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七十六章 生命的延续

第二百七十六章 生命的延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刘崖已经从王鸽的身边离开,但是王鸽并没有在意。
  
      他的大脑快速飞转,顿时明白过来。其实刚才在救护车上的时候,追在车后面的死神,应该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除了手持生死簿,前来收取阳寿已尽的孕妇的灵魂的死神之外,另外一个死神以比较慢的速度也追在救护车的后面,企图收取孕妇的腹中婴儿的灵魂!
  
      按照刘崖和田雨晴的说法,孩子已有三十周,发育成熟,已经具备了剖腹产的条件。来了医院之后,妇产科的医生也给出了专业意见,印证了这个想法。
  
      因此虽然孕妇已经身亡,但是时间较短,肚子中的孩子还是健康的,完全可以通过剖腹产的手段,将孩子抢救出来!
  
      让王鸽没想到的是,在孕妇腹中那么小的孩子,居然已经产生了灵魂。
  
      既然死神已经离开,那么就证明手术室中的大夫们已经把孩子从已经身故的母亲体内取了出来,并且活着。
  
      虽然强行早产所带来的风险很大,对于孩子的身体发育和后续的健康都会造成不良影响,但是最起码现在还活着,并且没有生命危险。
  
      孩子活着,妈妈却死了。这意味着这个小孩从一出生开始,就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母亲。
  
      更令人揪心的是,孩子的父亲,还有其他亲属,目前来说都下落不明,很有可能还埋在那山体滑坡现场的地下,生存几率渺茫。
  
      这个孩子活下来,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刘崖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返回了手术室的门外,看着走出门外的妇产科大夫略带疲惫的表情,冲着他点了点头。
  
      “孩子活着。”刘崖发现王鸽的情绪十分低落,又拍了拍他的肩膀。“活着就好,一切就都还有希望。”
  
      王鸽点点头,深深的叹了口气,心情似乎好了一些。
  
      的确,就像刘崖说的那样,这个孩子,几乎延续了这场灾难之中所有的希望,承载着对于生命的延续。
  
      王鸽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被病人或者事故真正的触动过了,只是在今天,所有去过现场的人,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心情都无比的沉重,肯定是高兴不起来的。
  
      田雨晴这边的病人交接手续已经完成,由于是直接从现场过来的病人,只需要留下急诊记录、她自己和刘崖的签字确认即可。
  
      孕妇在入院的时候没有任何随身物品,也没有名字,连登记卡上面都只能暂时写一个无名氏,实在是没有什么好交接的了。
  
      “咱们走吧,回现场。救援工作会持续很长时间……”刘崖拧干了自己的衣服,再一次套在了身上,往嘴里倒了一包板蓝根冲剂粉末,从急诊大厅这边用纸杯接了一杯水,直接灌了下去。
  
      王鸽也哆嗦了几下,将自己已经湿透的制服脱了下来,直接套上了防水的冲锋衣。
  
      三个人再次上车,向着事发地点前进。湘沙市区是没有下雨的,但是根据天气预报来看,未来的几天积雨云很有可能向东边移动,一场即将在湘沙市落下的大雨似乎不可避免。
  
      从不下雨的地方,移动到下雨的地方,距离好像并不长,但感觉有些微妙。在穿越雨线的时候,王鸽像是在穿越生与死的界限。
  
      不过,生;过了,死。
  
      黑夜之中天空上的雨云显示出的暗红色犹如他双手所沾染的血迹一样,压抑着周围的空气,连呼吸都无法感受到那种畅快。这些看似轻飘飘的云彩现在看来犹如千斤重锤,压在王鸽的胸口之上。
  
      由于路已经由铁大致带领着他走过了一次,所以王鸽连导航都用不着看,直接开车寻找右转的路口。
  
      王鸽记忆力并不强,记别的东西不行,因此学习不好。但是这小子特别记路,不论地形多复杂,建筑物重复率多高,周围植被多么相似,只要这个地方他去过一次,第二次就肯定找得到,而且不论是相隔多长时间。
  
      王鸽有时候甚至在想,自己大概生下来就是个开车的料。若自己是个路痴,或者不会开车,就算是虚紫给他这个机会,让他开救护车,估计也救不了这么多人吧。
  
      退一万步讲,要是他学的不是汽修专业,又没有学什么b级驾驶证,甚至连车都不会开,那虚紫过来给他这个机会,就算答应了也没戏——什么都不会,凭什么救人?凭什么救兰欣。
  
      因此王鸽虽然不信命,更觉得命运并非是唯一准则,但也不得不认为,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一切看似巧合的东西,其中必有关联。
  
      就好像是每个人的阳寿都已经被记录在了生死簿上一样。
  
      你怎么活,阎王大人,死神都不管你。他们只管你怎么死,什么时候死。
  
      “兔子。你说刚才那个死者,颅脑内部的大量出血不是由外伤引起的?”王鸽一边开着车,盯着前方正在被大雨侵染的马路,冷不丁的问道。
  
      明明那个孕妇是遭遇了可怕的意外,为什么自己的镇魂牌毫无作用,为什么死神的手里会携带生死簿?
  
      “啊?”刘崖被这没头没脑的问话吓了一跳,他正盯着手机,利用这简短的半个小时的时间跟高玉婷腻歪一会儿,顺便关心着自己大儿子的情况。
  
      每当发生灾难的时候,人们为受灾者进行祈福的同时,还会心怀一丝庆幸。
  
      他们在庆幸这样的事情没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刘崖也是如此,他看着自己老婆发过来的小视频,自己的儿子正健康活泼的叼着奶嘴,咿咿呀呀的学语。
  
      他心想,幸亏自己家里虽不是什么好小区,但好在不会遭遇山体滑坡这档子事。现场实在是太惨了。想到这里,也无心继续再跟高玉婷腻歪下去,匆匆说了句自己要忙,虽然王鸽问题问的有点不对劲,刘崖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头部遭受重击或者挤压而造成的颅内出血,因为外部有明显外伤,而且有颅骨骨折的表现。可是会诊之后骨科和脑外科大夫跟我说,她的头部外伤没有那么严重,骨折的情况只是有裂缝,而且没有明显凹陷和碎片进入脑内,不足以引起颅内大出血,而且根据核磁共振结果来看,出血的部位与头部外伤的部位比较远。”刘崖叹了口气,为那个孕妇而感到不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