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四百零五章 酒

第四百零五章 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双腿胫骨骨折,角度比较大,待会儿移动的时候小心点儿。肋骨骨折,至少三根,胸腹部有明显的内出血现象,待会儿车上配合我穿刺,人估计撑不了太久,咱们得赶紧走。”刘崖转头对沈慧说道。“血压多少?”
  
  “九十,六十毫米汞柱,出血情况应该比较严重吧。”沈慧回答道,“人已经彻底没意识了。”
  
  王鸽可算是明白过来了,这辆车所发生的交通事故并非是由于别的车辆或者别的事情引起的,反而完全是由于驾驶员饮酒之后反应迟钝,对于路况和车况的判断能力不足,并且超速驾驶,最终导致了这起交通事故。
  
  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司机一杯酒,亲人两行泪,这几句话说的可一点都不假。在早些年,王鸽还没读大学的那会儿,醉酒驾车顶多还是行政处罚,近年来随着饮酒和醉酒驾车的交通事故多发,且后果通常十分严重,国家特别将醉酒驾车加入了刑法。
  
  也就是说以前还只能叫交通肇事者的人,在刑法修正之后瞬间变成了犯罪嫌疑人。
  
  当然,这一条王鸽是无比认同的,以前那些悲剧没有发生在他和他家人的身上,并不代表以后不会。他的驾照是在学校考的,有关于车和机械的理论知识也是在学校里学的。老师在上课的时候,没少提饮酒、醉酒驾驶的事情,在课堂上用投影仪去播放醉酒驾驶的车祸现场,甚至在上户外课的时候,还带王鸽那帮学生去看了一眼醉酒驾驶之后撞了的车是什么样子!
  
  王鸽目睹了那一幕幕惨烈的画面,那一个个恐怖的现场,对于饮酒醉酒驾车的危害早已经铭记于心,就算是死也不敢打破这个规矩。王鸽的驾照还是b1等级的驾照,至今没违章,没扣过分,自己也没主动出过什么事故,开车技术越是好,越是知道酒后开车有多么的危险。
  
  喝了酒开车,自己以身试法,承担危险死了也就算了,还很有可能会拖上别人,一起去地府世界,那不就是害人嘛!王鸽的价值观可不允许自己这样做。
  
  而且在来到雅湘附二医院的急诊部,特别是来到救护车司机这个岗位上之后,他更加深入的了解到了其中危害。
  
  首先,酒精这个东西能够麻醉人的神经,饮酒过多或者醉酒状态下,人的神经会被麻痹,手脚的触觉不再灵敏,对于方向盘、油门、刹车的把控根本不会像平时那样迅速。原本大脑发出的指令能够很快传达到手脚,控制肌肉进行动作,而在酒精的作用下,这一进程被大大延缓,遇到紧急事件,根本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其次,醉酒状态下,判断能力也会十分严重的下降,酒精会直接影响大脑和视觉,对自己的速度、声音、光、障碍物、转弯处没办法仔细的分辨,再加上反应缓慢,等到看到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试想,一个人喝多了以后有可能说话都说不清楚,站都站不稳,而车辆其实是一种大型机械,能够致人死亡的那种,原本平时开车技术就不怎么样,醉酒状态下去开,会是什么后果?
  
  第三点,则是人在喝了久之后的精神状态和心理状态会发生很大的改变。有的人平时大大咧咧的,喝多了就开始哭,有的人平时安安静静,喝多了居然闹着要打人。没错,这就是所谓的撒酒疯。酒精会使人情绪波动异常,有可能产生盲目的自信、自卑甚至是想要报复社会的消极情绪,在这种情绪不稳定的状态下开车,简直就是找死。
  
  最后一点,那就是酒精会容易使人疲劳,虽然不撒酒疯,但是有的人是属于喝多了就想睡觉的那种。疲劳驾驶谁都懂,开着开着车打起了盹,或者是直接睡着了,方向盘、油门、刹车都不受把控,撞到护栏上之后瞬间醒过来都算是轻的,醉酒驾车的人甚至是在撞了车之后都睡的死死的,别人喊都喊不醒,有的人这一觉,就把自己的一辈子给睡过去了。
  
  虽然每个人的酒量不同,也就是说对于酒精麻醉的耐受程度不同,但是一点酒精下肚,总会对人产生微量影响,交通行为本来就是具有风险的,哪怕是一点点的风险也要去避免,搞这种一刀切的政策是很有必要的。
  
  随着法律的普及,人们的交通安全意识逐渐提升,很多人都知道了饮酒和醉酒驾驶的危害,就算是以前有这种行为,没出过事,也都纷纷改正,甚至是主动的劝说别人不要喝酒开车。花点钱叫代驾,或者干脆把车丢在停车场,打车回家,花不了几个钱,可是买了个安全。要是真出了事儿,可不就是这几十块钱能换的回来的了,后悔药都没地方买。
  
  更加安全的交通环境,甚至还能带动代驾这个新兴行业的发展,解决了社会上的不少就业问题,简直是百利而无一害,然而还是有的人抱着侥幸的心里,总觉得自己注意点,慢点,不被抓到,偶尔一次,那就没事,这就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了。
  
  一次没抓到不代表永远不会被抓到,一次没出事故不代表一辈子不出事故,这个世界还是讲求因果报应的。只要尝试过一次,那第二次还会有同样的侥幸心理。抓到了蹲局子,甚至进监狱,出了事儿的话那可就是赔命了!
  
  王鸽和刘崖将这满身酒味的年轻病人小心翼翼的抬到了车上。
  
  “直接去市四医院,别返程了,时间要省下不少。到了那边儿很有可能要进手术室。”刘崖跟王鸽交代了一声,又把手放在了病人的颈动脉上摸了一下,现在的搏动甚至比刚才还要虚弱。
  
  “操蛋,又要加班了。”他默默的说了一句。
  
  “干这行的,没办法,走吧!”王鸽心里知道,这一场手术下来怎样也得几个小时,而且只能解决一部分问题,刘崖会根据情况选择是否在市四医院协助进行手术,沈慧也会参与。虽然王鸽没有那个技术,不直接参与手术,但是救护车还是要在市四医院那边待命的。现在的时间刚好是十二点,也就是说王鸽今天是不可能准时下班的,最起码要耽误一个多小时。要是刘崖参与手术,时间可能会更长。
  
  今天夜里发生的事情已经太多了,王鸽早已身心俱疲,一心想着回家休息,可是想到了这个病人可能会给自己带来一个数字,就又提起了精神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