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九十一章 牛人 下

第二百九十一章 牛人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母女二人的命运坎坷,性命堪忧!
  
  吴刚这边已经完成了肺部积水吸引,给病人接上了机械呼吸机,病人的心跳却迟迟上不来,于是又紧接着开始了心脏按压,救过来的几率还是比较大的。
  
  “兄弟,你到底是干啥的?看你这水性,还有急救手段,不是一般人啊。”王鸽一边开车一边问道,死神在身后追击的速度并不是很快,看起来意愿不强,车速刚过七十五公里每小时,那死神就被救护车甩的不见踪影了。
  
  那男人抱着小女孩儿,眼神之中充满了怜爱和关切,“实不相瞒,之前当过兵,海军,学了不少东西。现在在一所游泳馆,当场内救生员。”他给小女孩儿捋了捋被水打湿的头发,“这孩子,跟我闺女差不多大。”
  
  “怪不得,今天多亏了你出手相助,不然这母女二人可就真没命了!”程素素完成了药物静脉推射笑着说道,转身拉了一把吴刚。
  
  “应该的,看到有人遇险,哪能见死不救啊!”男人憨厚的笑了两声。
  
  “吴老师,你歇会儿吧,刚才按了一路了。”程素素又拉了一把吴刚,打算接替他的工作。
  
  吴刚倒也不推脱,他的两条胳膊的确酸痛无比,快使不上劲了,“动作可以小一点儿,病人体重小,胸壁没有那么厚。”他揉了揉自己的两条胳膊,又叹了口气说道。“这个人希望很大,情况比之前那个还要好一些,心跳快恢复了。等会儿观察呼吸,要是数值没上来就直接告诉我,给点呼吸兴奋剂,先把命救回来,要是有其他的病,去了医院再做检查吧。”
  
  “之前那个病人?什么情况啊?”车上那男人对于受灾情况也比较关心,心想着看来这辆救护车是刚从第六人民医院回来,打算再次前往现场,想要走桥下涵洞的时候,发现了刚才这件事。
  
  “嗨,那事儿也是挺让人难受的。在堤坝旁边拉了个村委副书记,顶在抗洪一线呢,电线杆子倒了,触电,不省人事,膝盖高的积水里溺了水。”吴刚摇了摇头说道,“这样的好干部,真的少见。”
  
  可没想到那男人一听就急了,“哪个村的村委副书记?叫什么名字?”
  
  吴刚也纳闷了,莫非这男人跟那村委副书记有什么关系不成,他不敢怠慢,赶紧回答,“中下棚村吧,就在那个附近。具体叫什么名字……不太清楚。”
  
  “那……他有没有什么体貌特征?人现在什么情况?”男人又继续问道。
  
  吴刚更加觉得这男人跟那村委副书记有关系了,“矮胖,体重比较大,脑袋有点秃……”吴刚继续想了想,“进行全身检查的时候,发现下腹部有道疤,时间很长了,看位置应该是早些年阑尾手术留下的。病人没事,不过这会儿应该还在抢救室里观察。触电没什么事儿,主要是溺水,造成的大脑和心肌缺氧,抢救的比较及时,应该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你跟病人是什么关系?”
  
  车上的那男人一边听着吴刚的话,表情也一直在变,体貌特征越是符合,他就越是紧张,直到最后吴刚说出阑尾炎的疤痕的时候,他的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可是吴刚说病人没太大的事的时候,心却又放了下来。
  
  “如果阑尾炎的疤痕不是巧合的话……那应该是我父亲。”男人叹了口气说道。可个世界上应该是不会存在那么多巧合的。
  
  “本来我是打算去他那里看他一下,最好能把他劝下一线,那么大年纪了,身体又不好,真怕他出什么事情。实在不行,我留在现场看着他别出事也好。可是千算万算,还是出了事儿,怪不得先前电话一直打不通了。”虽然得知病人没事,但男人还是有点担心。
  
  他话锋一转,突然说道,“不过想着是你们车组上的人将他带回医院,进行急救和治疗,我就放心很多了。有你们这些医术高超又负责的医护人员,也出不了什么大事儿。”
  
  “有你这么个好儿子,你父亲也不是会出事儿的命!”吴刚笑了笑,“跟你一样,都是应该做的。”
  
  心电监护的仪器嘀嘀嘀的响了起来,恢复了正常的声音,程素素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呼呼的喘着粗气,累的不轻。“回……回来了!”
  
  吴刚摸了摸那小女孩儿的脖子,似乎体温上升了一些,毕竟孩子的低温症是长期泡水导致的,通过保温措施和高糖输入来提高体温,还是能够有效缓解症状的。“小孩儿应该也没事儿了。”
  
  “谢天谢地!”男人松了口气。
  
  “老哥,待会儿你也得去检查,涵洞积水那么脏,耳鼻喉还有眼睛都有可能感染,冲洗是没有太大用处的。”程素素擦着脑袋上的汗珠说道。
  
  男人直直点头,心中安稳了一些。
  
  “今天还多亏了小王。那么深的水,救护车愣是给开到堤坝旁边了!刚才在涵洞那边儿,要不是他觉得不对劲,下车多看了那么一眼,还碰不到你从水里出来呢!”吴刚又对着男人说道。
  
  “司机师傅,辛苦啦!”男人冲着车辆最前面的王鸽喊了一句。
  
  王鸽此时的心情也放松下来,随着女病人心跳的恢复,他的镇魂牌再次又了变化。
  
  “这都快变成商业互吹了!大家都一样,都是做应该做的事儿。”王鸽顿了顿,“前面到医院了,正好,你也只能去守着你父亲了。估计他这会儿醒了,正需要你呢。”
  
  车辆绕了个弯,停在了第六人民医院的大门口,王鸽跳下车,将两个已无大碍的病人送进了抢救室进行观察。
  
  而那男人则是跟众人打了声招呼,进入了急诊室,听从医生的后续安排。
  
  “一家子好人啊。”吴刚说道。
  
  王鸽直直点头同意。
  
  “谁说好人没好报的!”程素素拍了拍王鸽的肩膀,显得十分高兴。
  
  这样的笑容,只有在病人安然无恙的时候,才会出现在这群医护工作者的脸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