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四百七十九章 营救 中

第四百七十九章 营救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阎王大人……”王鸽一愣,赶紧救护车的窗户外面,好在还没什么人往这里看。虽然阎王大人在自己的眼中是真身,是一个小萝莉的形象,但她在每一个人的眼里都是不同的形象。
  
      甚至可以说,每个人心中的阎罗王是什么样子,她就会变成那个人眼中的模样,哪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所看到的就是阎王。阎王大人的伞放在双膝上,并没有打伞,这意味着她是可以被看到的。
  
      与此同时,王鸽胸口的镇魂牌也发出了十分冰冷的气息,心脏都不怎么舒服了,呼吸也变得不畅快起来。王鸽定了定神,好在没有背着一股寒意击倒。
  
      “别东张西望了,开车吧,路上就没有人觉得奇怪了。”阎王大人笑了笑,似乎一点儿都没有为虚紫被天界禁锢而担心。
  
      “绑好安全带。”王鸽说道。
  
      “我哪里还有什么安全?”阎王大人眨了眨眼睛,奇怪的看着王鸽。“就算是撞了车,死的也是你啊。”
  
      王鸽撇撇嘴,没再继续坚持,这话倒是真的。当然,他也不必害怕路上的监控摄像头拍到他这辆救护车的副驾驶座位并没有绑安全带,更不会扣分。镜头是拍不到他们这些能量体的实体的,不论是否打伞。路上遇到交警就更不怕了,阎王大人自有办法。
  
      “刚才那三下你若是敲了下去,不光是这镇魂牌要废掉,也许你的灵魂都会被它吸干。还好我来得及时,没让你干着蠢事儿。”阎王大人拍了拍胸脯。“你怕是已经知道了吧。另一个适格者告诉你的?”
  
      王鸽点了点头,“我实在是担心……”
  
      “找死神和执法者把你带到地府是我下的命令,不过他们的行为好像粗暴了一点儿,只是绝对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就是了,你的体内仍旧有生机,顶多昏迷一会儿,生命体征是正常的,他们会以为你劳累过度罢了。我的工作方式有点儿问题,我向你检讨。”阎王大人的脸上表情不变,一点儿都没看出检讨的意思。
  
      王鸽哪敢要阎王大人检讨,脚下踩着油门赶紧说道,“只是我当时的事儿没干完……如果早知道是虚紫出事的话,我一定乖乖的跟着那个执法者走了。不过你刚才说的……是怎么回事儿?他们现在敢杀人了?”
  
      “不敢,也没那个权力。但现在不敢不代表以后不敢。目前来说你还是安全的。强行召唤虚紫的受伤的话,只是由于镇魂牌的机制。虚紫无法移动,也回不了地府,被禁锢在某个地方,肯定是有法阵约束的,凭借她的强大能量都没有办法穿过的法阵,必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如果你强行召唤,镇魂牌会消耗其自身的生命之力来协助虚紫突破法阵约束,如果镇魂牌的生命之力不够……你的灵魂已经跟这个牌子绑在一起了,你懂吧?”阎王大人终于严肃了起来,目视前方面无表情的说道。
  
      王鸽想了几秒钟,马上明白过来!如果镇魂牌的生命之力不足以协助虚紫,那么镇魂牌就会强行抽取王鸽的灵魂转化为生命之力的能量,自己的灵魂会被大量消耗,轻则体力透支,重则灵魂受创精神失常,再严重的,那可就是灰飞烟灭了。原理几乎跟地府世界里面那些重大罪过的灵魂,要被湮灭成为血色芦苇之海的能量一样,消散在天地之间,进入灵魂能量守恒系统,再也没办法转世轮回。
  
      无声无息的消失掉,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世界上就不会存在王鸽这么个人了!
  
      而在许久之前,虚紫曾经给王鸽开过一个权限,那就是每救一定数量的人,就可以使用镇魂牌所积攒的生命之力强行扭转濒死之人的状态,然而时间只有几分钟,还要扣除一个数字,后面的全凭病人造化。这证明镇魂牌积攒生命之力是十分困难的,虽然没办法具体的量化,但绝对不足以协助虚紫从禁锢之地出来。
  
      强行使用镇魂牌的召唤功能,王鸽百分之一百的会出事儿!
  
      听到了阎王大人的话,王鸽不仅汗毛直立,冷汗直流。都这么长时间了,鲁莽的坏习惯虽然早已经改掉,但是王鸽当时心里着急,只想着怎么快把虚紫救回来,而没有考虑到自身的安全和整件事情的复杂程度,一念之差,差点丢了小命!
  
      天界和地府果然不是这些普通人能够完全理解透彻的,王鸽没想到这些事情里面的秘密与规则居然如此难以探寻!
  
      回过头来想想,如果事情真的这么简单,阎王大人压根没必要非得把王鸽搞到地府里面去,只需要随便告诉他一声怎么操作就行了。
  
      自己还是太着急了。
  
      “这件事其实我也有一定的责任。我给她的压力太大,现在地府里面人手严重不足你已经知道了。能者多劳嘛,二十四个小时灵魂收取下来,总会有能量不足的虚弱期,全凭着血色芦苇药丸。来不及补充就会被天界的那些存在钻空子,很多死神都是这样被他们捕捉禁锢的。”虽然阎王大人承认了自己的失误,但从脸上却仍旧看不出一丁点儿的愧疚。
  
      王鸽对此有些不太满意。
  
      毕竟对于阎王大人来说,虚紫只是一个得力的手下,想要去营救她并非是两个死神之间有着怎样的感情,而是缺了这样一名手下。营救虚紫只是因为虚紫能力强,值得被营救,而且虚紫有被营救的办法,仅此而已。
  
      王鸽也知道,他不能去要求地府世界之中产生什么人情味,尤其是对于一个阎王来说,这简直是太过分了,于是只能释怀。
  
      “那……怎么办?”王鸽皱着眉头问道。“会像别的死神一样,在没有找到禁锢地点之前,就没办法把人给救出来了吗?”王鸽说的是“人”,而不是虚紫。他知道虚紫是个死神,也一直在告诉自己虚紫是个死神,但还是没办法真正的把她当成一个死神。
  
      “你很关心她,这是好事。”阎王大人说道,“办法是有的。毕竟虚紫不同于其他的死神,她与你之间是签订了契约的,你的镇魂牌,你的赌约绳都与她息息相关。召唤这条路走得通,能救她的只有你,我都做不到。毕竟……我还没有遇到过与人类签订赌约的死神被禁锢的情况。但是这个方法……不一定成功,也有很大的风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