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四百四十一章 烧钱 下

第四百四十一章 烧钱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地上的针管,病人肘关节内侧浅静脉的针孔,再加上旁边床头柜上熄灭的酒精灯,托盘,桌子上散落的些许白色粉末,让王鸽瞬间明白了病人晕倒的~щww~~lā
  
  碰到这种事情,他必然是毫不犹豫的拨打了0报警电话,讲明了现在的情况,在接线员说警察可能要十分钟左右才能抵达现场之后,还是先让警察直接去最近医院了解情况算了。
  
  王鸽他们在这里等不了十分钟。
  
  不论是刘崖,沈慧还是王鸽,都遇到过这种病人,没办法,吸和谐毒的人也是病人,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吸和谐毒者只要没参与贩毒,也是受害者,像是这种情况,该抢救还是要抢救的。
  
  只是沈慧在帮病人量血压的时候意外发现,这个人虽然租住在这种十分底端的社区,但是身上所穿着的衣服却都是品牌服装,鞋子也是国外的运动品牌,如果他所穿的都是正品,那么身上这几件衣服加起来要几千块钱,价值不菲,但是看得出来衣服比较脏了,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换过了。
  
  王鸽也发现这一点,虽然觉得不对劲,可还是没多理会。
  
  “血压八十,六十毫米汞柱,耳道温度三十六摄氏度。”沈慧说道。
  
  “血压降低,呼吸深度抑制,脉搏细弱,心跳缓慢,瞳孔呈针尖状对光反射不明显,面色苍白,体温降低,全身性紫给,可判定进入休克状态。这已经是三联症了,急性毒品过量中毒,应该是吗啡类型的。”刘崖看了一眼王鸽,“收集一点白色粉末,密封袋装起来回去进行毒理分析。沈慧,气管插管,接气囊,心肺复苏。”
  
  王鸽点头答应,“八成是海和谐洛因。”
  
  吸和谐毒的方式有很多种,包括口吸、鼻吸、烫吸、口服、注射等等,而注射又会有皮下注射、肌肉注射和静脉注射几种方式。
  
  这个东西跟药品一样,静脉注射的效果作用最明显,危害也最大。在毒和谐品成瘾人员毒瘾越来越重,在剂量小或者纯度不够的情况下再也找不到飘飘欲仙的感觉之时,就要采用毒品直接进入血液循环的方式,也就是静脉注射,以寻求一种稍纵即逝的快感。
  
  静脉注射不仅会让毒瘾越来越严重,还无法掌握剂量,很容易猝死。而有的吸和谐毒者在找不到蒸馏水稀释毒和谐品的时候,就会用自来水来稀释,甚至是直接扎针进入静脉,抽点自己的血出来稀释针筒之中的毒和谐品溶液,然后再进行注射。
  
  这些人吸和谐毒都花不起钱了,就更别说会去购买大量的一次性注射器了,注射器长期不消毒,很容易感染,与他人共用注射器,还有可能会交叉感染,肝炎、肺结核、艾滋病等发病几率很大。
  
  有的吸和谐毒人员,还会把一些不适合于注射的镇定剂片剂、粉剂混入水中进行注射,这些东西不能够完全溶于水,沉淀下来很容易造成血管栓塞,人自然是说没就没。
  
  这种在死亡边缘寻求刺激的感觉,还不如去玩个蹦极呢,跑跑步所分泌的肾上腺素和多巴胺也比这个来的爽很多。
  
  有的人说吸和谐毒的成瘾性根本没有那么大,都是吹出来的,还不如香烟来的厉害,这简直是扯淡。
  
  吸和谐毒与吸烟所造成的后果完全是不一样的,光是戒断反应就有很大的区别。
  
  虽然烟草很可怕,但是这个东西说句实话,一个十几年的烟民如果某一天突然不能抽烟,只是心里烦躁一些,心情差一些,有一点焦虑,睡着了也就好了。可是吸和谐毒的人一旦毒和谐瘾发作,对于自身精神和身体的摧残,以及可能会产生的社会性危害,都不是烟民所能比得了的。
  
  王鸽还从来没听说过谁戒烟能戒出心理问题的,可是毒和谐品的戒断反应却会引发失眠、焦虑,虚弱、头痛、恶心呕吐,发抖、出现幻觉甚至是狂躁。一般毒和谐品成瘾者为了吸毒,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卖掉一切能卖的东西,为了抑制自己身体产生的情况,不惜自残,甚至是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一般来说,所有的吸和谐毒者都尝试过戒掉毒和谐品,但是大多数人都撑不过十二个小时。在八到十二个小时之内如果不重复使用毒和谐品,就会出现流鼻涕、呕吐、出汗、腹泻、抽搐的反应,在三十六个小时到四十八个小时后,症状会持续加重,更有可能会出现全身瘫软、抽风,关节疼痛等症状。
  
  试想一个十年的烟民两天不吸烟,会产生这种情况吗?
  
  “车上没有纳洛酮啊,一针下去肯定管用。”沈慧已经协助刘崖完成了气管插管,不断的捏着气囊,而刘崖则是一直在进行心肺复苏。
  
  纳洛酮是不会被配置在救护车上的,车内空间有限,世界上的病症千千万,不可能针对每一种病症都准备特效药。而在生命的最后,人在濒死的时候,症状表现就只是心跳和呼吸衰竭,血压不断的降低,身体循环和新陈代谢接近停止。为了能够救命,救护车上的所有药品基本上都是为了这几个濒死症状而准备的。
  
  先把命捞回来,再解决别的事情。况且救护车也不能满足某些药物的储藏条件。
  
  王鸽和房东一起把那病人抬到了担架上。
  
  “这人吸毒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王鸽看向房东。
  
  房东点了点头,“这人平时胆子小的很,也不伤天害理,更何况这边的房子不好往外租……”他有点脸红,一般来说发现这种情况第一时间肯定是要先报警的。
  
  “容留他人吸毒,不报警,也是违法行为。”王鸽也懒得跟他多说,“等着警察上门吧。”
  
  “别说了,走!”刘崖跟王鸽一起抬起了担架,在下楼的这几分钟的时间里,胸外心脏按压算是做不了了。
  
  就在众人下楼的时候,刘崖一抬头,却碰上了一个不算熟人的熟人。而这个人王鸽也是认识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