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四百四十四章 社会人 上

第四百四十四章 社会人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宋平安作为一个急诊大夫,本身把病人交给门诊住院肿瘤科之后就应该不再过问,可是他毕竟是喜欢那个姑娘,一有时间就往住院部那边跑,跟大夫们讨论病情,陪着女孩儿聊天散心,让他坚强起来。
  
      一来二去,徐倩也知道宋平安对自己是个什么心思了,但是没有任何反感。
  
      而女孩儿的家里人早已经来到了医院照顾她,对于宋平安的数次造访也不表示任何的反对,这两个人有戏,大家心知肚明,现在看来,疾病成为了他们之间的唯一阻碍。
  
      这个阻碍是致命的。
  
      “徐倩的父母都来了,可是……”宋平安叹气摇头,老天爷怎么就这么不公平呢?
  
      王鸽甚至有一种冲动,想要让虚紫去查查这徐倩到底还有多少阳寿,到底会不会在短时间内死去。但是虚紫肯定不会帮他查,也肯定不会告诉他。这属于绝对的违规行为。他多么想告诉宋平安,徐倩肯定没事儿,阳寿还没耗完,还有好几十年的活头,不要让他再这么担心,遭受折磨和煎熬。
  
      可是谁心里都知道,头部的恶性肿瘤的治愈率很低,就算是十分幸运的存活了下来,下半辈子也要整天捧着药罐子生活。生活质量根本没有办法保证,身体时常处于虚弱的状态,没有什么自理能力,也干不了工作,这对于任何家庭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压力。
  
      与此同时,徐倩和他的家里人还要整天担心,恶性肿瘤细胞会不会转移到其他的内脏。一旦转移,那就没有几天活头了,第二次治疗的效果,肯定不会比第一次治疗要好。
  
      宋平安现在所承受的压力是无比巨大的。别人怎么劝都没用,只能靠他自己撑下去。
  
      由于女孩的病还没好,现在还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而且在手术之后,女孩头部的肿瘤移除,就算能够活命,她的记忆一旦恢复,还不知道能不能够记得住宋平安这个人呢。
  
      “宋大夫,别太担心,吉人自有天相。你救了这么多人,老天爷绝对不会那么对你的,这个世界上还是有道理的。”王鸽说道。“算了,不提这件事了,也是我不好,让你难过了。小田,现场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年轻人,二十多岁,是芙和谐蓉区公安分局那边给急救中心打了电话,然后又转到了我们这里。说是被人打了,现在动不了,要叫救护车过去看看。”田雨晴也觉得先前的话题确实有些沉重,一听王鸽要询问情况,赶紧脱口而出。
  
      “被人打?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大中午的,打人的也不嫌热。”王鸽看了一眼车载导航上面的定位,显示是在一所大学里,名字比较长,是个什么职业学院,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学校,应该是个三本或者专科学校。
  
      “人情况怎么样啊?”宋平安几乎是在瞬间,就从刚才沉闷的情绪之中脱离出来,遇到工作当然还是以抢救病人为重。
  
      “不太清楚,电话里面没有详细的说。只是说让我们赶紧过去。”田雨晴说道。“估计,附近派出所的人正在现场呢。”
  
      王鸽点了点头,医院和派出所的人,还有消防局的消防战士们经常会出现在同一个地点。哪里有紧急的事情,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跟兄弟单位的人合作,王鸽早已经习惯了。
  
      好在定位的地方距离医院并不是很远,尽管现在处于中午的高峰期,王鸽还是发挥了它极致的驾驶技术,在川流不息的车辆之中辗转腾挪,见缝插针,反正脑袋顶上亮着警灯,车辆还不断在鸣笛,既然车辆有特权,那就应该把这种特权用到最恰当的地方,他只用了十分钟,就抵达了大概九公里之外的学校里面。
  
      中午的时候校门大开,保安并没有对救护车进行阻拦,先前学校里面出了事儿,就是保安报的警。有不少学生在校门口进进出出,先是来了派出所的警车,后面又来了医院的救护车,是个人都知道学校里面除了事情,虽然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但还是有人举起了手机,拍摄着救护车进入校园的画面。
  
      根据导航的指引,王鸽驾驶着救护车来到了学校操场旁边的公园附近。这里围了一圈人。
  
      雨过天晴,太阳又从云彩之中冒了出来。室外的温度瞬间飙升,脑袋顶上的大太阳并没有让围观群众们的兴致减弱,人都一样,不论是大学生还是大妈,出了事儿,总是愿意多看几眼的。
  
      王鸽推门下车,太阳晃的他睁不开眼睛,几乎在一瞬间就冒出汗来,他抹了一把额头上面的汗珠,帮宋平安把推车抬了下来。
  
      医生和护士其实是最热的,无论在什么季节什么时候,他们总是要穿白大褂,戴着帽子和口罩,哪怕是这种炎热的天气也不能脱。
  
      “同学们让一下,大夫过来了,给我让条路。”王鸽一边推着车子,一边对着围观群众喊道,从人群之中挤进了事发现场。
  
      公园道路旁的一棵大树下面,坐着一个年轻人,身穿黑色短裤和短袖t恤上衣,捂着脑袋满脸丧气,旁边还蹲着一个年轻男人,好像是他的朋友,两个人在说着话。
  
      做事的那个人用右手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右侧,不难看出,指缝里面有些许血迹。只是王哥看着这受伤男子的发型确实感觉有些尴尬。
  
      他的发型大概是十年之前被称为杀马特的那种。
  
      而两个民警则是满头大汗的在询问着树下站着的两男一女,女孩好像刚哭完,脸上还挂着泪珠,两个男的义愤填膺,一直在跟警察说着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