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六十七章 背后

第二百六十七章 背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相比于其他的病人来说,车上的这个叫做郭文浩的孩子简直是太幸运了。
  
      救护车的车速仅仅在八十公里每小时的时候,死神与救护车之间的距离就已经不会再缩小了。而被大车碾压过后,大部分人都会在短时间内大量失血,或者有内脏损伤,往往几分钟甚至几秒钟之内就会快速死亡,哪里还会给救护车和医生什么机会?
  
      王鸽和李文广出车次数多,这种大货车、土方车所造成的事故简直是太多了,而且事情发生之后的结果通常来说比较极端。
  
      要么是人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大夫去了之后,病人还活蹦乱跳的在那里吹牛逼,拉去医院检查完了就能够离开了。
  
      事实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人还没死,的确是能够吹上一辈子了。喝完酒了就来一句“想当年哥们被那土方车撞了居然还没死”,简直比什么都牛逼。
  
      可是吹牛的人他们自己心里也后怕,那次没死大概是用光了这辈子所有的运气,以后再看到这种大车,肯定会躲着走了。
  
      因为没有躲过去或者运气不好的下场,往往就是一个字,死。
  
      死也是有不同的死法的。
  
      有的人是被压了脑袋,身体还是完整的;有的人是双腿或者双手被完全压断,失血过多;有的人是被压倒了胸腔或者是腹部,多发骨折和内出血。
  
      还有更倒霉的,被那大车从头压到脚,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完整的,瘫在地上已经完全无法辨认,只能看到碎掉的组织肌肉,还有骨头渣。
  
      像是这样的情况,在清理现场的时候,是要殡仪馆的人用小铲子,把人给“铲”到袋子里的。
  
      之所以要铲,是因为整个人的身体,已经没有任何能够捡的起来的“尸块”了,用手拿都拿不起来,俗称铲走。
  
      因此,比起那种情况,郭文浩真的是太过于幸运了。像他这样遭到大货车碾压之后还能活着的,少之又少。
  
      当然,他也是那么的不幸。在这件事上,他是没有任何过错的。
  
      骑车的不是他,开车的不是他,他只是坐在电瓶车的后面因为太困,打了个盹。
  
      没想到母亲的一个疏忽,深夜之中闯红灯,自己没事,却报应在了儿子身上。
  
      不出意外,这位母亲的下半生应该会在后悔、遗憾和自责之中度过。
  
      孩子还这么小,就可能会失去双腿,而且连膝盖都保不住,接下来的日子可以说是非常的艰难了。
  
      死神没有追的那么快,王鸽有把握在抵达医院的时候不让死神接近这个孩子,命应该是能保得住的。毕竟这个小男孩虽然双腿血肉模糊,却只有这一处外伤创伤,唯一危险和致命的也就只是这里了。
  
      一旦抵达医院,挂上代血浆,查明血型之后进行输血,生命体征马上就会稳定下来,达到手术条件就立即进入手术室。
  
      当然,在等待生命体征稳定的这段时间里,医生们会给他进行详细的检查,并且仔细的会诊,讨论病情,告知家属情况,与家属商议最后的治疗方案,整个流程还是很复杂的。
  
      急诊部,抢救室,放射科,骨科,神经外科,全部都要走一遍。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要做那么多事情,不仅家属累,医生其实也挺累的。
  
      对于这个家庭来说,不幸中的万幸,是孩子还有命。
  
      有命就有希望,活着比什么都强。
  
      除了身体上的治疗之外,李文广还在考虑让这孩子接受心里治疗,不过那也要等到小孩手术之后把命保住再考虑了。而且看着这情况,孩子母亲的心理状态也需要一定的干预,希望他们的亲戚能够对这件事情多上点心把。
  
      对于这种本来可以避免的天灾人祸,事后诸葛亮是没什么用的。真正让王鸽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这种事情几乎天天发生,新闻里每次都有提到,人们在看到了新闻之后都会感到一阵担惊受怕,觉得因此死掉的人十分可惜,却仍旧要义无反顾的去违反交通规则,仍旧要怀抱有侥幸心理去闯红灯。
  
      或许人就是这样,只要是事情不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永远觉得这件事情是那么的遥远。一旦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马上就会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就像这辆救护车上的母亲一样。
  
      在王鸽把救护车停在了急诊大厅门口,并且把孩子从救护车上抬下来的时候,这位母亲还愣在原地,似乎不太相信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在车上她一直抹泪哭泣,李文广三番五次要她联系家里人,她只是拿出了手机,却没有给任何人打电话。
  
      “家属,去给孩子挂个号,另个卡,待会儿孩子要输血,大夫还要开检查单据,要缴费。”孟娜对着孩子母亲说道。
  
      孩子母亲脸上还挂着泪水,只是点头,送着自己的儿子进了急诊室,却被挡在了门外,一时之间居然忘了护士刚才的吩咐。
  
      李文广看着那孩子母亲情况不是太好,拽了一把本来想要离开的王鸽,“大半夜的,护士帮不了她什么忙,我看她精神状态不太对劲,你帮她一下,把手续先办好。”他半开着急诊室的门,看了看第三急诊室里面的三张病床,全是满的,其他的大夫和护士正绕着病床忙碌。
  
      王鸽已经等到了来自于镇魂牌的反馈,在路上的时候他就已经把死神给甩在了身后,到了医院以后更是连死神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死神已经放弃,命暂时保住了,可是孩子的这双腿到底是什么情况,还需要进一步查看,尽管李文广大夫给出的第一意见并不是很乐观。
  
      在实际的工作过程中,真正需要救护车司机去帮病人办理手续的情况是很少的,一般都是有保安来干这个事儿。可是急诊室里面床位满人,保安还要留守在这里,防止情绪激动家属冲入急诊室,妨碍医生进行治疗和急救,真是脱不开身了。
  
      在白天,急诊部里面还有志愿者为没有家属或者家属行动不便的病人提供服务,但是大半夜里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今天晚上的急诊部大厅不同于往日,简直可以用人满为患来形容,李文广说的一点儿都不假,真的没有多余的人手了。
  
      王鸽只能无奈的答应,转身对孩子母亲说道,“姐,事情已经发生了,这样不是个事儿,只会耽误孩子的治疗,咱们先把手续给办了,待会儿孩子还要进行一系列检查,缴费和开检查单子不能耽误,你不要害怕,孩子的身体最重要,有事儿我陪着你一起办了,身上带钱了没?”
  
      “我……身上只有几百块钱。”孩子母亲这才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那个严肃的救护车司机,翻了翻自己随身携带者的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