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三百二十七章 老当益壮

第三百二十七章 老当益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鸽在接到任务的同时就将警笛和警灯全部打开,救护车从空载状态马上进入紧急任务状态。
  
      他将救护车在前方十字路口掉头,直接往北边走,车身十分夸张的晃了晃,在调头之后连续跨越了两个车道,从右侧的高架桥入口上了高架。吓得救护车旁边的私家车赶紧减速避让,不敢接近。
  
      虽然距离只有三公里,但是根据导航来看,目的地就在高架桥三公里之外的出口处,走这条路线最起码能够躲过三个红绿灯,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不过王鸽这车越是往前走,就越觉得地图上的那个区域有点儿不对劲,可想了好一会儿却愣是想不出来是哪里不对劲。
  
      高架桥上的速度限制是八十公里每小时,在忙碌的时候有可能所有的车辆都开不到这个速度,但是现在这个时间点儿并不堵车,王鸽的车速自然也控制在九十公里每小时左右,尽可能开的快一点儿。
  
      车辆在行驶了几分钟之后,王鸽便减速右转,进入匝道,车厢里的麦喆却开了口。
  
      “怎么,报警地点是在这里附近?”
  
      “下了高架右转一百米,就在马路边儿上,一个发廊。”王鸽点点头,“怎么了,你来过这?”
  
      “我要是来过这里,回去你嫂子得活吃了我。”麦喆脸色一红,赶紧摆手摇头。
  
      刚开始王鸽还不太理解他的这句话,可是再十几秒钟之后救护车下了高架桥,王鸽便瞬间明白过来。
  
      这里从东到西一条街,全部都是发廊。
  
      而且是没有镜子和任何理发设施的那种。
  
      但凡是个稍微有点儿判断能力的人,都知道里面干的到底是什么生意,也怨不得麦喆赶紧否认自己来过这里了。
  
      不过最起码,他还是知道这一块地方是怎样的一个存在。王鸽也终于想起来,先前跟几个同事聊天的时候,他们曾经提到过这个地方,声称曾来过这里出急诊任务。
  
      这一片儿是湘沙市有名的红灯区,在一片老小区的沿街外围,这边儿的商铺除了一些成人用品店和小卖铺,全部都是发廊、足浴、按摩之类的招牌。
  
      而招牌上的名字起的则是要多擦边球有多擦边球,生怕别人不知道里面干的不是正经生意,其中还不乏“丝和谐足休闲”之类的字眼。
  
      大多数店铺关着卷帘门,只开了一道小门,门口挂着红色的帘子,大白天的还开着诡异的粉红色灯光。
  
      现在还没有人出来拉客,不过王鸽敢打赌,这要是到了晚上,粉红色暧昧的灯光,再加上身上没有几片布,晃着大腿冲着路过男人招手的小姐,绝对会引爆任何一个精虫上脑男人的肾上腺素。
  
      透过那小门上面的玻璃窗,王鸽还能依稀见到每个店铺之中还有三三两两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子,浓妆艳抹的样子,一双大腿抬的老高,翘脚踩着茶几,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客人的到来。
  
      也有少数店铺是直接锁了门,看来里面是已经有客人了。
  
      从事这个行业的工作者们巴不得两腿一开赶紧干活,十分钟解决战斗两腿一收赶紧收钱,不肯在任何一个客户身上付出任何感情,连一分钟都懒得浪费,不过这种事儿也用不了太长时间。
  
      穿的少不仅是因为夏天热,吸引人,而且在干活的时候还比较方便,掀起裙子就能干,衣服都用不着脱,干完了就往下一撩,要多方便有多方便。
  
      偶尔会有男子鬼鬼祟祟的路过,然后选择一家店铺走进去,还能看到已经办完了事儿的人从里面大大咧咧的走出来,然后点上一支烟,看着表情似乎对服务很满意。
  
      在湘沙市,这种地方有很多,从名字和内部陈列就能看得出来,大多都集中在高桥与火车站附近,经过近几年公安部门的严厉打击,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想这么大规模的红灯区已经比较少见了。
  
      按照道理来说,这样在密集居民区周边的红灯区自然是少不了被群众举报,只是派出所和公安部门不管,至于为什么不管,大家心里都有数。
  
      管理部门下来检查的时候,这边儿的人早就收到了风声关门大吉,谁还等着警察来抓啊!等到风头一过去,又纷纷张灯结彩,开门营业,这些人跟某些保护伞之间的合作十分默契!
  
      王鸽可管不了这么多破事儿,他长这么大连女人都没摸过,更别说去这种地方了,一些传奇和故事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
  
      当然,在成为一个医疗工作者之后,他更加的对于这些事情感到方案。进行这种钱色交易不仅有害心理健康,对身体的健康也具有极大的危险性。
  
      一些两性方面的疾病,例如梅毒,真菌和细菌感染,甚至是艾滋,都可能会通过不健康的性和谐行为广泛传播,而且两性疾病大多数都是很难从根本上得以治愈的,严重的话是要死人的。
  
      历史上因钱色交易而患梅毒而造成精神失常、甚至是英年早逝的名人数不胜数!
  
      这种勾当是犯法的,一旦被警察抓住,必定要通知家里人或者单位来领人,交罚款拘留不说,还要写保证书,要不了太长时间,这种事儿就会传遍所有与被捕人员相关的人的耳朵里,名声必定要臭到姥姥家去。
  
      最要命的是,若是误入黑店,碰到个仙人跳,破财免灾算是轻的,还免不了一顿毒打,这事儿本来就不光彩,最后闹的连报警都不敢,简直就是得不偿失。
  
      稍微有点儿脑子的男人都知道,这个东西一定是碰不得的,百害而无一例,可是偏偏有那些用胯下的头去代替脖子上的头思考的人,精虫一上脑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这可万万使不得。
  
      王鸽今天来的目的是救人,顺便也算是开了眼了。由于这边儿发廊众多,而当时指挥中心又没给他具体的名字,他只能先按照导航定位开到了指定地点,然后拿起手机鼓起勇气拨打电话,询问报警人具体的地址。
  
      刚拿起电话,他就看到路边上有一个穿着粉红色背心短裙套装的长发女子冲着他招手。
  
      那女的也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脸上的浓妆早已将略显清秀的五官完全遮盖,看着那招手的动作似乎已经无比熟练,眼神之中暗流涌动,白皙修长的大腿和呼之欲出的双峰随着招手的动作不断抖动,看得人血脉喷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