子来到了另外一侧,跑了足足有二十多米。王鸽这才看到,果然有一个人仰面躺在草丛之中,身旁和身子下面一滩的血迹,尤其以腹部颈部最为严重。整个人怕是已经不清楚了。
  
  只是这个人赤裸着上身,看起来十分壮实,整个上半身都已经被纹身所覆盖,什么图案都有,跟这个人比起来,之前坐在路边的那一个中年男人,就显得瘦弱多了。
  
  “体温,血压。”宋平安戴上口罩,蹲下去摸出自己的听诊器。
  
  “血压六十四十毫米汞柱,体温三十六点四摄氏度。”田雨晴干脆利落的回答道,“这出血量……”
  
  “脉搏较轻无力,心动过缓,供血不足,双肺呼吸啰音,有呼吸衰竭的倾向。肠子都流出来了。”宋平安叹了口气,摇摇头。“我就说应该带血浆的,尽可能清疮止血,给吸氧,开放两条静脉通道,肾上腺素,多巴胺,地塞米松,复方氯化钠,能做到的就只有这些,希望能承担医院。”
  
  “什么情况?这是刀伤?”王鸽在一旁询问道。
  
  “刚才那边不是有个人在那坐着呢?砍的。”一个警察回答道,还一边挠着脑袋。
  
  王鸽满脸的吃惊,来回来去的,看着那两个人一点都不敢相信。
  
  既然如此,这两个人就是现场唯一受伤的了,前者要比后者的伤轻很多。只是一般情况下,受伤更严重的不应该是那个瘦弱的中年男人吗?
  
  这两个人要是起了纠纷打起来,怎么看都不是一个级别的。先前那个瘦弱的中年男人看起来很老实,也没什么本事,穿着打扮也很正常。而现在躺在王鸽面前的这个人,一看就颇有社会大哥的风范,满身横肉,外加纹身,应该是他拿着刀砍别人才对。
  
  “不相信吧?一开始我也不信。”警察看着王鸽的表情,有点打趣的说道。“只不过这个刀,还真是他自己带的。”
  
  “越说越糊涂了,自己砍自己?”王鸽又问道。
  
  警察摆手,“不是这么个事儿。这个人是宝马车主,直行加右转并行的道,被前方直行车辆等红灯给堵住了,他就想借自行车道过去,差点撞上那辆电瓶车。人家肯定下来跟他理论啊,刚开始宝马车上的人还没开始动手,只是说了几句,这位大哥倒好,从车上抽出刀,下了就要砍人,可是砍了没两下,刀居然脱手了!后面的事情,就不用我说了吧。”
  
  王鸽也是一阵的无奈,没想到事实却是这样,看来这位大哥的业务还是不太熟练,或者是安逸的日子过的时间太长,忘了怎么拼命。
  
  在港片的古惑仔电影里面,陈浩南砍人都是要把手里的砍刀跟手绑在一起,防止刀柄太滑脱手。
  
  王鸽的心里已经有了数,应该是这纹身社会大哥的刀掉落之后,骑电瓶车的中年男人捡起了刀,自己想砍人耍威风,没想到对方没什么大事儿,自己则是一个重伤。
  
  “别在这里拖了,上车气管插管,接呼吸机,再来一支肾上腺素,上生命体征监控。再不去医院,估计撑不了太久。”宋平安喊了一句,“王鸽,来帮忙。”
  
  “脖子上的伤口没伤到动脉,但是全身上下的伤口比较多,除了这个造成的失血过多之外,胸腔和腹腔内的积血会造成十分严重的隔膜刺激症,呼吸收到影响,消化系统内脏正在衰竭,情况十分严重!”宋平安说道。
  
  就在王鸽他们把病人抬上推车的时候,旁边的警察跑了过来,对着现场的一个小领导汇报。
  
  “队长,查清楚了,陈海龙,三次入狱,判刑十年,偷窃,抢劫,寻衅滋事,打架斗殴。”警察说道。“传说在道上还稍微有点名气,都喊一声龙哥。劣迹斑斑啊。”
  
  “有名气还能混成这个样子?都快给人砍死了。”领导嗤之以鼻,这些所谓黑社会大佬都是些什么东西!“跟着去医院吧,别处什么差错,让人钻了空子。”
  
  警察敬礼,然后跟上了王鸽他们推着车子都脚步。
  
  宋平安特意在伤员的身上盖了被单,害怕周边的围观群众看到会留下心理阴影,再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尊重病人的隐私,可是血液还是不断的从胸腹部的几个刀口之中渗出来,很快浸透了身上的被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