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留遗憾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留遗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死神几乎是在娄老太太产生室颤的同时出现的,王鸽注意到,死神并没有低头去看什么东西,而是十分直接的追在了这救护车的后面。
  
      不是阳寿已尽,就有希望。
  
      但是死神的速度却让王鸽感觉到希望不大,死神的这种追击速度只会出现在特别危重病人的身上。
  
      救护车是从八十公里每小时开始提速的,到了九十公里每小时的时候,车与死神之间的距离仍旧在不断的拉近。
  
      到了一百公里每小时到时候,拉近的速度似乎缓慢了一些。在车速抵达一百零八公里每小时的时候,王鸽终于观察到,救护车与死神之间的距离维持在了十五米左右。
  
      可是救护车从这里抵达医院,路很近,而且十字路口比较多,转弯更多,想要维持一百零八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实在是太过于困难。
  
      而且,王鸽还要为病人从车上转移到急诊室预留出一定的时间。
  
      这就像是一场奇怪的竞速挑战,比赛并非是去赢得什么第一名,而是必须维持自己的平均速度。
  
      这份工作干到这个份上,王鸽也早已经看开了。
  
      刚开始那种纯粹为了数字和赌注而忙碌的心态已经渐渐改观,现在的他,更加珍视的是病人的生命,是病人们和家属们背后的故事。
  
      酸甜苦辣,油盐酱醋,鸡毛蒜皮,在生死面前都会被无数倍的放大,再放大,放大到让人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让人唏嘘不已,感慨万千。
  
      王鸽自然是没有什么时间去感慨的,他继续深深的踩着油门,继续提速,他必须给病人预留出足够的时间,让病人能够在抵达医院之后还有被抢救的机会。
  
      而救护车后面的车厢里,刘崖和田雨晴也忙做一团。
  
      “心跳撑不住了,开放静脉通道,肾上腺素一毫克静脉注射,二十毫克多巴胺入二百五时毫升百分之五葡萄糖静脉注射,八十毫克利卡多因静脉注射,慢点推进去。上呼吸机。”刘崖一边按压着病人的心脏说道。
  
      “老娄,你撑住啊!咱还没结婚呢,你可别走啊!”老爷子在一旁泣不成声,死死的攥住了病人的手。
  
      “老人家,帮忙联系一下病人的直系亲属,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进行抢救。”刘崖接过了田雨晴递过来的电击除颤仪,外头看了一眼连接在病人身上的心跳监护设备显示器。
  
      由于室颤,病人的心率严重失常,心跳数据居然高达二百次每分钟。在短时间内给与除颤,让心脏恢复正常跳动,一两分钟以内视为最佳,四分钟以内就能把人救回来,时间长了,心脏肌肉细胞大面积死亡,那可就回天乏术了。
  
      “充电,一百五十焦耳。”刘崖将两个除颤仪表面的导电糊涂抹均匀。
  
      “充电完毕!”
  
      “让开!”他将除颤仪按在了病人的胸口上,按下开关,顿时砰的医生,病人的四肢抽搐了一下,并且发出了痛苦的惨叫。
  
      “老娄,你怎么了!”老爷子听到病人的惨叫声,手抖了一下,不过还是没有阻止医生的动作。
  
      事实上,正经的心脏除颤,若是在病人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应该给与麻醉。虽然电击除颤是救命的动作,但是人体内通过电流,尤其是直接用电流对心脏进行刺激,肯定疼痛异常。
  
      准确的来说,病人现在处于无意识状态,人就算是救过来了,醒了,也不会记得在抢救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现在情况紧急,也没有时间去进行什么麻醉了,比起人命来,这点疼痛在医生的眼里似乎不算什么。
  
      麻醉至少要浪费一分钟的时间,这一分钟可比什么都要重要。
  
      “电击疼痛,有反映是正常的。”刘崖仍旧皱着眉头看着显示屏,刚才的电击除颤并没有起到效果。
  
      而已经把药物注射完成的田雨晴接替了他的工作,开始进行胸外按压。
  
      在救护车里,其实一个医生一个护士,人手是严重不足的。在急诊室里面,通常是五六个人围着一个重症病人转悠,用药的用药,检查的检查,下医嘱的下医嘱。车里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条件了,只能一只手掰成两个使。
  
      短时间内电击除颤不能进行第二次,田雨晴又在忙碌,刘崖只能自己将电击能量设置在了两百焦耳,十几秒钟后再次让田雨晴让开。
  
      接触皮肤,按下开关,又是砰的一声!
  
      为了方便刘崖的观察,田雨晴胸外心脏按压没有马上跟上去。
  
      室颤的症状消失了,但是随之而来的是心率骤减,从原先正常的七十五次每分钟,不断的下滑,几秒钟过后就只有三十次每分钟了。
  
      在医生的眼里,心跳零次跟三十次几乎没有区别。刘崖放下了除颤仪,马上开始了按压,频率维持在九十次每分钟。
  
      “呼吸和血压怎么样?”刘崖一边喘着气一边儿问道,他全神贯注的进行着胸外心脏按压,已经无暇顾及生命体征数值了,只能让田雨晴代为查看。
  
      “呼吸机维持的不错,自主呼吸还有一些。血压掉的也不是很厉害,只是心跳……”
  
      “还有希望!”刘崖点头,手上的动作一刻也没有停下来。
  
      “老娄,老娄,你坚持一下,坚持一下就过去了!”老爷子连续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打通,老泪纵横的坐在一旁,看着眼前这种抢救的场景。
  
      “兔子,还有四分钟到医院!”王鸽说道。
  
      其实他和刘崖的心里都清楚,病人现在这种状态,就算是到了医院,能进行的也只有心肺复苏,用肾上腺素和多巴胺还有其他药物吊住生命体征,撑不了太长的时间。
  
      在医院的急救方法和在车里的急救方法几乎相同,区别就是旁边的人更多一些,可能会使用机器来代替人工的胸外心脏按压。
  
      那种机器是悬臂式液压按摩器,放置在病人的胸口上,可以进行机械式的按压,大夫和护士们给这设备起了个外号,叫做打桩机。
  
      一旦上了打桩机的病人,基本上就是没有什么希望了。打桩机定时三十分钟或者四十分钟,时间一到,机器一撤,人就没了。
  
      “再推一直肾上腺素!”刘崖继续吩咐道,“老太太,你的事儿还没完呢,回来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