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儿童问题 下

第三百七十三章 儿童问题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鸽不知道那个手机里到底有什么样的内容,只是现在他什么都顾不上而已。大概的猜想一下,那手机的聊天记录里面可能是写了孩子跳楼的原因之类的事情吧。
  
  到了现在,原因什么的都不重要,能把这孩子抢救回来才是最重要的。
  
  宋平安从医也有十年了,从八楼跳下,受伤如此严重,人还没死的,这孩子是他遇上的头一个。在跟王鸽一起小心得把受伤严重的小女孩儿放上推车之后他,他抬头看了一眼坠落地点上方,有一颗不算很高的桃花树挡在那里,树枝折断了不少,看来是孩子在坠楼的时候,在落地之前还是受到了树木的缓冲,虽然作用可能近乎于微乎其微。
  
  事情也许就是这么巧,挡一下就能活命,没挡这一下可能命就没了。王鸽也顾不及去分析这些乱七八糟的,死神就在前方不远,慢慢向这里靠近,他推着车子就往救护车那边儿跑,身手十分麻利的把推车塞进了救护车箱,宋平安和田雨晴自然跟的很紧,孩子母亲的速度就有点儿慢了,王鸽可不管她是否难过伤心,身上有没有力气,毕竟死神马上就到了,他直接冲着那女人大喊,“麻烦你快一点好吧,我们必须要马上赶到医院!”
  
  一个民警跟自己的同事交代了一声,然后赶紧上前搀着孩子的母亲,让她加快了脚步,一同上了车。这民警还是心软,本来这次出警到此为止也就结束了,现在做完笔录离开不会有任何人民群众不满意,可是他思来想去,觉得一个单亲妈妈不容易,如果孩子出了什么事儿,当妈的想不开跟着孩子去了,那可不就完了?
  
  看到所有人都上车,宋平安关闭了车厢门,拍了拍王鸽的驾驶座。“走了走了!”
  
  王鸽早就等不及了,在听到车厢门关闭的那一刹那,就已经放下手刹挂挡了。因而宋平安话音刚落,王鸽就把方向盘向左侧打死,救护车一个掉头甩尾,轮胎与地面的剧烈摩擦居然产生了阵阵烟雾,然后蹭的一声窜了出去。原本那举着雨伞的死神距离救护车也只有四五米的距离了,只需要再向前走几步就能碰得到病人。
  
  根据王鸽的观察,虽然所有死神都要遵循神的规律,要在二十米的距离之内走路接近濒死之人,以表示对人类灵魂的尊重,可是每个死神的步行速度也是不一样的。有的死神是老人或者小孩的形象,走路速度就会慢一些,而大部分是成年人,甚至是青壮年,年轻人的形象,走起来便会快一些。
  
  可按照道理来说死神只是能量体,他们的移动速度,甚至是步行速度不应该被他们自身形象所能代表的身体素质影响。也就是说,不论是老人或者孩子的形象,还是年轻人或者青壮年的形象,他们的步行速度应该都一样才对。
  
  王鸽想不明白这个,这大概是神的另外一个规律吧。
  
  关键时刻王鸽的一脚加速就显得特别重要,而宋平安和田雨晴在车厢之中则是几乎在一瞬间就将生命体征检测系统连接在了小病人的身上。
  
  孩子的情况十分糟糕,屏幕上所显示的数值甚至比宋平安想的还要麻烦一些。“王鸽,要赶紧到医院,在车上我什么都做不了。”宋平安把能用的药都跟田雨晴说了一遍,仔细拿捏着剂量,生怕出一点儿差错,其他的抢救动作更是一点儿都不敢做。
  
  王鸽没做声,只是点了点头,因为他的心里也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尽管距离医院很近,但是救护车后面的死神速度非常快,一直紧紧的跟在救护车身后二十米左右的距离,根本就没有甩掉的机会。
  
  “小畜生,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我要你偿命!”孩子的母亲一边呜呜的哭着,一边儿捏紧了手里的手机。
  
  “到底怎么回事?”宋平安一边盯着显示屏上的数字一边问道,“孩子怎么会从八楼跳下来?是学习压力太大了吗?”
  
  孩子的母亲摇了摇头,把手机递给了宋平安,“大夫,你自己看吧。”她现在虽然无心解释,但还是像诉苦一样的把事情说了出来。
  
  “孩子也快小学毕业了,年前我就想着给她买部手机,可是自从买了手机之后,她就一直盯着qq的聊天,刚开始还有节制,到后来叫吃饭好久才回应,晚上也不睡觉,我跟她谈了好多次,都没什么用。她从小没爸爸,打我又舍不得,只能由着她来。后来大概一个礼拜之前,我才发现她一直在跟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子聊天,聊的火热。我当时就看了他们之间的聊天记录,两个人是在什么逼站认识的,那个小畜生是一个视频制作者,什么up主,叫科里克。在那聊天记录里,两个人居然以老公老婆称呼,这孩子才十岁啊!”
  
  宋平安一边听着孩子母亲的诉说一边看着聊天记录,情况基本上跟她说的一样,只是孩子母亲的描述更加简单一些,而聊天记录里面的对话,露骨内容可比孩子的母亲说的要大多了。
  
  平时早安晚安,这个也就算了,老公老婆相称也是那男孩先提起来的,这小女孩儿十岁左右,不懂事儿,以为这个是过家家一样的游戏,可是那男的都十四五了,初中生快毕业了,难道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更过分的是,那男孩子居然多次在聊天之中提到,让女孩子养她,让女孩子买白丝穿给他看,这到底是什么鬼?
  
  现在流行这种玩法的吗?
  
  “后来,我再翻那聊天记录的时候,居然还发现我女儿在玩什么语c,那小畜生说我女儿的语c水平太差,要多加练习,要跟他玩文爱!”孩子的母亲说道。
  
  “语c……是……”宋平安越听越糊涂,“我不太明白。”
  
  “就是网络上的一种用语言来进行较色扮演的聊天方法。用已经存在与电影、动漫、里面的任务,安排在自己的身上,用这些角色的心理、行为和说话模式,进行角色扮演,在网络上进行互动。”毕竟田雨晴还是个年轻人,虽然不玩这个东西,但还是知道一点儿的。“二次元圈子里面玩这个的比较多,年纪通常都偏小,通常是初中以下的孩子,没有辨识度,看了一些动漫,觉得好玩新鲜,就模仿起来,十分流行。”
  
  王鸽虽然也不玩这个,但是长期混迹a岛匿名版,倒也是道听途说了一些。正儿八经的在自己的圈子里玩,倒也是一种乐趣和网络排解方式,可有的人部分场合和地点的玩这个东西,就很容易招致大多数人的反感了,说话十分怪异,常人理解不了,而且经常会发出一些中二雷人的话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