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大难无情

第二百七十四章 大难无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夏天湘沙市的夜晚其实十分喧闹,而且不分地点。
  这里的路边并没有烧烤小吃摊发出的阵阵吵闹和笑声,路两旁也没有人行道和非机动车道,只是乱七八糟的田野和绿化带树木,不过这里仍旧有路旁树上的蝉正在疯狂鸣叫。
  偶尔有私家车辆从这条路上驶过,但是比起往常来说,这车流算是少了许多。
  也许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样的路况已经算得上是十分静谧,可以在喧嚣的都市之中取得一丝难能可贵的宁静。
  就连天上的星星,都在安安静静的呆着,不敢扰乱这一份清静。
  救护车上虽然只有王鸽一个人,他却没心情去享受什么安静。车窗外那蝉叫虫鸣被发动机舱之中传来的轰鸣声所掩埋,荡然无存,根本就听不到任何让人感到愉悦的白噪音。
  他早已经心乱如麻。
  王鸽在之前的出车过程中,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大事,甚至有群死群伤的事件,但是这次的事情好像比之前闹的还要更大。
  因为铁大致的表情更加严肃,整个车队和急诊部里面的气氛,也更加紧张。
  这条路黑漆漆的,路灯也不是很亮,好在路上车少,在前面铁大致所在的那辆救护车打开了远光灯,照亮了前方的道路。不过根据灯光,王鸽看得出来,前面的道路情况整体来说还是比较好的,可以放心大胆的往前疯狂飚车。
  但是王鸽发现,越往前面开,地面就越是潮湿,出了湘沙市市区范围,天空中居然下起了雨。
  地面上已经湿了很长时间,路边甚至有积水,王鸽判断这场雨肯定不是跟湘沙市一起下的,而是只在这个地区下。
  之前他看过天气预报,还跟同事吐槽过湘沙市的命好,除了城区,其他几个直辖县乡都
  越是往西边开,雨下的就越是大。
  毕竟他距离湘沙市的市区已经很远了。他隐隐约约的觉得,不久的未来,他即将要面对的场景,恐怕就跟这场大雨有关。
  “前方注意减速,我们要右转,快到了。”铁大致的声音从对讲机的耳机之中响了起来。
  “待会儿不论看到什么,一定要保持镇定!”
  “知道了。”王鸽提前点了几下刹车,防止转弯过急过快翻车。
  “我们怕是进了乡宁县了吧?”王鸽问道。
  对讲机那头的铁大致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到了路口一右转,原本的柏油路面瞬间变成了水泥路面,一看就是乡镇政府修缮的便民道路。
  水泥路面排水不良,路面更加湿滑,而且路面上的泥水混合物比较多,旁边的小山坡上似乎发生过山体滑坡,路面上有过被清理的痕迹。
  但是王鸽发现,道路上的车轮印却是不少,看起来应该是有很多车辆曾经在这里路过。
  两辆救护车又开了五分钟,王鸽发现前方支着不少帐篷,警车、救护车还有来自于部队的军用卡车都停在附近,消防车来了五辆,停在路旁的空地上,顶部的探照灯照射着前方不远处。
  让王鸽赶到疑惑的是,现场还停了不少小型推土机、挖掘机等工程车辆,但是并没有在工作只是亮着灯。
  外面大雨倾盆,王鸽将救护车停在路边,熄了火,隔着沾满雨水的玻璃根本看不清楚外面的情况。他在车里穿上了准备好的冲锋衣,然后冲下车,取出了推车。再次来到前面的时候这才发现,就连自己脚下所踩着的这片土地,都是被临时清理出来的,一辆发电机车停在他左手边不远处,为现场的照明、帐篷提供着持续的供电。
  虽然雨下的很大,但是现场的喊叫声仍旧能够听的十分清晰。
  王鸽拉着手推车往帐篷那边走了几步,试图找到铁大致等同伴,但是一抬头顺着探照灯照射的方向看了一眼,便吃惊的合不拢嘴。
  自己的正前方,是一个大土坡,有很多身穿制服的消防人员、武警官兵和医疗工作人员踩在上面,用工具或者徒手挖掘着突破中的废墟。
  土坡的泥土里还混合着不少建筑物的残骸,房梁,瓦片,水泥柱子,甚至还有部分家用电器。当然,也少不了那些树干和树枝。
  那群医疗工作人员之中,还混着不少举着长柄雨伞、身穿黑色西装的人。他们并非救援人员,而是死神。
  再继续往后看,这个小土坡的后面是一座小山,迎着王鸽的这一面,山体的表面明显有一个断层,树木全无,而泥土都是新的,现在已经被现场的救援人员安装上了防止滑坡的防护网,整个铺在地面之上。
  王鸽瞬间明白过来,由于连续几天的大于,隶属于湘沙市乡宁县辖区的这座山发生了严重的山体滑坡,将山脚下的一个村子彻彻底底的埋掉了!
  在现场,除了工作人员之外,还有幸存的村民也在自发的组织救援活动,他们有男人,女人,老人,孩子,脸上的表情都很不好看。
  可能是由于外出,可能是由于在旷野而不是家中,他们有幸躲过一劫。
  现在他们来不及悲伤,来不及喊叫,来不及哭泣,只有一个念头,把自己的亲人朋友从下面挖出来!
  因为还有希望!
  王鸽咽了口唾沫,用不着去数现场有多少个死神,他就知道这场事故死的人肯定不少。
  “王鸽!怎么才来!别愣着,快来帮忙!”刘崖正从一个帐篷转移到另一个帐篷,他的眼镜上沾满了雨水,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打湿,已经脱掉了白大褂,只穿了一件冲锋衣,袖子上还有红色十字。
  他眼神很好,一下子就看到了在原地打量着事故现场发愣的王鸽。
  王鸽推着车子赶紧动身,跟着刘崖一起来到了临时搭建的急救帐篷里。
  “你怎么也来了?”王鸽问道。
  刘崖应该是晚上十二点的班,这才九点多就来了事故现场,而且比王鸽还要早到。
  “这情况我怎么能不来?”刘崖从口袋里掏出了听诊器,由于诊治上一个被埋的病人,高玉婷赠送给他的那个定情信物上已经沾上了不少泥水。“现在人手不够用,支援还都在后面,你得在这帮我忙,车子暂时放一边去吧。上一个病人黑了,这个应该还有得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