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失禁 下

第二百九十五章 失禁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事实上,王鸽抵达现场的时间比他预想的还要更短一些。虽然半夜十二点刚刚出头,路上的车还是有不少的,但已经比白天少了很多,而且不太敢跟救护车抢道。王鸽今晚的出车无比顺利,什么事情都没遇上,而且这里本身距离医院就比较近,路上没有耽误太多的时间。
  
      在锦泰家园小区,里面的楼栋虽然比较多,整个小区也比较大,但楼栋排列却都是按照顺序的,在门口保安的指引下,王鸽很快将救护车停在了六栋的楼下,与刘崖一起抬出了推车。
  
      六栋属于一个高层,不分单元,整栋楼呈环形,有十几层高,整栋楼呈环形,应该是每一层都有二十几个屋子,似乎是公寓类型的。
  
      这里距离地铁二号线的锦泰广场站比较近,有不少年轻人图交通方便,在这里租了房子。
  
      “太棒了,有电梯,我还以为是那种老楼房呢。”刘崖松了口气,望着眼前数字正在下行的电梯说道。
  
      王鸽也跟刘崖有同样的感觉。若是没有电梯,那推车肯定是上不去的,只能靠担架,大半夜的要把人给抬五层楼下去,那可真是要了老命了,找帮手又找不到,麻烦的很。
  
      电梯的速度很快,一行人在进入电梯之后,几秒钟内就来到了六层。
  
      门一打开,这三个人却有些愣。楼房外面看起来还算规整,内部的布局可有些乱,走廊居然是半圆形的,从头望不到尾,就算是屋子里开着灯也看不到,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那五零一二号房间在哪。
  
      王鸽当机立断,决定让刘崖和自己分头寻找。“兔子,你左边,我右边,那房间有报警人在的话,肯定开着门,顺着有灯光的地方找。关姐,你在这看着推车,防止报警人到电梯口寻找。有情况喊一声,听到之后其余人马上赶过去。”
  
      刘崖觉得王鸽办法不错,没多迟疑,马上分头寻找,可还真让他给找到了。五零一二号房间房门大开,还有个中年男人拿着手机,满头大汗的在门外等待,一看见穿白大褂的刘崖马上激动了起来。
  
      “大夫,在这呢!你可算来了。”那中年人迟疑了一下,“不过怎么就一个人啊,这……人手不够不好处理啊!你看看里面那个情况……”
  
      刘崖摆摆手,示意先让他等会儿,回头马上喊道,“王鸽,关姐,在我这地方!”喊完之后,他没等人过来,就先进入了房间现场,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就闻到了一股恶臭,进入房间之后这种味道就更加浓烈了。
  
      在踏入房间之后,看着地上的污物,刘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马上发现了倒在地上阳面朝天的病人。
  
      地面这排泄物也太多了点儿吧?而且很稀,呈现浅褐色,绝对不是正常情况下应该又的状态,有点儿像印度咖喱一样的颜色。然而与咖喱完全不同的是,这味道实在是太臭了。
  
      病人大概二十多岁,是个年轻男人,戴着眼镜,一居室的家里虽然不算太整洁,但总体也不算脏。有意思的是,病人下半身的短裤和内裤被扯到了膝盖下面。
  
      当大夫的,什么场面没见过?刘崖马上镇定了下来,绕过了污物,上前蹲在地上,开始给病人检查伤情。
  
      王鸽和关凤霞闻讯赶来,都被眼前的这一幕给震撼了一下,这场景他们从前还真没怎么见到过。关凤霞二话没说就把推车交给了王鸽看管,随后拎着急救箱就来到了刘崖旁边。
  
      “量个血压。”刘崖一边进行着检查一边说道。
  
      由于室内地面上的污物比较多,为了不让推车沾染上污物,王鸽并没有将推车给放入房间,反而是停在了楼道里。
  
      “老哥,您是这儿房东?怎么回事啊?”王鸽看着旁边的报案人问道。
  
      报案人大概五十多岁,个头也不算太高,上身穿着早已被汗渍浸透的无袖背心,下身则是沙滩短裤,脚下一双人字拖,手里还拿着手机和一把折扇。
  
      “我就住另一边,五零一八号。这个楼层附近几间房子都是我的,一直对外出租。这么多年了我有个习惯,害怕租客出事儿,晚上打完牌十一二点,总会到他们门口过来转一圈,看看有没有什么坏人啊,夫妻俩吵没吵架啊,门关没关好啊什么的。现在这个社会啊,小年轻都不注意安全。今晚我这刚打完牌上来,走到这五零一二号房间的时候,就闻着有股子臭味。咱也不知道人家在家干啥呢,也许是吃臭干子?可这味道也太大了点儿,弄不好影响邻居,别是燃气泄漏什么的,那麻烦可就大了,我就开始敲门。”中年男人打开了自己的折扇,直往自己身前扇风,像是要把那异味从自己面前扇走一样。
  
      “您这还真是够负责的啊!”王鸽说道。
  
      “那可不是。人家租咱的房子,给咱们钱,那是个交易,是个买卖。咱还不得对人家的居住条件和安全负责啊?我今晚这一敲门,里面一直没人应,电话在屋里响,也没人接。我怕是出了什么事儿,用钥匙开了门,打开就这样了,人躺在地上,旁边一堆……唉,我也没敢进去。就等你们来了。”房东大叔说着说着飙起了湘沙本地话,一副湘沙里手的样子。湘沙市老一辈人,尤其是房东大都是这样的,,嘴上絮絮叨叨的,可却是个热心肠,爱管闲事,认真负责。
  
      “我看着人好像还喘气,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就没报警,直接打的120,怕是这孩子出了什么事儿了。你们来的还挺快的呢!”房东又说道。
  
      王鸽点了点头,“多亏了你了。不然这人死家里都不知道。”
  
      “血压还行,有点偏低,六十,一百毫米汞柱。”关凤霞说道。
  
      “这是大小便失禁?”
  
      刘崖摇头,“喷射状,看起来不像,大小便失禁都是没有神经和肌肉控制的情况下,流出来的。病人心跳脉搏都比较快,呼吸急促,浅且轻,瞳孔对光反射正常,颅骨按压又有骨摩擦感觉,像是头部颅骨骨折了。而且摸着这体温……好像还是高烧啊。”刘崖摸了摸病人的脑门和脖子,觉得这温度有点不太对劲。
  
      “颅骨骨折?别人给打的?”王鸽惊了,这难道是刑事案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