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冷冬

第三百二十三章 冷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是你的锅,别太自щщш..lā”刘崖从医疗冰柜之中取了两个冰袋,丢给了王鸽。“敷上,问题不大,待会儿就好,看不出来的。”
  
  此时的王鸽正坐在急诊部临时处置室里,低着头一言不发,只是接过了刘崖丢过来的冰袋,敷在了自己左右两边的脸颊上。
  
  “他们也太不讲理了,又不是你的错!”旁边的沈慧帮王鸽脱下了冲锋衣外套,那件衣服湿漉漉的,还沾了不少泥水。“医院配发的这冲锋衣这么解释,袖子都给扯坏了!”沈慧用云南白药喷雾器剂在王鸽左手肘关节处喷了好一会儿,“有点儿凉,总比疼好。兔子,片子出来了吗?”
  
  “哪有那么快啊!光着急也得四十分钟。”刘崖走上前去,看了看王鸽红肿着的肘关节,“就是挫伤,还能活动,问题不大,骨头应该没事儿,韧带应该是扭了一下,不耽误开车就成。”
  
  “唉,我都不想干了。”王鸽把敷在脸上的冰袋儿往桌子上一摔,叹了口气。如果不是脖子上还拴着这个镇魂牌,今天发生的事情绝对会让王鸽不再想继续做这份工作。
  
  “别闹情绪,敷好了,消肿。现在脸胖了一圈儿,待会儿出去谁见了你都得问两句。医院想把这事儿压下来,对你造成的影响最小。”沈慧赶紧重新拿起了冰袋,按在了王鸽的脸上,又取出生理盐水和碘伏,给王鸽双手的那些小伤口清创消毒。“那家人也太不讲道理了,病人的情况本来就已经很严重了……”
  
  “这个事儿,是我的锅。挨打我认,第一次没找到准确地点,业务不熟练。家属有意见,是正常的。”王鸽没让她继续再说下去。
  
  一个小时前,他出了一趟车。事发的地点在湘沙市周边外县,而那边经过了拆迁,导航系统一直没有进行更新,直接把王鸽的救护车引到了一片高速公路的施工地点旁边。
  
  这会儿王鸽再打电话跟报警人进行联系的时候,王鸽这才发现原先所谓的“汤坝村”已经搬到了三公里之外的安置小区,这里原先的村址早在一年之前就被政府征用了!他赶紧驱车赶到新的地点,但是刘崖在进行检查的时候,发现病人的心跳呼吸正在衰竭,人还没送上救护车就已经不行了。在现场进行了大概半个小时的心肺复苏,还是抢救无效死亡。
  
  这回病人家属们可不能干了,大夫护士尽职尽责,这救护车司机可怎么看都觉得不靠谱,刚才还走错了路打电话来询问,一来二去,失去亲人的痛苦和救治不力的愤怒就都发泄在了王鸽的身上。
  
  王鸽先是被揪着衣领子挨了好几个耳光,那女人左右开工,要多狠有多狠,又被其他的病人家属拽住,想跑都跑不掉,推倒在楼下刚下过小冰豆子的泥水地里,摔伤了胳膊,后腰和后背上还挨了好几脚,好在王鸽那会儿护住了脑袋,没有什么大事儿。
  
  其实那些病人家属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事发突然,王鸽根本来不及跑,也挣脱不掉,作为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力气和灵活的程度肯定比那些病人家属要强得多,只是医院要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威胁生命的情况下绝对不能采取自卫还手的行为。
  
  这个“不威胁生命”的规定其实也很模糊,到底怎样才算威胁生命呢?人家掏出刀子来捅你,那要跑。可是光凭拳头,一群人围殴,也是能打死人的!
  
  那会儿刘崖也没闲着,想要拉住那些人,可是势单力薄根本无法对抗,又保护不了王鸽。沈慧性格泼辣,也上前试图把王鸽与那群人隔离开,却被人给拽走了,只能在一旁心急火燎的打电话报警。
  
  好在那安置小区附近的街道办处所在小区内设有治安岗亭,这才让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这还不算完,那群病人家属还扬言要状告医院,状告救护车司机,耽误治疗人才没命的。
  
  王鸽在这个大早晨的心情差到了极点。
  
  处置室的门吱嘎一声响了起来,谢光的那个大光头探了进来,一看王鸽在这里面,整个人赶紧钻了进来,然后火速关门。
  
  “已经查实了,导航系统的定位有问题,会有人因此而承担责任的,但是这个人,绝对不会是你。”谢光拍了拍王鸽的肩膀,“精神点儿,人挨了打,组织上肯定不会让你再吃亏的。就算是他们讹钱要赔偿,那也是医院和指挥调度中心的事儿,找不到你头上,放心吧。”
  
  “孙队呢?”王鸽点了点头,抬起头来问了一句。
  
  “死者家属搬着棺材来了,正在医院大门口那拉着横幅闹呢,李院长、孙队还有张主任都在那边儿进行沟通。你就别露面了,那辆湘ag89也别开了,孙队说给你批个假,回家休息休息,可以从医院的侧门走。若是被那群人抓着,没好果子吃。”谢光摸着自己的大光头,继续劝着王鸽,“小王啊,你进来车队也一年多了,你小子还挺走运的,到现在才遇到这样的事儿。想当年我刚入职三个月就被病人家属给打了一顿,还是夏天,胳膊上全是血。干咱们这个工作的,肯定是要遇到这样的事情的。”
  
  王鸽突然想起来,在去年他也看到了宋平安被闹事的病人家属打,脑袋挨了那么几下,最后也就拿到了几百块钱的赔偿款项,医院在年会的时候还给他颁发了“委屈奖”。
  
  “今年才刚刚开始,这委屈奖的提名就有了,等着拿钱把你。”谢光乐呵呵的说到,试图想要尽可能的减少王鸽的负面情绪。..
  
  “家里有云南白药啊,红花油什么的,给肘关节上点药,一天三四次,两三天就不疼了。片子出来没事儿我就不跟你说了,有事儿再另谈。”刘崖摘下了自己的手套,“你今天就回家休息一天吧,刚过完年,不算太忙,你的状态不再适合出车了,调整调整。心理压力不要太大,那个病人就算是我们及时赶到现场,或者送到了医院,估计也活不成。脑梗,大面积脑出血,都已经产生视觉凝视了,那就是脑疝,死亡几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瘫痪几乎是百分百。而且根据病人家属的描述,那老人出现偏瘫的情况已经有三四天了,可能从偏瘫开始就有脑出血的情况,他们还以为是风湿关节炎,老人不敢动,所以一直卧床,也没发现。今天老人不舒服,自己翻身从床上掉下来,发生了呕吐的情况,这才引起重视,其实人早就应该来医院了……”
  
  王鸽点头,“过年都没休个假,没想到挨了打还能换一天休息日。”他站起身子活动着筋骨,浑身上下一动就疼。
  
  “后背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晚上的时候上上热敷。”沈慧检查了一下王鸽的后背,随后把原本已经撩开的衣服给他盖上。“你还挺抗揍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