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四百零七章 整整齐齐 上

第四百零七章 整整齐齐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鸽是被电话铃声所吵醒的。自从跟林颜悟正式交往之后,王鸽就十分重视有关于电话和消息的提醒和回复了。以前他的手机不论是什么时候,都处于振动状态,能否及时接到电话,能否及时的回复信息全靠缘分,因为他没什么朋友,也没人找他,就算是找了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
  
      类似于家里人,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大多都知道王鸽工作单位打电话,找不到人或者有急事的时候直接打电话给车队,马上就能联系上王鸽。
  
      再说了,还不是有刘崖和沈慧的嘛!就算是电话打到了急诊部的护士站前台,也分分钟找得到人,王鸽完全不在乎这一点。
  
      现在不一样了,只要是下班状态,他的手机必定是处于响铃状态的,毕竟有些事情还是要为另一半去考虑的,要负责任。
  
      王鸽起床的时间已经不能说是早晨了,现在的时间是中午十一点半,是彻头彻尾的中午。林颜悟看到了王鸽在凌晨给她的留言,也知道王鸽睡得晚,计算好了时间,生怕让王鸽睡眠不足。可是即便如此,王鸽昨晚还是有些失眠,距离上班还剩下半个小时都还没醒。十分钟前闹钟已经响过了,可是在睡梦之中王鸽迷迷糊糊的关掉了它,这是常有的事情。
  
      若是在家里出现这种情况,还有赵雪芹或者王建成提醒一声自己的儿子。可是自己住了以后就没这么个情况了。
  
      “还好是你打电话过来了。不然我就要迟到扣钱了,本身就没多少工资。”王鸽揉着脑袋睡眼惺忪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接起电话就赶紧说道。
  
      “我的天,我还以为你醒了才给你打的电话呢,就算是距离近,你也不能睡到现在才起床啊,还得洗脸刷牙呢,昨天晚上回来没洗澡吧,啧啧啧,脏死了!”林颜悟语气之中虽然透露着一股嫌弃,但是这话还是笑着说出来的。王鸽再邋遢也邋遢不到那里去,平时还是比较在意个人卫生的。
  
      “时间够了,冲个凉是够了,实在不行去办公室那边洗洗,也是有地方的。”王鸽把手机开了免提,丢在床上,丢在床上,自己则是赶紧起床穿衣服。虽然睡着之前是穿着衣服的,但是睡着了以后下意识的就给自己把衣服都脱了下来,什么时候脱的都不知道。
  
      “你这也太辛苦了,去了要是没什么事情,就赶紧找个机会吃饭,不然这一天又什么东西都不吃。”
  
      “嗯,知道了。”王鸽搓了一把眼睛,“今天课多吗?”
  
      “周六,哪来的课。不过天气太热了,最近又要准备六级的考试,六月份就要考了,宿舍待不住,我下午去你那儿,顺便帮你收拾一下。晚上要是有时间,买点吃的给你带过去,等你下班我们……一起回来。”林颜悟说道,看来她今天晚上是不打算回宿舍了,就要留在王鸽这里。
  
      而晚上会发生什么,自然就不用多说了。
  
      王鸽答应了一声,洗完了脸,直接用冷水冲了一下头发,反正头发不算多,待会儿出去干的也快,“成,你路上小心点儿就是了,带好钥匙啊。我这里倒是不乱……用不着收拾。”王鸽环顾四周,屋子里东西比较少,的确算不上太乱。
  
      “那我就不耽误你时间了,快去上班吧,别迟到了,我有事给你发微信。”林颜悟见王鸽同意,似乎十分开心的挂掉了电话。
  
      王鸽则是抓起了钥匙和手机,在检查了没缺什么东西之后就赶紧出了门,从电梯出来过了马路,没走几步就到医院大门口,再一看手机上的时间,距离十二点钟上班打卡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呢!
  
      他不由得放满了脚步,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今天是个阴天,但是气温还是不低,湿度也大,闷热的十分难受,拖了几天的这场雨愣是没有下下来,实在是太不舒服了,一阵困意袭来,王鸽打了个哈欠,张大嘴的同时,突然觉得嘴里多了一根东西,闻着气味,应该是个烤肠。
  
      王鸽赶紧定神一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居然是沈慧。
  
      “昨天兔子输的,让我自己买。去你那边送给你太麻烦了,本来还想贪污的不给你算了,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到你了。”沈慧说道,“自从你搬到了医院附近住,上下班坐公交车都碰不到熟人了,没想到这都能遇见,你小子是闻见烤肠的味道了吧,命还真是好呢!”
  
      这一根烤肠可算是把王鸽的食欲给勾引了出来,本来就饿着肚子呢,现在更是叫的不行。“得,我得再搞点吃的去。”王鸽两口就把烤肠给吃完。
  
      “先打卡吧,我也得赶紧去了,待会儿护士长要骂人了!”沈慧也赶紧把烤肠塞进嘴里吃掉,嘴里的话说的都不太清楚,赶紧跑开了。
  
      王鸽冲着她的背影笑了笑,估计也就只有沈慧和刘崖对他可以这样了。车队里的几个同事,除了铁大致之外基本上都是住在距离医院比较远的地方,来的反而比王鸽早一些,王鸽今天真的是觉得自己起的晚了。
  
      “昨晚酒驾那几个,什么情况啊?没见新闻说啊。”铁大致看见了王鸽,随即问道。
  
      “我车上那个人还活着,听兔子大夫说下半辈子是废了,不出意外的话两条腿都不会恢复到以前的运动功能,走路要拄拐,开车就别想了。”王鸽回想了一下,“这报应也算比较重了。”
  
      “我车上那个也没事儿,女孩儿,二十多岁,怀孕两个月,由于撞击孩子流了,子宫大出血,割了。”杜伟平轻描淡写的说道,好像自己所说的并不是一个女孩子永远都不能怀孕生产一样轻松。
  
      “听四医院的兄弟说,最轻的那个是坐在后排中间的一个女孩,这个姑娘喝的太多,最初她的朋友们是嫌弃她在车上坐不稳,东倒西歪,然后才用安全带把她固定在座位上的,没想到居然救了一命,身上只有擦伤。后来她醒了之后,告诉警察车上应该是五个人,而不是四个人。而交警在看了监控录像之后,发现有一个人直接被甩入湘江里了,打捞队一无所获。”王鸽叹了口气,“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一群年轻人,几百万的路虎,家里肯定是非富即贵啊,这种事情早就被压下来了,上不了新闻的,哪个有钱有权人的家里都丢不起这个人。”何盛一边掏出香烟,一边说道。
  
      “不过,这也就是自己撞了自己,这要是撞死了人,那恐怕就不是想压就能压得下来的了。”说话之间王鸽已经上班打卡,对讲机调整成打开的位置,检查了一下频道,然后将麦克风别在了领子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