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不想等待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不想等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司机师傅,你快帮我跟他们说说,我跟我老婆都在这工厂的车~щww~~lā出事儿的时候,恰好我在上厕所,厕所门都给炸飞了,外面起了大火,水管子漏水,我从地上爬起来就把身上都淋湿了,躲在那厕所里,这才没什么大事。可是我老婆那会儿可在工作岗位上啊,这都两次爆炸了,炸的这么厉害……”那位工人情绪十分激动,看到王鸽这才稍微冷静了一点儿,把事情都说了出来。“现在火势也没那么大了……得赶紧救人啊。”
  
  当然这也怨不得他,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肯定是要着急的,毕竟还在里面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的老婆。
  
  其实,负责搜救的消防队员们已经将很多人给带了出来。但是他们大多数都没有活下来,出来的时候经过医生的检查,就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但是消防员们在那种环境下无法分辨人是否还活着,颈动脉是否搏动,心脏是否跳动,是否还有微弱的呼吸。只要是发现了人,不论距离出口远近,他们都会第一时间把人给带出来,然后交给大夫去处理。他们无法通过自己的判断去断定一个人的死活,也许一个判断失误就会让那些工人失去生命。
  
  原则只有一个,全都带出来,不论死活。在有些情况下,呼吸和心跳停止并不意味着一个人已经完全的死去,大夫们经过努力,似乎还有办法将这些人给就回来。而在王鸽看来,这种情况的存在就是病人的灵魂尚未离体,还没有死神来接触,只要重新稳定病人的生命体征,灵魂便能够继续保持其稳定的状态,不再动摇。
  
  然而,已经搜救出来的几具遗体之中不乏女性,只是在爆炸之后早已经无法辨认身份,也许这位工人的爱人就在其中。但现在还不是家属认领尸体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幸存者的搜索和救援上面。
  
  王鸽自然也不会让他进去的,更不会主动去说什么话,前来询问情况只是为了让这工人有一个发泄的机会,也许把事情说出来,心里也就没那么着急了,“里面的消防员人手充足,我们医院方面的人也在待命,绝对不会遗漏任何一个受到影响的人,这一点你可以放心。你身上受没受伤,自己说了不算,大夫说了算,必须跟我回去进行检查。”王鸽指了指救护车,“而且我不建议你走路。”
  
  一听这话,那工人的情绪非但没有稳定,反而更加激动了,“这可不行,我要亲自去找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刚刚死里逃生之后所分泌的肾上腺素还没有过去,而且说不定这场事故会不会对他的精神健康造成影响,现在这种激动的情绪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所能够表现出来的。那工人力气很大,刚想挣脱身后警察的束缚,却觉得自己右胳膊肱二头肌一阵刺痛,一根细细的针头带着针管刺入了他的皮肤之中,在他眼睛的注视下,零点八秒之内针管之中的透明液体就全部输入了他的体内。
  
  一抬头,却发现是刚才那个姓余的大夫。
  
  “这是……什么药?”工人说了一句,觉得自己突然有点儿大舌头,话都说不利索了,瘫软下来,但意识还是很清楚的,呼吸的频率减缓,深度加大。
  
  王鸽怕那警察扶不住,赶紧上千去把那个人架了起来,扶到了救护车上,让他躺在了病床上。“老哥,好好睡一觉,接下来的事儿交给我们吧。”
  
  “歇会儿吧,累坏了。估计睡一觉起来要腰酸背痛。”余波拔出了针头,他给这人用了一针安定,剂量不小,但是效果来的很快,再让他这么闹下去可不是个事儿。“我估计是心理受了点儿刺激。先做检查,没事儿的话待会儿优先送回医院让精神科大夫给看看,越早进行干预越好。”
  
  “知道了主任,都记下了。”小护士点点头。“小王师傅,麻烦您。”
  
  “你跟我走吧。”王鸽笑了笑,再次上车。
  
  在这种事故现场,除了爆炸、火灾、浓烟、跌落等意外情况所造成的生理上的伤害之外,心理上的影响同样不容忽视。而且这种影响不分年龄性别,甚至不分搜救者和遇难者,是广泛存在的。目睹自己的亲人、朋友、同事、战友遇难,甚至是遭受折磨,自己虽然幸存了下来,却无能为力,什么也做不了的这种情况,除了愧疚就只有愧疚。
  
  这足以摧毁任何人,不论其身体上是否有创伤。而王鸽那么迫切的把王佳欣接到自己家里来,也是有这样一个原因。
  
  王鸽将这名已经睡着了的病人送到了警戒线外面的临时医疗点,交给了这边儿的大夫,然后继续返回工厂大门前忙碌。
  
  整整一下午,王鸽在这条直路上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车辆的直线加速赛,更是跑了两趟雅湘附二去送危重病人。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王鸽甚至没有去具体的时间,也一直留在了现场。
  
  直到天空完全黑了下来,王鸽又干了几个小时,空气之中带有丝丝凉意,在对讲机之中他才被通知,回医院进行班次交接,可以下班了。
  
  车刚刚停在了停车场,上夜班的同事就凑了过来,王鸽将那要是甩了过去。
  
  同事接过钥匙,“辛苦了。情况怎么样?”
  
  “唉,听任务吧,现场临时手术室里还有人。火是灭了,死了不少人,消防员也牺牲了很多。没几个活着的,活着的和死了的基本上都出来了。”王鸽摇了摇头,活动着由于长时间开车而造成的颈椎酸痛。
  
  孙成德也将车开了回来,两个人一边聊天一遍回办公室,打算换衣服下班。身上的这套衣服已经完全臭掉了,不仅有汗水的酸臭味,更有火场那烟味和化学品的味道。
  
  “三十二死,四十八伤,还有两个失踪,估计是房子倒塌埋里面了,还在搜救,希望不大。消防员就死了五个,伤了十几个。”孙成德掏出烟盒,往嘴里送了一根,想了一下,还是递给王鸽一根。
  
  王鸽也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接了过来,塞进嘴里,“真是惨。希望以后别再发生这样的事儿了。事故原因搞清楚了吗?”
  
  “还在调查。听说前期消防大队根本搞不清楚事故原因,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危险品和易燃易爆物品,但是有伤员在里面,只能拎着水枪顶着冲锋,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孙成德掏出打火机,啪嗒一声点燃了香烟,然后深深吸了一口烟气,那香烟似乎瞬间下去了半根,居然久久不见他吐出来,“这种事情你知道的,只要人活着,就肯定有意外,没办法避免的。咱们见的算不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