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昏暗的夜 上

第二百九十六章 昏暗的夜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护工们在清理救护车的时候经常会遇到很多奇葩的~щww~~lā
  
  例如满车上都是血,病人的呕吐物,分辨,甚至断指碎块、内脏破裂后所残留的组织和肌肉。反正只有别人想不到,没有他们看不到的。
  
  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护工们都不会太过在意。反正这工作都干了几十年了,而且是天天干,哪怕是一年只见一百多次,那估计也是什么场景都见过了。
  
  有的护工经验十分丰富,仅凭车内的气味和车内的状态,甚至能把刚刚送到抢救室病人到底得了什么病,大概是个什么情况,猜个**不离十。
  
  要说恶心,那还真是恶心。谁见了这些东西不恶心啊?
  
  唯独四个字,习以为常。万事习惯了就好,反正是工作,也就没有那么多恶心不恶心的了。
  
  “王鸽,你瞧瞧别人那车,再瞧瞧你的车!哎,天天这样。你拉回来的都是些什么病人啊!”护工白大姐就算是戴着口罩,车厢里的那味道也止不住的往鼻子里钻。
  
  她现将那沾满了病人排泄物的推车病床给拽了下来,“这车暂时不能用了,全是细菌,要是下一个病人有外伤,交叉感染就麻烦了。待会儿你给我推到我们后勤那边而去,做一个彻底的清洗和消毒,然后换个别的车子过来。”
  
  在一旁的王鸽哪敢不从,唯唯诺诺的点头,“成,成,白姐,您说啥就是啥。”他讪笑着点头哈腰。
  
  虽然病人满身是排泄物,沾染到了车里,但是这人不能不救,总归不是王鸽或者是刘崖的错。
  
  而且病人自己身体不适,那肯定也不是病人的错了。
  
  但就是这样一件谁都没有错的事情,最后的结果却要护工白大姐去承担——清理和打扫的工作是护工的责任。
  
  王鸽自然有些过意不去了,哪也没敢去,甚至连出车记录都没来得及写,就守在白大姐的旁边,看看能不能帮什么忙。
  
  “唉,要不你就先回去,回头那车子我给你换了送过来。你们也怪不容易的。”白大姐看着王鸽满脸囧相,心里一软,心疼这年轻人。
  
  “那……回头我等我有空了,帮您拖地,打扫卫生。今天可真是麻烦您了。”王鸽感动的差点哭了。
  
  白大姐戴着口罩转过脸来,对王鸽笑着摆了摆手,虽然看不到脸部,但是那眼神之中充满了慈爱。
  
  王鸽拎着自己的大水杯想要回车队,赶紧把出车记录给写了,别耽误工作,突然又被白大姐给叫住了。
  
  “诶,对了小王。”白大姐从车厢之中探出了半个身子。
  
  王鸽赶紧停止脚步转过身,“您还有什么事儿?”
  
  “病人情况怎么样?”
  
  “食物中毒,颅骨骨折,好像是没有脑出血,问题不大,估计这会儿该醒了。死不了。”王鸽回答道。
  
  “得,没事儿咱们干什么都值了!快回去歇着吧,大半夜的。我这边儿估计要二十分钟左右才能完事儿,二十分钟内可别接任务了,让别的车先走。”白大姐琐碎的念叨了几句,进入车厢继续自己的工作。
  
  “姐,知道了,不急!”王鸽挠挠头,转身离开。
  
  一些最底层的医疗工作者们,在进行着有苦又累,薪水还低的工作的时候,并未抱怨他们所处的环境,反而在心中仍旧怀揣着一个最美好的愿望——病人没事。
  
  亲人不待见,朋友更是不愿意接触,甚至所有人都在盼望着这群人能换份工作,最起码体面一些。
  
  可是用白大姐的一句话来说,“我不干这个,又能干什么呢?这些活儿总要有人干,换个角度想,那也是救人啊!”
  
  这句话一直留存在王鸽的脑袋里,挥之不去。王鸽也打心眼里佩服她。
  
  有人说革命工作不分高低贵贱这句话是用来忽悠人的。但王鸽并不认同,只有真真正正的在这个岗位上,体验了这个岗位的酸甜苦辣,以及在拯救一个人、一个家庭之后的喜悦,才能够真正的理解。
  
  车队办公室里的人走了一大半,都出车去了,王鸽拉开椅子,没理会正在玩手机的杜伟平,一屁股坐了下来,在本子上刷刷的写着出车记录。
  
  “兄弟,我这刚从外面回来,就闻着屋子里味道不对,你身上这什么味啊?”杜伟平从王鸽一进屋就闻到了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又酸又臭,在屋里转悠了几圈,用鼻子反复的闻,这才锁定了味道的最终源头是来自于王鸽。
  
  王鸽一脸茫然,他并没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味道,只是不知道自己在救护车里面开车的那段时间,早已经习惯了。因此身上沾染了这些气味,也没觉得有什么异样。
  
  “哦,刚才接了个病人。”王鸽嘿嘿笑了一声,不怀好意的说道。“自己摔在自己的屎里。”
  
  “从分子运动学的角度来讲,空气中的气味分子来源于气味原物体。也就是说,王鸽的身上有气味,那是因为病人排泄物的分子附着在了他的身上。你刚才闻到了气味,这代表……你将病人排泄物分子摄入到了自己的鼻腔之中。人的耳鼻喉都是通的,杜伟平。”何盛也是刚刚进门,在桌前坐了下来,拔开笔盖子准备去写出车记录,推了一把眼睛,看着杜伟平笑眯眯的说道。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杜伟平茫然的摇了摇头,“你在说什么鬼东西?”
  
  “这意味着你的口腔之中会有病人排泄物的分子。也就是你吃了屎。”何盛说完就把书一丢,抱着肚子哈哈大笑。
  
  杜伟平的脸刷的一下白了,“好你个何盛,变着法的骂我!”他肚子里翻江倒海,一阵恶心,赶紧喝了口水压压惊。
  
  “王鸽,你小子也不帮我说两句话!”
  
  王鸽只是捂嘴笑着摇头,“我身上这味道重吗?不然我换套衣服。”
  
  “写完记录出去溜达一下,吹会儿风就啥都没了。我反正是没闻到,也不知道杜伟平是什么狗鼻子!”何盛说道,劝着王鸽。“别听他瞎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