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性本善 上

第四百二十二章 性本善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外面的雨下的忽大忽小,王鸽也来不及拿冲锋衣了,直直拎着钥匙和水杯跑到了停车场,火速把救护车给开了出来。
  
      跟随救护车一起出诊的是大夫金晶和护士田雨晴,两个人身上都穿了厚厚的冲锋衣用来防水,但是跑了几步却发现天气仍旧闷热,脑袋上的汗都流下来了。
  
      “这雨下完了就凉快了。”金晶一边说着一边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好像是在为自己的尴尬场面作出解释,一上车就有点头晕,扶着额头揉了几下,又有点恶心的感觉,捂住了嘴。
  
      “哟,金大夫,你这造孩子的计划进行的有点快啊。”王鸽笑道,“这算是孕吐吗?怀孕第五周就开始了。”
  
      “去你的,刚才吃东西吃顶了而已。”金晶白了王鸽一眼,心里想的却是真的要找个验孕棒看看了。她自己就是个急诊大夫,有没有怀孕,心里其实还是有底的。
  
      王鸽说的不假,从很久之前她就已经开始备孕了,但是一直没有什么效果,也以为是自己太忙,影响了排卵周期什么的,一直没怀上,也就没往心里去了。没想到今天突然来了反映,搞不好还真的是有情况呢!只是别人孕吐都是闻到饭菜的味道才会犯恶心,怎么到了自己这边就变成闻到车上消毒水的味道恶心了?
  
      “我就等着喝满月酒了啊!”王鸽笑着说道,一只手拿起通话器,另一只手放下手刹挂挡起步。
  
      “这里是雅湘附二医院编号0110,湘agz689,正在前往稻田中学。”汇报完毕之后,车辆已经来到了医院外面的主干道上。“不过,今天是休息日啊,这高中又不上课,大晚上的哪来什么学生跳楼啊。”
  
      “补习班的呗。还能有啥。”田雨晴说道,“还有不到一个月就高考了,现在高三生可都不舍得回家,留在学校里面继续的上课,复习。该学的都学完了,就是在那边做卷子,然后讲题,压力可大的很。明说了要减负减负,不让补课,可是架不住人家是自愿的啊!”
  
      田雨晴这么一说,王鸽也想起了自己高考的时候。那会儿他也是这个样子的,只是学习成绩不好,不在重点班,也不是什么学习好的学生,只是听话不惹事儿而已,大家学习,他也学,努力是努力,至于学不学得会,就全都靠天了。
  
      因此在考试的时候,王鸽也没有太大的压力,会就会,不会就不会,压力比其他学生倒是大了不少,反正包括父母和老师在内,没什么人对他有太大的希望,考成什么样子全凭运气。可就是这样,还是打着擦边球进了个三本,好歹算是运气不错。
  
      “估计又是压力太大了想不开,才想要跳楼的吧。”金晶摇了摇头。当年她的情况也跟王鸽差不多,考成什么样子全靠运气,不过人家的自信和没有压力是来源于有底气。学习好,什么都不愁,什么东西一看就会,全校前十名,什么985啊211啊随便选,更是去大洋彼岸的美和谐国专修医学,学完了才回来报效祖国的。
  
      不得不说,学习这个东西真的是有天赋的,有的人随随便便一学就什么都懂,有的人就算是想破了脑袋也做不出题来,这就是差距。
  
      改得了的叫缺点,改不了的叫弱点,自己有弱点,看清事实承认就是了。学习虽然是改变人生的方法,但不代表这是改变人生的唯一方法。人生大路千千万,怎么走都行,在一件事情上钻了牛角尖,未免也太过于激进了一些。
  
      这会儿雨又下的有点大,王鸽在车里实现并不好,只能降低了车速,好在学校距离医院并不是太远,路上也并不堵车,也不知道这些司机是不是有毛病,越是天气差的时候越是开得快,王鸽打足了十二分精神,生怕出一点点事情。
  
      好在一路平安,车辆在抵达学校的时候,校门大开着,两个保安身穿雨衣站在学校门口,看到救护车的到来并没有阻拦,直接放行,还用手中的手电筒给王鸽指明了方向。
  
      还有不少学生打着雨伞陆陆续续的从校门口出来,两三个人结伴好像是在互相讨论着什么。高中的晚自习是要上到晚上九点多的,现在还没到时间,看来是事情发生之后校方进行了疏散,不想要扩大影响。
  
      有没有影响,影响有多大,该不该隐瞒,这个王鸽都不管,他只希望现场的那个孩子还没跳下来,还有得救。
  
      警察和消防人员已经提前来到了现场,两辆警车和一辆消防车停在了主教学楼的下面。警察在楼下的地方拉起了警戒线,不让任何人靠近,而消防队员已经在准备救生气垫了。
  
      王鸽也下了车,把推车给抬了下来,迎着下落的雨滴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主教学楼的楼上。这栋楼大概有六七层高,上面没有什么光亮,但是消防车的探照灯照射上去,可以看到几名消防队员和警察站在楼的里面,而一个身穿校服的学生则是站在楼顶边缘,面向那些消防队员和警察,只要稍微往后一倒,人肯定就会从楼上掉下来。
  
      这样的高度,就算是有救生气垫也不能保证跳楼人员的人身安全,砸在救生气垫上至少要断点骨头,内脏受点伤。而且救生气垫的充气过程十分缓慢,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达到最佳效果,而看着上面那个孩子摇摇晃晃,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的样子。
  
      “警察同志,什么情况啊?”王鸽擦了擦脑门上的雨水,看起来不带冲锋衣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回去就又要换一套衣服了。
  
      “高三的,父母都没在湘沙市区内工作,不在身边,正在往回赶的路上。这孩子怕是学习压力太大了,听班主任说模拟考试比上一次退步了五十多分,趁着下课的功夫一个不留神就爬上楼顶了,还是楼下的同学发现的,找了老师,赶紧报了警。劝了二十多分钟了,好像一点都没效果。”警察叹了口气说道,“还只是个孩子啊,父母又没在身边,天天住在学校里,听说跟宿舍里的同学们关系也很一般,经常不说话,恐怕是有抑郁症什么的,高三这个环境,又是尖子班,几乎每个人都处于高压的状态,讨论的都是题和学习什么的内容,连点娱乐活动都没有,难受了也不能跟父母面对面的交流,心里怎么会不出问题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