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八面玲珑 中

第二百四十九章 八面玲珑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咋了,你想出这个车?”王鸽正打算往停车场跑呢,回过头来问了一句。
  
      “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吧,就在一个礼拜之前,也是早晨五点半,我出了一趟车,地点就是解放西路与黄兴南路的交界处,那会儿也是交通事故,一个老人受伤,过去了以后发现,是个碰瓷的。你可得注意点儿,听说那碰瓷的老人经常在那边活动。”何盛知道王鸽着急要走,也没拐弯抹角,直接把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
  
      旁边的杜伟平一听何盛的话,马上跟着说道,“给,三天前我出车,时间地点相同,也是老人碰瓷!救护车去了,那碰瓷的主儿就开始这疼那疼,非要来医院给自己搞个详细检查。司机一听,这又赔钱又浪费时间的买卖可不能干,还是选择花钱了事,认倒霉。最后那司机赔了一千多,那人才让他走了。”
  
      王鸽皱了皱眉头,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何盛和杜伟平的相同经历肯定不是巧合。
  
      这个地点,这个时间,肯定已经成为了碰瓷人的固定模式。
  
      而且现在看起来,王鸽的这救护车到了现场之后很有可能遇到的情况跟二人一样,大概要白跑一趟了。
  
      可是只要上面来了任务,那么这个车就必须的出,可不能以自己主观的判断去左右他人的生命安全。
  
      万一这次出车不是碰瓷,而是真正的车祸,人出了什么事,那可就麻烦了。
  
      王鸽仍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长点儿心,别吃亏。”何盛拍了拍王鸽的肩膀。
  
      王鸽掉头,快速跑向停车场。在他把车辆开到急诊部大门口的时候,李文广和另外一名护士已经在等着他了。
  
      李文广和护士快速上车,王鸽的救护车也马上起步,在向湘沙市医疗急救指挥调度中心汇报之后,直接进入了主路。
  
      凌晨时分的道路,除了洒水车和三三两两的私家车,剩下的就是清洁工人了,五点多钟大部分人还没起床,所以道路情况良好,十分通畅,王鸽的车开的也很快。
  
      李文广也是愁眉不展,通过医生们互相之间的交流,他自然知道这次出车的时间和地点,以及受伤人员大概代表着什么。
  
      说句良心话,碰瓷这类的事情,其实跟这些院前急救人员没太大的关系,一般事情到了交警那边儿就已经结束了。
  
      交警就是给两个选择,要么走程序,要么自行协商解决。所谓的自行协商解决,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私了。
  
      针对于交通事故并不严重、责任判定明显清晰的情况,车主们都会选择私了,反正走保险修车也不差那么几百块钱,碰一下就碰一下。
  
      而碰瓷的人就更喜欢私了这种形式了,短时间内就能把钱拿到手。遭到碰瓷的车主一般都是舍不得浪费时间,或者嫌走程序太麻烦,事情调查清楚之前还要扣车,所以选择了用钱去妥协,这恰恰给了碰瓷者可乘之机,他们就是利用车主的这种心理才会获利。
  
      现在有很多车主为了避免碰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一般都会给车辆安装行车记录仪,有证据不怕坑嘛。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车主有办法规避,我碰瓷的更有新招数。
  
      除了传统的自己躺在车、故意把脚伸进车轮子下面的碰瓷手段,现在的碰瓷专业户居然还会利用交通法进行碰瓷了!
  
      王鸽曾经在交规学习之中看到过这种案例。碰瓷团伙两个人组成,一个人驾驶汽车,在受害人的前方慢悠悠的开车,任凭受害人怎么按喇叭都不提速,而另一个人骑自行车,从对面车道过来。
  
      他们选择的骗钱地点,一般都是在狭窄的小路。
  
      这样一来,一旦受害人无法忍受前车的缓慢,要借用对面的车道超车的时候,车轱辘一转,压到了中间的车道线,那么骑自行车的碰瓷同伙就会马上把自行车撞在受害人的车前,造成受害人逆行超车操作不当、撞到非机动车和行人的假象。
  
      王鸽看到这种手法的时候简直惊呆了,这群人居然能把法律吃透,知道借道超车成功了那叫借道超车,不成功那就叫逆行违章,而且造成的交通事故由违章车辆负全责!
  
      这时候的受害人都知道自己是逆行超车,心里发虚,而且就算猜出来这非机动车上的人是个骗子,前面挡路的私家车早就已经开着车逃离了现场,把交警叫过来,责任判定还是自己的全责。
  
      要是因为这种事,打电话给派出所进行诈骗报案,调查起来也非常困难,费时费力,还不如花钱免灾。
  
      当然,交警们对于某些碰瓷惯犯也都记录在案,一般发生事故他们也都心里有数。
  
      虽然目的地距离医院还是比较远的,但是王鸽的车开的很快,马上就抵达了现场。交警已经先他们一步来到了现场,一位年纪稍大的交警同志正在询问车主。
  
      一辆私家车打着双闪停靠在路边,一个大概六十多岁的老人胸口坐在车前的马路牙子上,表情十分痛苦,眼神却飘忽不定,这里看一眼那里看一下,似乎是在观察着四周。
  
      这老人一见到救护车来了,马上加大了自己的表演力度,搞的旁边的年轻交警都急了。
  
      王鸽他们刚一下车,把推车抬出来,那交警就赶紧喊道。“大夫,伤员在这边,情况似乎不太好。”
  
      李文广只是听说过这附近总有个碰瓷的老人,而且碰瓷事件就是在早晨五点半左右,天刚亮的时候,却从来没有见过那人是什么模样。他心里关心着病人的安危,赶紧跑了过去。
  
      “你的意思是,他碰瓷?”年长交警听完了车主的陈述,皱了皱眉头。这个地段碰瓷事件多发,一个月以内他都听到过四次了,而且时间地点和人物都与现在的情况类似。
  
      “肯定的啊!你想,我当时手机响了,刚想靠边暂时停下车,接电话,刹车踩死,车辆速度绝对不超过十公里每小时,我还看了一眼仪表盘的!车轮子刚进非机动车道,他一下子就从人行道冲到非机动车道上,跳起来扑在我的右前侧大灯上!现在跟我说腿疼,有心脏病,让我赔他钱!我肯定不同意啊,打了120和122,这不,大夫都来了,让大夫看看他到底什么毛病吧!”那车主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面容憔悴沧桑,似乎一夜没睡,刚下了夜班准备回家休息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