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抉择 下

第三百七十八章 抉择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孙成德的情况稍微稳定之后,余波吩咐护士和其他的大夫们将他转移到了急诊观察室,等到生命体征达标之后马上进行手术。
  
      “留,吃多少苦也要留。”而在孙成德听到了余波给他的建议之后,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决定了自己的治疗方案。不听从任何劝阻,不听取亲属的任何建议,孙成德把所有人都从急诊观察室之中赶了出去,却唯独把铁大致和王鸽叫了进来,林颜悟都留在了门外。
  
      “老孙……”铁大致铁骨铮铮的汉子,看到病床上孙成德虚弱的样子,还有被子外面那条覆盖着消毒纱布的腿,忍不住鼻子一酸,抹了一把眼泪。“造孽啊,咱们见了多少这种事情,怎么自己给摊上了!老天爷待你不公!”
  
      “孙队……”王鸽也来到了孙成德的病床旁边,握着他的手。“你坚持住。”
  
      “死不了人,大不了是个残疾,没什么的。咱们心里都清楚,活着可比什么都强,老天爷留我一命,也算是平时行善积德攒下来的。”孙成德鼻孔旁边插着氧气管,说话声音很小,由于失血过多,脸色苍白,面无血色,嘴唇只打哆嗦,刚从血库里面拿出来的血浆,稍微升温之后就直接灌到身体里,滋味可不怎么好受。
  
      病床旁边的输液杆上,挂着大大小小颜色各异的输液瓶、输液袋,生命体征监护设备上显示着他的心跳、脉搏和血压,正有规律的滴滴响动。
  
      “其实出事儿之后,我醒过来的那一刻,感觉右脚刚开始没知觉,后来又疼的厉害,我这心里就有数了,只是不愿意相信。”孙成德干了这么多年的急诊部救护车司机,身体产生了何种症状,大概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基本上都是见过的,推测下来,自己身上出了什么事情,十有八九也是准确的。但是在医生下定论之前,孙成德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
  
      “哪怕是右脚能够保住,我估计下半辈子,也开不了车了。余主任给我交了底的,预后情况不好,做修复手术很难存活,有可能进行二次截肢。就算断肢存活,功能性也达不到原先的百分之五十,走路都一瘸一拐的,更别说通过踝关节控制油门和刹车来开车了。”这意味着他作为一个救护车司机职业生涯的结束。
  
      在短时间内,让任何一个人接受自己将终身残疾,并且无法再继续工作的现实都是十分困难的。孙成德表面上看起来没事,但其实只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再生出别的麻烦,耽误了待会儿的手术可不好了。他甚至要求余波给自己注射安定,用来稳定情绪。
  
      “先把身体养好,队里的事情有我呢。”铁大致知道,孙成德把他和王鸽叫进来,而不叫别人,就是放心不下车队的运作。“这么多年了,我跟你也学了不少,你放心养伤就是了。”
  
      “跟你,我没必要多交代什么。平时那臭脾气收一收,人家跟你开玩笑就兜着,别总拉着个脸,都是你兄弟,没什么过不去的,别动不动就骂人。”孙成德说道。
  
      铁大致一改往日的情绪,“听你的,都听你的。”
  
      可王鸽就有点儿不理解了。车队里的管理工作他从来都没参与过,对于孙成德来说,他也只是众多司机其中的一员,把他叫过来是什么用意呢?
  
      “小王,虽然你来车队的时间最短,但工作成绩大家有目共睹。一年半了,你进步很快,我马上就要离开车队,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老铁会接替我的位置。你资历不够,副队长估计是轮不上了,只是将来有什么事情,你要帮老铁一起盯着点儿。这段日子……看你精神状态一直不怎么好,干咱们这行是会压抑的。交了女朋友是好事儿,多跟她说说话,别总是自己憋着。老铁是个糙人,我不在车队以后,恐怕就没人跟你说这些话了……这行不容易,你要坚持住,别忘了你的梦。”孙成德拉着王鸽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
  
      王鸽红着眼圈,眼泪都快下来了。在这种时候,孙成德所担心的并不是自己的下半辈子怎么过活,并不是自己要有几十年的残疾人生,担心的却是急救任务,救护车队,这帮兄弟们,还有自己的精神状态。他用力点头,满口答应。
  
      “人家的遗憾,都是没有倒在工作岗位上。我还在庆幸,幸亏我没倒在工作岗位上。”孙成德逼着自己笑了两声。救护车司机要是开着开着车出了事儿,那后果可谓是非常严重了。“我自己出了意外,没牵连别人,已经很不错了,没什么遗憾的了。”
  
      “别说太多了,你的手术安排在什么时候?”铁大致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傍晚七点多钟了。
  
      “如果没有意外情况,应该是四十分钟之后。”孙成德回答道。
  
      “你好好休息,有事儿招呼声,别怕麻烦。”铁大致拽了一把王鸽的袖子,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观察室病房。
  
      “孙队,保重!”王鸽也只是留下一句话,一步两回头,忧心忡忡的离开。
  
      “各忙各的吧,当值的等任务,下班的回家睡觉,耽误了工作,孙队饶不了你们!”铁大致一出病房,便马上换了一副表情,刻板而严肃,冲着等在门外的救护车司机们喊道,“都散了吧!是孙队的命令。”
  
      众人都没有再多说或者多问一句,纷纷离开了急诊大厅忙活自己的事情了。尊重这份工作,尊重自己的责任,便是对孙成德最大的安慰,谁都懂这个道理。而铁大致则是跟孙成德的亲人们一起,守在了病房的外面,呆呆的看着地板。
  
      君子之交淡如水。男人的兄弟情大抵如此。表面上不会说多少冠冕堂皇的话,但是在背后永远都是互相依靠,互相支撑。
  
      王鸽与孙成德的交谈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林颜悟一见王鸽出来,就赶紧贴了上去,挽住他的胳膊,两个人慢慢走出了急诊大厅,夜色已至,室外还是有些冷的。春天并没有真正的到来,林颜悟不由得裹紧了身上王鸽给她披上的司机制服外套。
  
      “怎么样?”见王鸽心情不好,林颜悟也十分担心。
  
      “人很虚弱,四十分钟后手术,预后不良,关节骨折没那么容易恢复功能。就算能保住脚,估计也开不了车了。”王鸽的眼圈一直是红的,但是忍住了没让自己哭出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孙成德干了这么多年救护车司机,只会干这个,只会开车。他认为自己的意义和价值,就是开好那辆救护车,就是把大夫送到病人的身边,就是把病人带回医院,给所有人希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