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四百六十八章 职业病 下

第四百六十八章 职业病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光是方若华的男朋友感到奇怪,林颜悟此时也歪着头看向王鸽。只不过她并非是觉得王鸽怎么认识这么多漂亮可爱的女孩儿。
  
  面前这个年轻的女孩子不用说肯定是个护士,可是个护士也就算了,王鸽还认识,估计是在一起工作的。
  
  这发生在王鸽身上的事儿,也太巧了点儿吧。
  
  没等林颜悟回过神来,王鸽就从病人的身上翻出了手机。病人年纪比较大,控制起来比较容易,这人都倒了好一会儿了,也没有人凑过来询问情况,像这种情况十有八九这病人是独自出来的,身边没有任何家属,而刚才方若华在让他男朋友报警的时候也提到了这一点,证明方若华也是这么想的。
  
  “估计是老人吃了饭自己出来遛弯,出了事儿。”王鸽把手机递给了林颜悟,“老人机,不需要什么密码指纹,看看能不能找到他家里的联系方式,赶紧打电话联系家属。”
  
  王鸽也纳闷,居然能够在这里遇到方若华。
  
  算下来王鸽跟方若华一起出车也就只有那么一两次,后来就再也没怎么见过面了。
  
  一段时间之后,王鸽无意中跟同事们提起讨论起护士们的时候,才想起已经有很长时间没见过这个女孩子了。
  
  后来还是消息灵通的谢光告诉他,方若华只在雅湘附二医院的急诊部实习了一个月不到,就被调走了,除了当初跟她关系比较好的几个护士有联系方式之外,其他人都不怎么联系了。
  
  大家平时工作忙,也不会偶尔出来聚个会什么的,慢慢关系就淡了,王鸽就见过方若华那么几面,认不出来也是应该的,只是王鸽倒感叹方若华记性了得,这已经时隔一年多了,居然还能在黑夜里一眼认出自己。
  
  有人传言说是方若华受不了急诊部这种环境,自己找了上面领导的关系,给调到别的医院的别的科室了。但是急诊部里面的这些人谁都不信。
  
  方若华在平时工作里的表现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就算是刚来医院,第一次跟王鸽出车的时候也是可圈可点,这姑娘热情开朗,韧性很强,肯定不是遇到困难就退缩的那种人。而且根据今天方若华碰到了病人直接出手相救的情况,骨子里还是一个急诊室的护士,走到哪儿都改不了。
  
  看着方若华给病人清理口鼻的动作,就知道她现在所从事的仍旧是医疗工作了,而且动作无比娴熟,表情沉稳,跟一年前的样子判若两人,看起来平时这活儿没少干。王鸽甚至以为方若华调到别的医院,是去了别的医院的急诊呢。
  
  时间才过去了十几秒钟,林颜悟的电话还都没打完,王鸽身子下面的病人就停止了癫痫的抽搐。
  
  方若华赶紧刚才塞进病人嘴里的那包纸巾给抽了出来,趴在病人耳朵旁边大喊,“老爷子,您能听到我说话吗,您现在知道自己在哪吗?”
  
  老人手脚和头部还能活动,眼睛也是半睁半合着,也听得到方若华说话,但也只能尽力的睁开了眼睛看着方若华,嘴里呜噜呜噜的,说不出话来。
  
  “打通了,听着是女婿接的电话,说是马上赶过来,就住在这附近的小区,估计两三分钟就能到。”林颜悟这会儿撂下了电话,跟两个人说道。
  
  方若华一看这情况,也就不再询问了,先是查看了这名年迈的病人周身,老人好像并没有因为突然摔倒而导致摔伤。在没有听诊器和手电筒的情况下,她只能将自己的耳朵贴在病人的胸膛上,仔细的聆听病人的心跳和呼吸,然后使用手机屏幕作为光源,检查病人瞳孔的对光反射情况。
  
  “王师傅,你怎么看?”方若华抬头看向王鸽。
  
  王鸽摇摇头,“你是护士,我就是个司机,你比我专业。”在有护士在场的情况下,王鸽还是不敢乱说话,毕竟人家虽然不是医生,但也是正儿八经有临床经验的,而自己只是个看医学书的半吊子,根本没办法下判断。
  
  “救护车要多长时间?”方若华又转过头去问自己的男朋友。
  
  “说是十分钟以内,不过救护车这个东西……”她男朋友回答道。
  
  “距离这里最近的医院应该就是雅湘附二,不足两公里,以我对那些夜班司机的了解,指挥中心转述电话,再加上准备时间,说十分钟都算多的,估计待会儿就能来。”王鸽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背心裤衩的中年男人急匆匆的从远处跑来,钻进人堆里,看到病人就扑了上去,“爸,你这是怎么了?”
  
  “他现在暂时不能回答你的话,我们已经叫了救护车了,等一下吧。”王鸽赶紧说道。
  
  “那哪还来得及啊,我自己有车,我把人送到医院去。”中间的人掏着口袋,发现自己除了家里的钥匙和手机之外,什么都没带,车钥匙也放在了家中。“哎,一着急什么都忘了。”
  
  “不用了,别人现在的情况暂时没有办法确定,在没有医生的情况下,随意移动病人可能会产生更严重的后果。这位是雅湘附二医院的救护车司机,他对这里比较熟悉,医院就在不远处,救护车应该很快就会过来。”方若华赶紧拦下了想要回家取车钥匙的病人家属,然后又跟他交代道。
  
  “等会儿大夫来了,我会先跟大夫说明一下情况。别人曾经得过什么病,最近在是什么药,近期有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都要跟大夫说清楚。只要有利于大夫判断病情,对症下药。我是个护士,现在可能有脑溢血的情况,虽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这么大岁数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爸本身就有高血压,自己吃点药都不怎么管用,本来就打算去医院看看。我老婆和孩子趁着放假都旅游去了,就剩我们爷俩在家里本来打算等他们旅游回来,一起陪着老爷子去医院检查一下,没想到这才拖了几天,就变成这个样子。”中年男人抹了一把脑袋上的汗,掏出手机,按下号码之后,却不知道该怎么跟自己的老婆说这件事。
  
  几个人正说着话,道路尽头传来一阵救护车的尖啸声。乌拉乌拉的警笛声越来越近,最终救护车停在了靠近广场的路旁,警笛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从车厢后面下了一个大夫和一个护士,而驾驶员则是取下了推车病床,一起飞奔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